5月初这三天的股市暴跌,无疑给新股民上了一堂生动的风险教育课,在关灯吃面、相约天台的自嘲背后,不少人都付出了血淋淋的代价。其实,这也未必是坏事,它给所有人一盆冷水,看清当前股市的一个真相——我们的牛市是向未来借的。

没有人否认,从去年6月掀起的这场牛市缺乏经济增长的支撑,为了给股市上涨找到理论依据,“改革牛”、“预期牛”、“杠杆牛”、“资金牛”等新概念纷纷跳出来,甚至“国运牛”、“政绩牛”等阴谋论都被抖出来。

在上涨的趋势中,这些概念不断自我强化,直到股市暴跌,才发现所有的理论不敌下跌的惯性、慌乱的人心。股市见人性,诚哉斯言。

暴跌不是经济的错        

笔者今年2月初写过《中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一个牛市》,那时还处在1.19暴跌的修复期,当时曾断言:“注意这个宽幅震荡的行情,短期内突破3400,甚至一鼓作气突破3478往4000点冲击的行情,这都是不太可能的。因为管理层不愿看到这个局面。”

很遗憾,笔者错了,后来的行情可谓凶悍,不仅一口气突破4000点,还摸到了4572的高点。但更麻烦的是,笔者也判断对了另一件事,如果发生“疯牛”,“监管层要提振股市、赶跑大熊或许不容易,但是压制疯牛还是有太多招数”。

这不,4500点触碰到了短期的政策顶,达摩克利斯之剑遂高悬天空,只有游戏规则的调整才是大杀器。坦白说,严控两融、降杠杆都是老生常谈,例行打新也算不上暴跌元凶。让人惊讶的是“三季度重启印花税”的传言都写进券商的报告,或许有人会在暴跌后痛骂该券商不安好心,但这也未尝不是一颗处心积虑的探路石。

有媒体向国税总局求证,回答是不清楚。这不是肯定,但也不算否认,如果有需要,提高印花税当然是政策选项之一。正如此前的燃油消费税,视情况而定吧。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也是给中国股市未来的行情定下基调:疯牛必杀。

问题在于,当下股市真的就是疯牛?有人说,这一年来中国股市太疯狂,大盘指数一年来翻了一倍多,个别股票更是一年翻了十倍,超过了改革的速度,以及经济复苏的速度,所以它就是疯牛,必须牵住牛鼻子。

这种解答的貌似有理,可如果按照这个逻辑,2006年~2007年的大牛市也不存在,因为2007年的GDP增速11.9%只比2006年的10.7%高了1.2个百分点,这无法支撑股指一年内翻五六倍,也无法解释为什么仅仅1年后,股指就下挫了70%,而2008年的经济增速不过是下滑到9%而已。

短期经济增长与股市的关系并没有想象中的紧密,拟合度也不高。否则更没有办法解释下面这个事实:2009年7月中国股市从3470的高点滑落之后,经济增速再也没有超过2010年,理论上不存在新的牛市行情,它就应该永远在2000多点震荡。

因为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随着GDP基数增大,基本上告别了两位数的增长,甚至未来只有6%甚至更低的增速,就像欧美发达国家,它们保持2%左右的增速就已经是增长奇迹了。

这么论述下来,就会发现为为暴跌找经济复苏乏力的理由很牵强,因为增速下滑是大势所趋,每个人都知道的事实,它要发生作用并不在乎大盘指数是4000点还是4500点。

牛市是借来的        

至于改革牛、资金牛推动股市,也是经不起推敲的。1992年到1999年期间,股市就在500点到1000点上下震荡,难道那时没有改革?如果改革能推动牛市,那么出现熊市,岂不是说改革停滞乃至倒退。逻辑上都说不清楚。

资金牛的解释有一定道理,但这是倒果为因。居民楼市财富转移到股市、股民用杠杆把钱进入股市,这是确认行情之后不断自我强化的结果,不是牛市兴起的原因。否则,20098月到2014年5月这段熊市间,难道所有居民都不知道把钱转移到股市,不知道加杠杆?只有牛市来临,各个渠道的钱才会源源不断进入股市。

假定现在牛市结束,无论是监管大棒打压的结果,还是发生全球性大衰退,都不会有人再大举投钱进入股市。所以说,资金只是给牛市起到催化作用,不是牛市产生或者消亡的主要原因。

那为何还会出现这轮牛市以及这次暴跌?笔者的结论是,这波牛市是向未来借的,过去几年的熊市也还了一点人情,它不是近一年经济形势所决定,而是需要前后十年的经济成长决定。当下经济形势不存在产生牛市的基础,但处于一个新十年的周期里,人心思涨,于是向未来按揭了一个牛市,就像按揭贷款买房。

当前的牛市,就是过去五年和未来五年经济增长的体量和效益的集中释放。就像买房,首付是过去几年乃是十几年攒下的积蓄,还有熊市里压抑住了的牛市能量;按揭就是未来几年乃至更长时间经济的增长和效益,还有那时重归于熊市的牛市能量。

再换一个通俗的比喻,大家都是知道“双十一”网络购物节,2014年阿里当天交易额达到571亿元,几乎是平时的10倍。为什么会如此,真的是网民那天猪油蒙了心,勾起了十倍的消费欲望?当然不是,那天的交易额不过是“双十一”前一二个月和后一二个月压抑和节约的成交量堆积而成,当天打折这是催化,真实的需求并不会暴涨10倍。

中国股市也是如此,现在的牛市绝不是当前经济的晴雨表,甚至也不是提前半年反映经济前景。对于个股,公司近期业绩确实能够主导股价,但一个牛市的整体氛围,不可能是公司业绩加总那么简单,否则根本就不存在牛市与熊市的切换,因为这二十多年来上市公司的总营收、总利润基本上是递增的,股市就应该单边向上。

总之,当前牛市既不是近期经济的表现,也不是改革、资金来决定,而是过去几年攒的和未来几年借的能量。

4030点是月线支撑线        

那这个结论有啥用处?当然有用,笔者将2001年到2010年的大盘指数的5个月线高低点计算一个平均数:[2100(2100高点)+1100(2005年低点)+6100(2007年高点)+1700(2008年低点)+3200(2010年高点)]/5=2800。(如果有兴趣,可以把每个月的收盘价累计平均,大致也应该是这个数字)

换句话说,2001年到2010年的平均指数应该在2800点左右,低于这个标准就是偏熊,小熊或者大熊;高于这个标准就是偏牛,小牛或大牛。

那么根据这个逻辑和换算标准,我们再选择2005年到2015年的6个高低点,[1000(2005年低点)+6100(2007年高点)+1700(2008年低点)+3200(2010年高点)+2000(2014年低点)+4500(2015年最新的高点)]/6=3100。

如果你觉得非要从2010后才好计算这一波行情,那么这个平均数应该是3200点,差距并不大,把2001年后股市高低点算进去,这个平均指数应该是3000点左右。也就是说,多一百点两百点不影响我们判断。

既然最近10年,我们大盘的平均指数应该在3000点,那么现在4500点算高吗?大盘过去曾经下探到1000点,偏离正常值66%;也曾上探到6100点,偏离正常值100%。换而言之,中国最近一波行情让大盘指数达到了4500点,其偏离正常值50%,跟历史数据比较,算不上高,重回6000点是可能的。

正因为如此,我们不应该从2014年的低位2000点来判断这个股市疯还是不疯,从2000点涨到3000点只是恢复正常,从3000点到4500点才是开启偏牛的行情。从这个点位计算,我们的牛市是2014年12月初才算起点,距今才5个月。上一波牛市,到2007年1月才到达2800点,9个月后问鼎6100点。如果这波行情真要超越上一波,按照相似的牛速,那么至少还有4个月的时间。

在大盘指数的5月线上,由于今年4月的乖离率过大(约25%),适当调整无可厚非,2007年5月也曾有过这样一次乖离率过大(22%),结果调整到乖离率为适当的7%,参照这个比例,此次月度调整到4030点位即可,当然,中间可能会有短期的振幅突破,但月线应该可以收在4000点之上。

当然,前面说过,当下的股市行情是向前攒储蓄、向后借能量。如果2020年再来看今天的走势,或许就会一目了然,只有后面5年能够超越前面5年的行情,这个平均值才会高,其偏离幅度才会小,它突破历史高点的概率才会越大。




本人所有文章都是(宝贝秋秋)千辛万苦为哥哥姐姐们呈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