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决定重新和你的前夫去生活之时,你有认真考虑过这些问题吗?如果没有,那么从现在开始考虑吧。

20140827172808dabcf_550.jpg 

 我的人生,不是一团糟,也不是很顺利。我和孩子的爸爸是高中同学,当时他就对我穷追不舍,我拒绝了;大学毕业后再次相逢,复又追求,那会我没有合心的工作,朋友失联,出于做伴的心理,接受了他。他的家庭,没有温暖,我很排斥,想自己买房单过,但因为经济条件有限,再加上逝去奶奶的遗愿,我还是嫁过去了。                                        
                                       婚后,鸡毛蒜皮,加上和他父母关系不和,摩擦不断,孩子出生后,更是加剧矛盾。他妹妹拿走了他和他父母的所有积蓄,和他合伙做生意,因为资金周转困难,生活一直很困顿。在我再三坚持和强烈要求下,店转了出去,他做了别的生意,经济条件开始改善。不幸的是,他父亲得了癌症,举全家之力为他治病,还是未能挽回老人的性命。                                        
                                       在他父亲确诊癌症之前的某天晚上,他很平静的说要和我离婚,我以为我听错了。他说他压力很大,不想拖累我。我说有压力可以共同承担,一路走来,我什么都不图,受了委屈也无所谓。他有些动容,但仍是坚持。我问他是不是外面有人了,他说不是。这个和我一起逛街都目不斜视的男人,起初我也不信他爱慕女色。                                        
                                       但是我还是怀疑了,我在网上赫然发现了他和一个合作伙伴短短不到一个月长达九百多页的聊天记录。记录显示各种嘘寒问暖、床笫之事,我看到后犹如五雷轰顶。此后就是他对我长达近一年的冷暴力。因了他父亲的病情,我按捺不动。我只想快点买房搬离他家。他反对我买房,我让他签放弃共同产权协议,他以离婚为条件交换。                                        
                                       于是,拿到房产证的第七天,我拿到了离婚证,又过了七天,他父亲病逝,我还是依照儿媳的身份完成了风俗指定的任务。                                        
                                       还有半个月过年,我搬离了他家。他母亲叫嚣着要走应该早走,以后不会让我看孩子等等。确实如此,买房是我自己贷款,离婚算我净身出户,孩子给了他。此后,我过了一段自我调整、自我修炼的单身生活。想看孩子,大费周章,他不说阻挠,总说带着孩子在外地旅游,事实上,孩子在家宅着。割断年仅四岁的孩子和生母的联系,就是他对我的报复。                                        
                                       在孩子生日前一天,从小就很疼他的外婆去世了。我得以几天的时光和孩子相处。种种不愉快,不想再提了。                                        
                                       去年下半年开始,他就开始改变策略,对我各种关心,给我家添置鞋柜、米桶之类。带着孩子和我一起出游。在我身边,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已婚男,他恨之入骨,硬生生让这位朋友脱离我的生活。离婚之前,我就和他说过,我不会给人做后妈,也不会再婚生孩子,基本上断了再婚的后路。                                        
                                       
                                       他看我周围有男人追求,激发了斗志,给我跪地忏悔,说他一直爱着我,说他之前对那个女人只是利用关系。又充分利用我的亲朋好友当说客,让我看在孩子份上给他一个机会。我对孩子有愧疚,想伴他成长,于是,我回了他家。                                        
                                       对他还是有期许的,哄我回去,不是做免费保姆的,我的房子租了出去,正好供房贷。只可惜,对我的各种好,持续不到几个月,又故态复萌。在我看来,又是可笑的冷暴力。和他母亲的关系仍旧一般。性格无法改变。我又做好了随时搬离他家的准备,跟他说,这次走了,请不要找我,咱们老死不相往来。                                        
                                       在所谓的爱情里,受了伤害,不愿一伤再伤。不否认想小鸟依人,虽然很大女人。卡玛,如果你能在万千的书信中看到我这封,请给我一些力量和宽慰。谢谢。                                        
                           
       


神马都是浮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