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每天在村里晃悠,爹媽看著發愁,心想這孩子將來怎麼辦呀。        

       

 

小明每日都苦讀詩書,父母喜在心裡,村里人都認定他必有出息。        

       

 

小強跟著村里人外出打工,來到了高速公路的工地,保底工資三千塊。        

       

 

小明考上了一所重點大學,讀的是道路與橋樑專業,學費每年五千多。        

       

 

小強的爹媽給他說個巧媳婦,是鄰村的,特別賢惠。        

       

 

小明在大學裡談了個女朋友,是鄰校的,很有文化。        

       

 

小強在老家結了婚,把媳婦帶到工地上,來給他洗衣做飯,恩愛有加。        

       

 

小明終於大學畢業,找了施工單位工作,跟女友分居兩地,朝思暮想。        

       

 

小強每天很快樂,下了班就沒事,吃了飯和媳婦散散步,晚上便和工友打麻將看電視。        

       

 

小明每天很忙碌,白天跑遍工地,晚上還做資料畫圖紙,好久不見的女友跟他分手了。        

       

 

那年,小強和小明都是二十八歲。小強攢下了二十萬,已是兩個娃娃的爹,心想著回家蓋棟漂亮的樓房。        

       

 

小明過了中級職稱,還是單身一個人過,心想著再乾幾年就是高級了。        

       

 

小強在農村老家蓋了兩層小樓,裝修很漂亮,剩的錢買了一群仔,讓媳婦回家種地養豬。        

       

 

小明在城裡貸款買了一套新房,按揭三千多,父母給介紹了新女朋友,在城裡上班很少見面。        

       

 

那年,小強和小明都是三十一歲。小強媳婦從老家打電話來說:小強,現在家裡有房有存款,咱喂喂豬,種種地,很幸福了,家裡不能沒有男人,你快回來吧。        

       

 

小明媳婦從城裡打電話來說:小明,小孩的借讀費要十五萬呢,家裡沒有存款了,你看能不能找公司借點。        

       

 

小強聽了媳婦的話,離開了工地,回老家跟老婆一起養豬,照顧父母小孩。        

       

 

小明聽了妻子的話,更努力工作,去了偏遠又艱苦的工地,很難回家一次。        

       

 

那年,小強和小明都是三十五歲。豬肉價格瘋漲,小強的一大圈豬成了寶貝,一年賺了十幾萬。        

       

 

通貨膨脹嚴重,小明的公司很難接到項目,很多人都待崗了。        

       

 

那年,小強和小明都是五十歲了。小強已是三個孫子的爺爺,天天曬著太陽、抽著旱煙,在村里轉悠。        

       

 

小明已是高級路橋工程師,天天頂著太陽、皺著眉頭,在工地檢查。        

       

 

那年,小強和小明都是六十歲了。小強過六十大壽,老伴說:一家團圓多好呀,家裡的事就讓娃們打理吧,外面有啥好玩的地方,咱出去轉轉。        

       

 

小明退休擺酒席,領導說:回家歇著沒意思,返聘回單位做技術顧問吧,工地上有什麼問題,您給指導指導。        

       

 

小強病了一場,小強拉著老伴的手說:我活了快七十歲了,有兒有孫的,知足了。        

       

 

小明病了一場,小明撫著妻子的手說:我在外工作幾十年,讓你受苦了,對不起。        

       

 

由於長期的體力勞動,吃的是自家種的菜、養的豬,小強的身體一直都很硬朗,慢慢的就恢復了。        

       

 

由於長期的熬夜加班,小明喝酒應酬、工地食堂飯菜也很差,身上落下很多毛病,很快就去世了。        

       

 

八十歲的小強蹲在村頭抽著旱煙袋,看著遠遠的山;遠遠的山上有一片公墓,小明已在那裡靜靜睡去;小強在鞋底磕磕煙灰,拄著拐杖站起身,望瞭望那片公墓,自言自語地說:唉,都是一輩子呀……        

       

 

謹以此日誌獻給工作在大城市,付出了青春、愛情、親情甚至生命的人們。人的一生真的很短暫,希望大家給自己多一些時間,給家人多一些關愛!        

       

人生的選擇不同,所以路也就不會相同,無所謂好壞,對錯,勿忘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