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是男友的大學死黨之一,高大俊秀,是他們那群人之中年紀最大,但最討喜的一個。他有一個住外地的女友,兩人國中就交往了,感情穩定,論及婚嫁。
那年暑假,男友畢業後要入伍,當兵延徵的Eric則要找兼差,男友就順水推舟將他推薦到我們公司來打工。在量販店的安全課當工讀生,只要整理推車、籃子,在各個出入口輪值即可,尤其他的崗位固定在收銀線出入口外,可以就近與收銀線的妹妹聊天嘻鬧,工作愉快輕鬆。


       

或許是男友有交代,他特別照顧我。休息時間帶我去吃飯,每天噓寒問暖,是不是跟誰鬧脾氣?身體不舒服?是不是Miss來?等等生活事,都關照到了,比男友還周到體貼……明明,他才是那個需要被關照的菜鳥呀!漸漸地,我感覺到他好像對我有一點「不軌」的想法,具體證據如:過馬路時牽我的手、講話時臉跟身體靠很近、我騎車載他時摟我的腰等等,一些小細節,沒有讓我覺得不舒服,卻常常害我臉紅心跳,迷茫又困惑。 
一晚,他約我去吃熱炒加啤酒當消夜,飯後我們到公園散步,他突然說起跟他發生過關係的幾個女生的名字。聽到這麼勁爆的事,酒意都被嚇飛了。因為這幾個名字裡面,就有我男友的前女友、男友另一個死黨的現任女友、公司人妻課長…… 
我特別好奇Eric是怎麼對男友的前女友下手的。他故弄玄虛半天後,給了我答案─趁虛而入。當初,前女友懷疑男友跟學妹的關係不尋常,為此兩人吵過好幾次架,在某次接獲不可靠線民的爆料後,直衝男友宿舍,不料沒抓到什麼,反而被當時單獨留在宿舍的Eric給「拐」走了。 
兩人親熱的地點則是女方獨居的套房。或許是前女友的劈腿經驗不夠豐富,男友很快地發現她的異常,某次突擊檢查中,若不是「臨時路過」的男友沒有鑰匙,兩人就被捉姦在床了。那次,Eric狼狽的爬陽台而逃,男友則是在垃圾桶發現用過的保險套,與前女友大吵一架後分手。 
最令Eric感念的是,前女友非常講義氣的,從頭到尾都沒有供出他來,保住了他們那份在我看來不甚堅固的友情。 
       

明知不可以 仍被打動

Eric這慣犯,自有一套劈腿理論,老套歸老套但有用。他說女友不在身邊,他很寂寞,只好找人陪,最好是有另一半的女生,尤其是朋友的女朋友,雙方維持同樣祕密,都不想被另一半發現,比較不危險;通常有男友還願意玩這種「高刺激遊戲」的女孩子,也比較放得開,你情我願,開心愉快。
口才好嘴巴又甜的Eric,想要妳就很老實的告訴妳,他就是想要妳;不可能給出任何未來的話也直說,坦白得有點欠揍……雖然某方面讓人恨得牙癢癢的,但他在該強勢的時候絕對強勢,該尊重的時候十分尊重,分寸拿捏非常好。就算知道他的動機不良,還是極容易被打動。
接著在花前月下,他問了我的意向,讓我好氣又好笑。拒絕和他更進一步發展後,他還是很有風度地送我回家,之後也沒有因此疏遠我,在我接受的範圍內,他該吃豆腐還是吃豆腐,偶爾口頭上跟我調調情,最後……除了沒突破最後一道防線,該做的,我們好像都做了……直到後來他離職。
偶爾想起他,還是很懷念起那段隱約曖昧、些許刺激心跳的日子。 
       

小雅╱高雄         

//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upplement/20130626/35107102/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