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脱离英国独立了五十多年,土地肥沃,境内人口大致和台湾相近。人口的结构,华人在独立之初,约占总人口百分之三十五,马来人(又称巫族)占了一半,剩下的是印度裔人。一九六九年,马来人以种族仇视屠杀华人于先,激起华人报复,酿成“马华相杀”的事件。自此以后,华人能离开的都离开了,五十年后的今天,比例上更少了。种族歧视更甚。最近由一个华裔教授放出试探,要华、印两族放弃母语教育,引起华、印族裔激烈的声讨。一些华人社团就此事请我发表意见。
Untitledd.png   
   “马大”历史系教授邱家金近日发表教育政策建言,认为国家应用“统一源流的教育制度,国家才可享有和平。”他并且呼吁非巫族的华、印裔,应放弃推行华、印中小学教育,要妥协才有出路。其意非常明显:华、印应自我牺牲;因为“单一源流国民学校,最终被带上国民讨论与议决,不同意见也得同意。”他从历史角度认为,华人祖先把中国民族主义的观念带来大马,是不务实的。他又指斥当地政客鼓励人民反对单一源流教育。他又说,美国能出一位黑人总统,是单一源流教育的结果。
   
   很难想象,一个历史教授会有这种不合二十一世纪的思维论调。邱家金困于不合事宜的历史陈迹,而且还是十八、九世纪弱肉强食的帝国主义殖民地教育思维所培养出来,昧于良心,为虎作伥、欺压弱者的帮凶;也丧失作为一个学者特别是一个历史学者的责任。如果他还是个流有中国人血统的人,更是难以想象的荒诞绝论的谬论。我绝不是用民族主义的角度来批判,而是人权世纪所不容的。第一,二十一世纪的文明,世界早已开始整合,“欧盟”就是一个先进的整合体,成员从未认为教育制度应是用统一源流,每个成员国各自拥有无可争议的母语教育。如果邱家金到“欧盟”去发表“只有用统一源流教育制度,才可享有和平”,一定被认为是个“白痴教授”。多元文化的母语教育,正是“欧盟”赖以互相尊重包容的训练,才可以享受和平。反证过去德国强势的统治造成战争。第二,邱教授能否认加拿大比大马有较先进的民主政治经验吗?过去加拿大多数英裔加人压迫少数的法裔加人,造成法裔要求独立。结果呢?不是法裔向英裔妥协,而且英裔的多数向少数法裔妥协。通过了多元文化的宪法,成为英、法语同为官方语言。且自此以后,加国从战争边缘走向和平,三十年来未见种族紧张或再闹分裂。民主政治绝不是邱教授所说的多数暴力必赢的,而是尊重少数的妥协与包容。三、美国出现了首位黑人总统奥巴马,不是因为采用单一的教育制度,而是黑人不断争取人权、民主政治的成功。教育的普及,人权的重视,多数尊重少数的包容精神所致。美国是人种的大熔炉,亦没有压迫各裔族放弃母语的教育政策。邱教授倒果为因,


Untitledy.png   
   此外,邱教授认定重视母语为“不应延续中国民族主义”、“人民误信政客谎言”。那是他的误认误导。他一方面又认同“继续推行英文教学”,这又是什么逻辑与思维呢?他不是推行单一的统一源流教育吗?他承认“母语吸取快,却输在终点”。难道邱教授不知道大马存有严重的种族歧视吗?这才是输在终点的原因。华人重视母语,世界各地皆然,是中国人对传统文化的继承,绝不是在外国延续侵略性的民族主义思想。中国文化有强宾不夺主,和邻睦里等和平相处之道。这是为什么中国人到了外国,只会建立唐人街作守望相助,是寄生在外国一个中国传统社会而已,一切遵法守法。并不像其他列强一样,每到了一地,如势力可以控制,便把当地土著奴役,把地方变成殖民地。邱家金为了讨好多数暴力,说他为虎作伥,并不为过。如果不是,他是个低B、不及格的历史教授。


images (1).jpg        

images.png          1447641155907166.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