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筛虫,用盆形筛子将大个线虫筛除,其间要不停地晃动,加快过滤。
②放去污水,红红的线虫浮出水面。
③挖虫人正在河中打捞线虫。
④挖虫人将百斤左右的淤泥加线虫背上岸。
   京华时报记者  赵思衡  摄

京华时报讯(记者韩天博)他们不是河道清理工,却每天在河道内与河泥为伍;他们不是搬运工,却每天把近百斤的蛇皮袋运送到数10公里之外;他们不是淘金者,却每天要在淤泥中寻找眼中的宝贝。他们是“挖虫人”,每天从清晨5点下河,到下午5点完工,大多数时间都弯着腰工作。为了生计,不顾河水的浸泡和污泥的臭味,用小小的线虫,换取着自己的幸福。

昨天上午,在北五环外立水桥西侧的清河河道内,10多名身穿连体胶皮衣,手持渔网和蛇皮袋的“挖虫人”,正在水中干活。他们大多40多岁,往往是夫妻同上阵,时而俯身在河道中摸索,时而站起身用河水淘洗渔网,然后把混有线虫的淤泥装入蛇皮袋。当所有袋子装满后,他们又把近百斤的袋子扛上河岸的小货车内,运往通州富豪村的家中。北京水务局工作人员称,挖虫行为并不构成任何形式的违法违规,但挖虫过程中还是存在一定的安全风险。

对于43岁的“挖虫人”刘先生来说,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10多年。那时候,30岁出头的他和妻子,从安徽老家来到北京,做起了捞鱼食的生意,“看到别人干这个赚钱也就跟着干,打工不像现在这么自由,累是累了一点儿,无所谓了。”

在富豪村,做挖虫生意的足有10多家。每天早上,“挖虫人”5点多就要下河,下午一两点才能挖到足够的河泥,而这仅仅是个开始。“河泥运回来,先要把泥洗掉,让虫剩出来”,而这道工序在“挖虫人”眼中是商业机密。刘先生神秘地告诉记者,他们的“秘密武器”,是一个能让虫到上层,泥到下面的机器。而剩下的淤泥,刘先生会把它们放在小院里的果树下,当做上好的肥料。

随后,一坨坨的线虫还要经过筛选分类,这一工作完全要由人工完成,“人站在水池里,筛出一池鱼虫最少也得两个小时”。刘先生猫着腰,将筛子放在水中不停摇晃。在刘先生的小院里,筛好的大线虫,被放在桶中,而在水池中布满了枣红色的小线虫,一共200斤左右。而获得这些“宝贝”,夫妻俩至少要捞起十四五袋、将近1500斤的淤泥。

这些线虫主要由鱼饲料加工厂收购,也有少量卖给散客,往往都是客户提前预约数量,“挖虫人”才会下河捕捞。按照目前每天稳定的订单量和价格,刘先生算了一笔账,小线虫每斤2元左右,而大线虫一般不卖,“因为大了不好喂鱼,小的(线虫)每天能卖400元左右”,除去燃油、电费、房租、生活花费,大约净收入250元左右,“如果碰上客户要得多,可以多赚一点儿,但一个月最多也不超过10000元。”

刘先生说,再干五六年,他们准备回老家盖个房,“现在老家盖房也贵,还得再干几年。”在他眼里,这些小小的线虫,正承载着他和妻子对幸福的憧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