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事情是這樣,在一個陽光和煦風和日麗的午後,一通電話劃破了寧靜的客廳,也預告了接下來將會發生的事。 

我有四個阿姨,其中最勤儉持家愛夫愛子的老大率領著山友娘子軍準備進攻我家。(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而且顯然的他們也知道我老媽不在家,所以帶著表妹(小花瓶)浩浩蕩蕩的打(踹)開我家大門。 來者有何貴幹? 想當然爾,當家母開始接觸保養品這塊時,山友娘子軍不時來我家踏踏喝咖啡聊是非。(可能是在觀察地形) 剛好今天小妹(我媽)外出晚回家,Wow~天時地利人和,準備上山(樓)打獵(劫)去~ 於是可憐的姊妹倆(我跟我妹)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山友娘子軍進來東翻翻西找找,央求我們把所有的財產(化妝品)拿出來供他們使用……(ex.欸那個凝霜在哪裡拿出來用一下~) 更可惡的是, 全家就是你家原來可以套用在我家!!!!!! 全家就是你家原來可以套用在我家!!!!!! 全家就是你家原來可以套用在我家!!!!!! 所以小妹(我媽)的女兒也就是親愛的姪女們也可以拿來使喚, OH~天底下哪有這麼好康的事情!(於是我妹就變成犧牲品被叫去削水果還掛了彩) 所以一切都很理所當然的! 她是我阿姨我是她姪女,他要來做臉我要掏出我所有的家當…… 她是我阿姨我是她姪女,他叫我做事情我就要非常開心帶著笑臉的說:「我願意~~~」 她是我阿姨我是她姪女,所以當長輩來洗劫我家時我只能含淚咬吸管。 所以當媽媽不在家,阿姨來我家時,家裡的主導權不是在我,而是在山友娘子軍(雪特這什麼世界QQ) 於是過了三個小時,山友娘子軍容光煥發,低頭看看時間,唉呀,小妹(我媽)要回家了,趕快拍照打卡回家煮飯飯餵老公兒子(開溜)~~~ 喔!對了,不能讓其他人知道我們用了XX秀(最貴的那一瓶$2800),太貴了(y)~~~(標準的敢用不敢說) 出門前轉頭對著我們姊妹倆說: 「下次要跟小妹約時間,換人來做臉,還要叫小妹買按摩霜,不然用XX秀(再次強調$2800太貴了。」 阿姨,你不知道我們姊妹在家嗎? 阿姨,你不知道我們姊妹在家嗎? 阿姨,你不知道我們姊妹在家嗎? 於是這樣一套價值超過5000元的化妝品就這樣讓他們濫用了一整個下午。 因為很貴所以我要塗多一點(y) 因為很貴所以我要塗多一點(y) 因為很貴所以我要塗多一點(y) 阿姨,很貴,你下次要來可以先付錢嗎,我的心在淌血!!!!!!!!! 臉霜被當成按摩霜,肆無忌憚的在臉上塗阿塗啊塗 阿姨,抽屜裡有一條根(酸痛膏),你可以改用那個嗎? 於是在這個陽光和煦風和日麗的午後,我家就這樣在我的面前被山友(賊)娘子軍洗劫一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