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吧,稀里糊塗的過著,糊里糊塗的活著,有時真的不需太明白。有些事,你越是在乎,痛的就越厲害,放開了,看淡了,慢慢就淡化了。只是,我們總是事後才明白,懂生活,很難,會生活,更難。艱辛的生活,我們已經很苦,很累,無需再對自己責備。奔波的人生,我們已經用力,盡心,何必還去耿耿於懷。
歲月是一首歌,哆來咪發唆,哼了,醉了;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