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jpeg

「我是一條狗,叫了一百年,也沒有把中國叫醒。」——馬相伯(中國著名教育家、復旦大學創始人、震旦大學首任校長、愛國人士、耶穌會神學博士)


馬相伯,今天或許只有研究他的人認識他了——他是當時中國少有的學貫中西的人物,精通八國文字,建立了中國大學現代教育的思想體系,創辦震旦大學復旦大學輔仁大學,擔任過北京大學校長。他提出的建立「函夏考文苑」是近代中國最早的建立科學院的設想。


   1840年,馬相伯出生於江蘇丹徒的一個傳統的天主教家庭,父母都是虔誠的天主教徒。12歲那年,少年馬相伯瞞著父母,一個人乘船去上海,進入教會辦的 徐匯公學學習。18歲時,馬相伯的法文和拉丁文都已學得很好,上海租界的法國領事重金聘請他為秘書,但是馬相伯婉辭了這份工作:「我學法語,是為中國人用 的。」


  37歲那年,馬相伯走出徐家匯,登上了大清帝國內政外交的舞台,成為李鴻章的重要幕僚,參加了洋務運動。甲午戰爭之後,馬相伯重回教會,息影在徐家匯。


   1900年,他把自己名下分得的祖遺家產全部捐獻給教會,以作辦中西大學堂之用。當時常有名士、後學叩門求教。其中就有康有為、梁啟超、張元濟等中國近 代史上的著名人物。蔡元培任教南洋公學時,每天清晨五時,都要擠出時間從南洋公學(今交大)步行來到土山灣(今蒲匯塘路一帶)馬相伯的住所,等馬相伯醒 來,做完晨禱,跟著老人的口型練習拉丁文。無論寒暑,亦步亦趨,畢恭畢敬,堪比「程門立雪」。


  1903年,馬相伯創辦了震旦,這是第一所由中國人自己創辦的私立大學,辦校基金就是馬相伯當年給教會的捐贈。

影像.png

  馬相伯愛護學生,只要有才能的人,願意學的人,他都會收入門下。于右任是他的得意門生,當年因作詩諷刺慈禧太后賣國,遭到通緝,逃亡上海。馬相伯聽聞此事,就找到于右任,收於門下,免其學費。


   馬相伯的不談教理的宗旨與教會要宣揚神學的理想發生了衝突,馬相伯被剝奪了學校的主導權,而學生則鬧起學潮,離開了學校。學生推了于右任、邵力子等7位 學生代表找到馬相伯,希望他能帶領他們重新開始。這個已經66歲的老人一面為學校的解散傷心,一面為學生的命運擔憂,對著學生哭了。後來,馬相伯帶領退學 的學生在吳淞找到已經廢棄的提督衙門為校舍,又辦起復旦公學。《復旦大學志》載:「當其兀坐講台時,擱銅框巨目鏡與鼻端,終日口講指畫,不以為苦。」


   1919年起,馬相伯幽居在上海徐家匯由教會管理的一所孤兒院內。此時的他已經散盡家財,悉數用於興學。兒子病故後,馬相伯的學生為他年幼的孫女集資萬 元作教養費,而馬相伯卻託人把這筆錢捐給啟明女子中學作教育經費。據孫女馬玉章回憶,小時候跟爺爺一起出去,爺爺總會很高興地指著路邊的學校告訴她,這是 爺爺捐獻的,那也是爺爺捐獻的。


  1931年,日本佔領中國東北,已經九十多歲的馬相伯不顧年邁體 弱,奔走呼號,發表演說,激勵國人禦侮自救,共赴國難。為支持前方抗日,馬相伯寫字義賣。一個壽字,30元錢,寫副對聯50元錢。當時他一隻腳有病,不能 長久站立,就由兩人扶著,一隻腳站著寫字。實在寫不動了,才停下來,休息一會兒,再連著寫。就這樣義賣了10萬元錢。


  1939年,這正是抗戰艱苦的時候,他的家鄉已經淪喪,他創辦的學校已經內遷,他正在流亡路上。臨終前,有學生到越南諒山看望他,老人說:「我是一條狗,叫了一百年,也沒有把中國叫醒。」


[轉自公號:新民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