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探秘世界工廠富士康『深圳紫禁城』












游泳池













富士康食堂


深圳郊外,穿過一個有門衛看守的大門,便進入了一家工廠,其規模之大可躋身世界前列。在幾十座廠房中,苹果公司的iPod和iPhone、惠普公司的個人電腦、摩托羅拉的移動電話以及任天堂的視頻游戲機Wii這些人們耳熟能詳的科技產品正被源源不斷地生產出來。


美國《華爾街日報》曾把深圳富士康喻為『紫禁城』,作為全球代工巨頭,它的神秘,它的戒嚴,讓許多『城』外人只能駐足觀望。佔地約1平方英裡的龍華科技園區裡,除客戶外,很少有外界人士能涉足這裡。參觀該園區的記者會被擋在一些保密區域之外,並且僅限於在一些指定的地點拍照。


這家工廠約有員工30萬人,它生動體現著鴻海精密創建人郭臺銘的雄心壯志。在當今這個制造就等同於外包的時代,將全球的電子產品生產業務轉移到中國大陸方面,郭臺銘的手筆之大無人能及。幾乎是在世人沒有察覺的情況下,郭臺銘已將他的公司變成了中國最大的出口企業以及世界最大的電子產品合同生產商。


鴻海精密的收入過去10年每年都以50%以上的速度增長著,去年達到了406億美元。今年的收入預計還將增加140億美元。這大約相當於摩托羅拉公司一年增加的收入,相當於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年營業額。


除了擁有眾多裝配線和職工宿捨外,龍華科技園區自己還擁有一支消防隊、一家醫院並有一個專供員工使用的游泳池,只要郭臺銘在深圳,他每天早晨都會到這個泳池游上幾圈。在龍華科技園區這個企業城的主乾道兩旁,餐館、銀行、雜貨店和網吧一應俱全。遍布園區的500多個露天大屏幕電視則不停播放著健身操、安全教育節目以及富士康電視臺自己制作的公司新聞。甚至園區的下水道井蓋上也印有『富士康』字樣。


1988年10月,在龍華曾是荒蕪之地時打下第一個地樁,20年過去,它成為全球代工企業的傳奇;在深圳,它是和特區改革成長起來的標杆。在龍華,大到原材料、包裝、物流企業,小到賣煎餅、烤紅薯和削菠蘿的地攤,整個經濟幾乎全靠富士康大規模生產以及幾十萬員工的消費而帶動。


它在哪裡?它是什麼樣子的?


從深圳市區經梅林關轉向龍華,20分鍾左右就可到達富士康科技園龍華廠區。如果你找不到地方,途中向任何一個小攤販、行人或是搬運工模樣的人問路,都能准確指出富士康方向『去南門還是北門?』他們可能不知道龍華街道辦所在地,但他們對富士康的位置卻了如指掌。


早上7時起,龍華街道的東環二路和油松路猶如伸懶腰的富士康城手臂,動了起來,人流越來越密集,藍色、白色、紅色,印有『富士康科技』字樣的工衣,即停即走的接送大巴,男男女女,如潮水般,在南大門出入口處匯集和散去,熙熙攘攘,數小時不斷。


這座城的建築以白色建築為主,明顯的廠房風格,恰是這種廠房,正是這座城市運轉的動力源。稱之為城市,是名副其實的,這裡有一個城市應有的一切,銀行、學校、醫院、電視臺、廣播站、雜志社、公園、郵局、商場、超市、美食街、游泳館等。各種基礎設施應有盡有,幾十萬人不分日夜在這座城市中忙碌著。


令記者好奇的是,在富士康城內,你隨處可以見到一種兩排座或是三排座的電瓶車,這種車被額定了速度,行進起來不比自行車快多少,因外觀和高爾夫球場的車輛差不多,富士康人都把它叫做『球車』。這相當於城市裡的小型穿梭巴士,方便各廠區的人員流動。


作為代工巨頭,最為神秘的產線,在此次采訪中記者也得以進入。開放的是一條生產主板和數碼相框的產線,白色的防靜電服,手套、鞋套、帽子是必備裝備。產線上的產品由傳輸皮帶有規律地移動,每位工人只做自己負責的產品細節,綠色的主板隨著工人的翻轉一步步地組裝完畢,測試並成功下線。吸塵設施必不可少,每個工人面前都有一條碗口粗的吸塵管道,將生產中產生的粉塵吸拭乾淨,你絲毫感覺不到普通工廠車間的渾濁氣味。


在大家公認的制造之城外,富士康城還為我們展示著這座城市更加豐富的一面。


場景1


大學城


宿捨門前很浪漫


在富士康城裡,你同樣可以接受技能或是學歷教育,富士康IE學院就是這座城市裡的大學,之所以以『IE』命名,可解釋為創新和創業,培養有創新意識和有創業企圖心的人,同時將富士康先進的制造技術、科研成果和前沿管理理念轉化為現實生產力。


提及大學城,肯定有最多故事的男女生宿捨,在富士康城裡,男女宿捨林立,也被嚴格分區。在女生宿捨區門口,同樣豎立著大學裡令無數男生側目的『女生宿捨男士止步』的牌子。但記者發現,這阻隔不了浪漫的發生,在女生宿捨外,男女員工聊天、牽手、擁抱和接吻的場面不難看到。


場景2


游樂城


設置全部免費


在富士康城裡,年輕人佔絕大多數,青春好玩的天性自然需要滿足的地方,富士康城早為他們准備了這一切。數碼銀狐,這個集網吧、游藝室和咖啡廳一體的場所成為廣大富士康員工最樂於去的地方,400多臺電腦,流行的PS2游戲機,只要從自個事業部門領取網票,你可以在這裡玩個暢快。


除了電子娛樂,游泳館裡也從不缺少員工們的身影,廠區一共有四個大型游泳池。桌球室,乒乓球室等任由你穿梭,難能可貴的是,以上這一切都是免費的,只要你是富士康人,僅需刷一下工牌。


場景3


美食城


食物低於市場價


在富士康城,快餐店和咖啡店對所有的富士康員工提供遠低於普通價格的折扣價格。在廠區快餐店德克士內,任何單份及套餐都對富士康員工打6.5折,外面一份漢堡、可樂加薯條15.5元的套餐,富士康員工只需花費10元。而且還可以用富士康餐飲補貼刷,多餘部分支付現金就可以。


場景4


制造城


內現驚人生產線


作為代工巨頭,最為神秘的產線,在此次采訪中記者也得以進入。開放的是一條生產主板和數碼相框的產線,白色的防靜電服,手套、鞋套、帽子是必備裝備。產線上的產品由傳輸皮帶有規律地移動,每位工人只做自己負責的產品細節,綠色的主板隨著工人的翻轉一步步地組裝完畢,測試並成功下線。


場景5


大廚房


每天吃40噸大米


只要是在富士康城的人,一提起吃,首先提到的肯定是CKI『中央大廚房』。這個投資上億元,建築面積約1.25萬平米,規劃產能為一條線為6萬份/餐的巨無霸廚房,當之無愧是目前亞洲最大的中央廚房,200道菜按照營養配置每天搭配數樣,可以為園區20個餐廳中的11個餐廳集中供餐。據統計,每天中央大廚房所消耗的大宗食材為大米40噸、面粉10噸、肉20噸、油500桶,這還不包括其他小餐廳的食材用量。


場景6


不夜城


霓虹燈閃耀廠區


城市裡缺少不了五顏六色的霓虹燈,富士康城的晚上,制造之城的工業化成分顯得更為淡薄,說說笑笑的男女,提著各式各樣的東西,滿足的神情,穿梭流動。


這樣的夜晚,對正在上夜班的員工而言,是靜止的,他們在白晝般的車間內,離喧囂很近,但有條不紊地工作。明亮的車間燈光,與外面街邊的路燈,汽車的燈光,路邊的景觀燈,成片宿捨群內的光亮構建成一個立體的色彩世界。


神秘一角


郭臺銘的總裁辦公室並不如外界想象高居在某桃源聖地中,而是在一排排綠樹和花草後的鐵皮平房中,平房前面是中共富士康黨委總部,看過郭臺銘辦公室的人或許會很驚訝於他的簡朴作風,一張舊辦公桌,一把靠椅,一臺電腦,一個紙板,這基本就是辦公室的全部。曾有人質疑郭臺銘辦公室布置得未免有點小氣,但據公開資料顯示,富士康20多年間共向社會投入慈善事業的金額約10億元,郭臺銘本人就佔4億元。


富士康人自述


富士康,就是我的深圳


『深圳城裡的高樓大廈離我還太遠,我平日吃、穿、住,用,連游泳、打籃球等業餘活動也在富士康,所以對於我,富士康就是我的深圳』。在富士康工作了近5年的張曉亮告訴記者時,顯得非常平靜。今年23歲的張曉亮,5年前中專畢業後沒找到合適的工作,便從山東濰坊農村來到深圳,連深圳長什麼樣子還沒顧得上看,就在懵懂中進入了這座富士康城。


據悉,5年前的深圳富士康只有不到10萬名像張曉亮的年輕臉龐,5年後,這個被稱為『世界級工廠』的富士康,光深圳龍華園區不足2.3平方公裡的土地上,就有驚人的近30萬年輕人。這些年輕人的人生第一站,來到了富士康,記憶也尤為深刻。


『每次回山東農村老家,家鄉人就問我,深圳長什麼樣兒,說實話,雖然去過幾次市內,但印象還很模糊,我就把富士康的樣子講給他們聽,說深圳有很多家銀行、很大的商場、有美食街、游泳池、咖啡廳……乾什麼都刷卡。』張曉亮在給記者說時一直在笑。


『其實這裡不僅是工廠,更像一個城市,可能還是深圳人口密度最大的地方,上下班時人流比華強北還擁擠。』
//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