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假期即将结束,小青既期待又忐忑,期待是因为又可以和同学碰面了,忐忑的是,整个假期里,自己好像在虚度时光浪费时间,没有什么作为。开学的前一天,爸爸送她回宿舍。看到久别的舍友,小青热情地跟他们聊个不听。聊着。。。。。。聊着。。。。。。不知不觉,聊到了深夜才入睡。。。。。。


  第二天一大清早,学校传来熟悉的morning call铃声。毕竟是开学第一天,所有舍友都不敢怠慢,赶紧从床上跳起来去梳洗准备。上课铃声响起,宿舍里恢复一片宁静。。。。。。


  刚开学这几天,小青和舍友似乎还没有进入状态。感觉上,整个宿舍的氛围是慵懒,不想上课的心情,竟然像病毒一样蔓延开来。。。


  “玲玲,不要老是玩手机,你真的“中毒”了!”小青想摆脱这种颓废的心情,接着说:“我们来谈谈新年愿望吧!”


  翘着二郎脚的小贞抢着说,“我希望不用读书!”


  小青气急败坏地说,“别闹啦!认真点!”结果,三个女生在打打闹闹中,又谈到深夜。。。


  连续几天的熬夜,又要早起,这三个女生的气色越来越不好,脸色苍白,好像吸血鬼一样。由于小青家教管得严,所以她不敢装病过翘课,担心会坏了自己的良好记录,于是硬着头皮去上课。只有玲玲,由于身心不舒服,只好留在宿舍里休息。。。


  “叩~”听到房门阖上后,玲玲马上从床上跳起来,贼笑地说,“没想到,我的演技也太好了吧!快闯100关了!耶!”怀抱着满满的战斗力,玲玲继续玩手机游戏。还念念有词地说着,“哎呀,快闯关了啊。。。想到明天要上课,就头疼!”玲玲完全投入在玩游戏里头。。。


  放学后,小青和小贞回到宿舍之后,空无一人,只见桌子上有张纸条写着“不用读书了”五个字。两人也不以为意,各自做自己的事了。之后,小青想打扫宿舍,小贞也出在找朋友聊天去了。


  突然间,小青发现,自己的宿舍墙壁上有一副画,不晓得是谁贴上去的、很古老,灰尘满落,看不清楚壁画的内容。于是,小青就用抹布试擦了一下。不一会儿,壁画里的图像随着抹布的来回走动,慢慢浮现出来。


  那时一幅人像素描,是一个人脸。但是这个人脸很抽象,好像没有形状。盯久看了后,人脸会变化,会有各种各样的人脸出现,如同幻灯片一样。小青吓得愣了一下,赶紧转身离开,心想:也许是自己累了,出现幻觉,一张普通的壁画怎么会动呢?!哈哈,小青敲敲自己的脑袋,笑了笑,来缓解自己的尴尬。赶紧回到自己的床位。


  天黑了,小贞回到宿舍后,发现玲玲还没回来,感到奇怪。

“咦?玲玲去哪啊?难道明天不用上课?我也想啊!”


  小青觉得有些不妥,认为一定要告诉老师。于是,去找舍监老师,找她联络玲玲的父母,结果得知“玲玲并没有回家”。由于事发可疑,老师只好向警方报案,交由警方处理。


  在宿舍里,由于小贞觉得累,所以并没陪同小青一起去找舍监老师。隐隐约约中,她听见墙上传来奇怪的声响。好奇心使然,小贞往声音的方向走去,发现了那张壁画,便不由自主拿起手去试擦。当她盯着壁画上的人脸看时,她感到莫名的熟悉感。嗯?这是谁?好像在哪里见过的?


  小贞猛然一想,突然身体一颤,这这这。。。这不是玲玲吗?玲玲的脸,怎么会出现在画里?


  小贞脑袋一片空白,很惊慌想把壁画摔开。但,无论怎么摔都摔不开。耳边传来“你不是想明天不上课吗?陪我吧!”很明确的,声音就是由壁画上那貌似玲玲的脸那段传来的。壁画的人像,嘴角微微翘起来。


  小贞疯狂地呐喊,“我明天要上课啊!”双腿想逃,却软弱无力地瘫着。壁画里的人像说“不要害怕,你不会感觉痛的!”于是,一口一口咬着小贞的头、脸,接着,嘴巴像吸尘机一般,将小贞地脸扭曲地吸进去。。。玲玲的七孔流血,痛得呱呱叫。。。


  空气里弥漫着一片阴森森冰凉凉的冷空气,空中飘下一张“不用读书了”的纸条,这时,刚好小青带着疲惫的心踏入宿舍,纸条则落在他脚下。眼前的这一幕,让小青吓得目瞪口呆,她赶快拨腿就跑逃出宿舍。。。从此,这间宿舍便成为学生口中的“禁地”,没有人敢踏入半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