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昭君青氈轎車,跟隨自己陌生的丈夫,駛向了茫茫大漠。大約走了一年,總算到了匈奴婆家。牧民,縱馬歡迎。此時,昭君已被漢元帝封為“寧胡閼氏”,翻譯過來,就是為了安撫胡人,做匈奴單于的老婆。

還好,不是小老婆,是正印夫人。呼韓邪單于的前妻死了,恰好,迎請這位如花似玉的漢朝少女做新娘。後世對她的婚後生活做出種種猜測,說來說去,就是淒慘,不幸。

                                       

其一:思鄉。原本是南郡秭歸人。湖北,膏腴之地,每到初春,遍地菜花盛開,金燦燦的。匈奴則是截然不同的風物,黃沙蕩蕩,風吹草低見牛羊。想吃大米飯,有嗎?想喝明前茶,有嗎?剛結婚,她僅僅20歲,從來不曾回娘家,當然撕心裂肺地思鄉。據說,昭君的兄弟沾了姐姐的光,他被漢室封為“侯爵”——這是多少邊關戰將“渴飲刀頭血,睡臥馬鞍心”的政治理想啊!王家小哥變成了大漢使節。他多次跑到匈奴,和遠嫁的姐姐團聚。越是如此,越是思鄉啊。

其二:喪夫。昭君似乎找到了幸福,她剛和呼韓邪單于恩愛了十幾個月,40多歲的丈夫就死了。新婚燕爾,一年左右,被窩兒還沒暖熱乎,就守了活寡。身邊只有降生不久的小男孩兒——伊圖智伢師。孤兒寡母,背井離鄉,這個日子怎麼過?

其三:再嫁。王昭君的確想回中原,她上了一道本章,此時,漢元帝死了,漢成帝當國。他冷淡地拒絕了昭君的請求。《後漢書·南匈奴傳》記載:“成帝赦令從胡俗。 ”短短幾個字,葬送了王昭君。“胡俗”是什麼呢?“父死,妻其後母。”呼韓邪單于一死,他與前妻的兒子“复株累單于”即位。這個小伙子和王昭君年齡彷彿,自然願意娶過門來。可是,深受中原文化浸潤的王昭君能接受這種“亂倫”的婚姻嗎?當然,不情願。可惜,聖旨在,胡俗在,情勢所迫,不得不痛苦地接受。

                                       

其四:守“連環寡”。嫁給沒有血緣關係的“兒子”吧,兒子便成了“第二任丈夫”。他們又生下了兩個女兒,此後11年,總算相對安定。邊庭也因為王昭君太平了不少年,“三世無犬吠之警,黎庶忘干戈之役。”這樣的好日子一直維持到王莽篡政。

公元前20年,“复株累單于”又死了。這回,沒人迫使王昭君改嫁了。朝廷似乎把她忘了。昭君又寡居了一年,撒手西去。那年,她只有33歲。這個美貌絕倫而又多災多難的奇女子,大膽地選擇了自己的命運,即便遠嫁,也比當漢朝皇帝的小老婆強。在茫茫漠北,她像耐旱的野草一樣紮根,生兒育女,一嫁再嫁,景況遠比人們的想像更淒涼。


好的文章需要大家的支持和分享,分享正能量,分享双赢,80%的分享收益,欢迎大家积极分享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