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49歲,未婚,但很想結婚。說起我的一生,得意有過,失意有過。從美國留學回來,年少輕狂,才32歲。當時我身價行情大好,一就業就升得很快,當上行銷經理。

       

當初我有女友,求婚兩次被打槍。我從她的臉上,讀不出拒絕的理由。後來我得知她交往另一位男士,最後選擇和他結婚。 
我的好運似乎也用罄。公司的高層換人,我不屬於他們族群,在管理階層的內鬥敗下陣來,我黯然離開。接著我又應徵一家上市電子公司的高層,每天開跑車上班很炫。但是我原先的生活圈都在天母一帶,這間公司在新北市,早上常塞車,塞個一小時也發生過。老闆異想天開,說遲到一次罰一千元,有一個月我被罰了5千元,心裡超級賭爛,簡直是變相減薪嘛。 
後來我發現老闆在財報上不很誠實,有些投機取巧,我陷入長考。因為這財報和我的職務有關,我得負責,弄不好被逮到,得進監獄的。 
離開第二個工作,發現走路跑步有點喘,去醫院檢查,卻發現心臟有點狀況。有一陣子我是醫院常客,直到心臟處理妥當,我想重新找工作。這時,堂堂邁入40歲,願意用我的公司變少了。 
我以前都做主管職位,不可能去當作業員。但40歲前後,進入職場忽然變得艱難無比。我只好自己創業,成立一家獵人頭公司。以前我是被獵人頭尋覓的對象,現在變成我獵別人的人頭,幫企業主找高階主管。沒創業以前不知行路難。成立公司一年,我沒成功仲介成一樁案件。 
公司收起來後,我沉寂沮喪了一段時間,不知道該往何處去。我的存款,不多不少,但是經歷過40歲時找工作的艱難,我意識到,年齡,終我一生都會是我的敵人。 
我前頭風光,卻在40歲失業。我感覺,在適婚年齡失業,女生就會介意,不願意交往或論及婚嫁。我開完獵人頭公司又關閉,就沒機會再進入職場工作。我的女人緣就此進入冰河期。 
一天,朋友邀請我去上賽斯心法的課,免費試聽,這一上課,好像開啟我的另一扇窗戶。賽斯的「心法」強調心想事成。話說太陽和行星都是我的細胞,每個都充滿能量,只等待我去指揮。也就是說,它告訴我心想事成的祕密訣竅。 
       

接觸心法 好運又回來

我初次接觸這種哲理或是類似宗教的東西,殷殷的信仰過一陣子,然後神奇的,一切彷彿都上了軌道,自行運轉。忽然,我手頭上有一個工作正在洽談,朋友想去中國創業,他想找我參股,提供職位。另外,我跟賽斯協會裡面的一位講師莉絲談戀愛。莉絲長得像以前小象隊的團員,身材圓滾滾,面貌平庸,但這不重要,因為我們信念相同。
我興高采烈的跟好友說:「我可能快結婚了。」他潑我冷水,「那你豈不是到七老八十還在養小孩?」嗯,或許吧,但是那又如何!
我興沖沖的問莉絲何時要嫁給我?意外的,莉絲說她還年輕,也不確定要跟我結婚。
這一瞬間,讓我無法理解,這一刻,我忽然對我信仰的東西有質疑。本來所有的東西好像都欣欣向榮,在自己的軌道上發射光芒。在莉絲拒絕我的求婚後,我忽然有種掉落到失敗的循環的感覺。我對於所信仰的一切又開始質疑。這一質疑,壞事的宿命又開始掉落我身上。本來談了好久的工作,因為朋友覺得現在大陸景氣低迷,遂打消投資計劃,就胎死腹中。
一切又恢復不曾擁有希望時的沉寂,沮喪當然又伴隨而來。我始終搞不懂我信仰的東西到底是實體,還是出自我個人幻想。就這樣,本來無,進入到有。然後,有,又消失為無。一切彷彿是一場假象,或是落了一片白茫茫的大雪,然後復歸於寂靜。所以我又開始在得到與失去的患得患失裡循環輪迴。一切與初始彷彿沒有不同,只不過黃粱一夢。醒來,我仍在旅店裡,爐子上的黃粱上未煮熟。
對我而言,唯一真實的只有,榮華富貴如夢似幻,終歸泡影。
語墨╱台北         

//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upplement/20150501/36524163/%E4%BA%BA%E7%94%9F%E5%8B%9D%E5%88%A9%E7%B5%84%E9%BB%83%E7%B2%B1%E4%B8%80%E5%A4%A2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