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父親——沃倫·巴菲特


是全球著名的投資商、


2008年超越比爾·蓋茨的新世界首富、


眾多名流富豪擠破腦袋


寧願花幾百萬美元與其共進午餐的“股神”。


作為全球最引人注目的“富二代”之一,


 


彼得·巴菲特 會是一個怎樣的人 ?


而他的人生 又會有多「傳奇」呢...


趕緊來看看吧...


 

“股神”爸爸,其實只是個普通老頭


彼得的童年時光,是在美國中西部小鎮奧馬哈度過的。


父親在他兩歲時,花3萬美元買下了一棟建於20世紀初、


沒有圍墻的老房子。


那時,父親沃倫·巴菲特一點兒名氣都沒有,


家庭條件和其他普通美國家庭沒什麼不同。


 


很小時就知道錢要靠自己掙。


父親跟我和哥哥、姐姐說:


‘我的錢都是乾活掙來的,所以不會白白給你們。’


”為了掙一點零用錢,彼得總是搶著乾活:


掃地、擦窗戶、給花草施肥澆水……


 


那時候,彼得家的後門全天敞開著,


鄰居們可以隨時進出。


因為母親熱情好客又喜歡當“知心大姐”,


朋友遍布整個小鎮,女人們有什麼心事,


都喜歡來找她傾訴。


 


在外人眼中,


沃倫·巴菲特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股神,


但在彼得和他的哥哥、姐姐眼中,


他就是一個日漸蒼老的普通老頭。


至今,巴菲特和妻子還住在他50多年前


花 3萬美元買來的那棟老房子裡。


 


所謂財富和名聲都只是一種外在的符號


彼得小時候不知道爸爸是做什麼的。


“他每天早上8點準時出門上班,


無論多晚都會回到家裡來。從我很小時到現在,


爸爸就是這樣。他沒有變化。


所謂財富和名聲的遞增,在家人和他自己眼裡,


都只是一種外在的符號而已。”


 


彼得曾經問媽媽:


“為什麼一夜之間,


我們家就變得有錢了?”


因為有一天他突然發現,


幾乎所有人都在議論父親,


他走在路上,會有人對他指指點點。


 


彼得覺得非常奇怪:


我們的生活還是跟以前一樣啊。


電視機、冰箱和沙發用了多年,跟普通人家的一樣。


父親依然穿得普普通通,而母親還是那麼熱情開朗。


 


美國媒體和商界曾有這樣一種說法:


“巴菲特只會賺錢,不會花錢,更不會做父親。”


 


       



錢會讓父子關係變復雜


“當我問他為什麼別的小孩不用乾活就有錢時,


他總是說,因為你的父親是沃倫·巴菲特。”


但是,當彼得17歲時,父親在投資方面的才能


和他的財富開始被美國人津津樂道。


這一年,彼得經由《華盛頓郵報》


發行人的一封推薦信,進入了著名的斯坦福大學學習。


 


他跟父親說,如果自己不是巴菲特的兒子,


那麼就不會遭受別人的質疑了。


巴菲特說:


你為什麼不用自己的努力和成績來證明你當之無愧呢?


再說,你不是一直想要掙更多的錢嗎?


讀這所大學的商科是最好的起步。”


 


於是,彼得開始埋頭苦讀,花了一年半的時間,


將20門基礎課程全部修完。


但是彼得一點兒都不高興,


他跟父親說:


“如果我輟學,您是否會覺得臉上無光?”


巴菲特笑著答:


“你的姐姐和哥哥不也是這樣嗎?


人們頂多說你步了他們的後塵。”


 


父親還跟他說:


“我知道你一直想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比如做音樂家,而我曾經那麼希望你能做一個投資家。


我仍然記得你7歲那年,坐在鋼琴前,


把一首歡快無比的《揚基歌》彈成了哀樂。”


父親接著說,能把歡快的樂曲彈成哀樂,


說明兩個問題:


一是彈奏者心情糟糕,


二是他具備非凡的音樂天分。


 


       




中途退學的彼得準備投身於音樂創作,


但是,他身無分文。


不用問,父親不會再給他一分錢的生活費。


“因為我已經19歲了,而且父親本來就是個吝嗇鬼。”


彼得笑著說。


祖父曾經給了他9萬美元,


卻被父親拿去變成了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股份。


 


他跟兒子說:“再過10年,這些錢至少能變成900萬美元,


30年之後,也許就是5000萬。”


彼得卻很快就賣了股票,拿著這筆錢搬到舊金山,


租了一套小房子,成立了自己的音樂工作室。


 


然後,他在報紙上刊登廣告,


為人們提供錄音服務,每小時35美元。


斷斷續續地有顧客來,


一個星期錄幾個小時,賺一兩百美元勉強度日。


 


巴菲特卻不時地提醒兒子:


“要學會用自己掙的錢,去做更大的夢。”


 


終於等來了機會,


某天彼得正在擦洗他那部破舊的車時,


鄰居把他介紹給了自己從事動畫制作的女婿,


為一個新成立的有線電視頻道做10秒鐘的插播廣告,


報酬為1000美元。這讓彼得興奮不已。


很快,那個電視頻道因此而大火,


它就是著名的MTV音樂頻道。


 


從那以後,彼得可以靠作曲為生了。


“擴大音樂工作室規模、租房子、結婚,


購置參加活動的西裝。這些用的都是我自己掙的錢。”


當彼得得意洋洋地跟父親炫耀時,


巴菲特也不說話,只是微笑著點頭。


 


30歲那年,彼得已經是一對雙胞胎女兒的父親了,


一家四口住在一套不足100平方米的房子裡。


他很想讓妻子和女兒生活得更好些,


於是生平第一次開口跟父親借錢。


父親搖著頭說:


“金錢會將我們純潔的父子關系變得復雜。


你應該像其他美國人一樣貸款買房,


然後憑自己的能力把貸款還上。”


彼得在心裡告訴自己:


“我發誓,這是我最後一次向父親借錢。”


 


       



父親的愛不是金錢而是信任


父親拒絕借錢給自己,還是讓彼得沮喪了好一陣子。


他一氣之下貸款買了套大房子,


每個月要還幾萬美元的貸款。


幾年之後,他不堪還貸的壓力,


又將大房子賣掉換了套小公寓。


那一刻他突然明白了,父親那麼做,


只不過是想讓他自己去經歷和懂得生活,


父親的愛不是金錢而是信任。


 

彼得一度想把音樂舞蹈劇《魂》


做成巡回演出,但需要很大一筆錢,


父親跟他說:


“你先去籌到90%的錢,剩下的10%,我借給你。”


於是,彼得去找很多機構和人,


他們無一例外地問:“你沒有錢嗎?


關注微信思維導圖鮑老師沒有的話,


跟你爸要不就得了?”


 


彼得不得不厚著臉皮跟人說:


“其實,沃倫·巴菲特除了做慈善事業很大方外,


從不輕易給人一美分。”


原來,靠巴菲特的姓氏是借不來錢的。


誰會相信億萬富豪之子,


竟然會開口跟人借幾十萬美元?


 


靠著四處籌借的錢和父親借給他的那10%,


由彼得策劃、編寫、制作的音樂舞蹈劇《魂》


終於在華盛頓國家廣場盛大演出。


母親、哥哥和姐姐去看了舞蹈劇,


但是父親沒有去。“他沒有接到我的邀請。


我為什麼要讓他去破壞氣氛搶了我的風頭呢?


”彼得大笑著說。


 


然後,他出了數張專輯,


并憑借講述印第安原住民的劇集《500部落》


的配樂獲得美國電視界最高榮譽“艾美獎”。


他靠自己的努力,


為妻子和女兒在密歇根湖湖畔買了別墅,


也終於有了專業級別的音樂工作室。


彼得也讓所有人心悅誠服地這樣稱贊:


“我很驚訝你竟然沒有子承父業,但我更驚訝的是,


你居然成了音樂界的‘沃倫·巴菲特’。”


 


       

 


2006年,全世界見證了沃倫·巴菲特的一大善舉,


他宣布把大部分財產——高達370億美元的錢捐


給比爾與梅琳達·蓋茨基金會。


而在3個月前,巴菲特給彼得打了電話,


告訴他自己的想法。


 


彼得真誠地對父親說:“爸爸,我真為你驕傲!”


從不表揚兒子,而在兒子眼中也不可能有時間關注


自己的音樂的巴菲特,


在電話裡跟兒子說:“孩子,我也為你驕傲!”


 


對父親來說,兒子雖然沒有子承父業,


但他對自己喜愛的事業的投入和專注


以及即使功成名就依然不變的平常心和淡定,


都無愧於“巴菲特”這個響當當的姓氏。


 


彼得說:


“盡管父親積聚了很多財富,


但那些錢他最終都要用於做慈善。


對他來說,越來越多的金錢,


只是對他投資天分的一種肯定。


而我的音樂被越來越多的人聽到,


就是對我音樂才能的肯定。”


 


現在,彼得和父親每年最多能見四五次面。


平時,他們會互相打電話,


告訴彼此最近的動向及遇見了什麼有趣的人和事。


 


2011年初,


當彼得告訴父親自己的新書《做你自己》


即將出中文版時,對中國有著深厚感情的巴菲特


主動提出為他寫序。


當然,日理萬機的巴菲特的序言非常簡短:


“彼得的人生全憑他自己打造。


他衡量成功的標準,


不是個人財富或榮耀,


而是對廣闊世界所做的貢獻。”


 


不愧是「巴菲特」...


真是令人佩服,值得我們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