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中的下跪事件發生在中正紀念堂捷運站3號月台,女學生穿著明道國中的制服,靜靜的看著母親在人來人往的電扶梯入口向她下跪,不為所動,也沒有要將母親扶起的意思。據了解,這名女學生就讀弘道國中一年級,品性沒有問題,只是對課業不感興趣,最近因為家庭變故,母親對她期望較高,才會下跪求她好好唸書。

a.jpg
許多看到照片的民眾認為,母親自己也用情緒化方式管教孩子,而孩子可能也沒有能力應付母親對她下跪的情況,兩方都有錯。

照片曝光後,女學生被同學指指點點,情緒低落,學校已對她進行輔導。專家學者認為,下跪是不明智的溝通方式,不但無法感動女兒,對兩方也都會造成傷害,若親子溝通有問題,可以向專業業諮詢管道求助,也建議家長不要把課業看得太重,應鼓勵多元發展。


延伸閱讀~~媽媽「跪」女兒,可以期待嗎?

昨日在FB上流動狀態一直出現中天新聞;那則在中正紀念堂捷運站內媽媽跪求身穿學校制服女兒讀書的新聞。記者還跑到捷運站、跟學校拍攝畫面。原來的畫面該是當時路過乘客拍下PO網的。有人大罵小孩不孝、有人則指稱慈母多敗兒。

說真的,看到國中女生面無表情、雙手抱胸,跟打了馬賽克跪地的媽媽畫面,只有無奈、理解的心情(心有戚戚焉哪)。沒法兒怪責孩子孝不孝問題,也不是慈母多敗兒,應該是這位雙腳跪地的媽媽,已經找不到可以跟孩子溝通的方式了。

做媽的不想嚴格管教嗎?錯,現在的小孩打不得、罵不得,動不動就搬出113保護專線。跟孩子曉以大義,說之以理,他用課堂上學到的片段法律觀念滔滔雄辯,完全走個人本位主義的價值觀。問孩子,學校沒教你做人道理?他說這又不考試,老師沒教。騙誰呀,是你自己上課打瞌睡吧?!妳自己去問哪。有時,看著孩子,還真有錯覺,那裡跑出來怪物?!完全秀才遇兵的無奈。

以為做媽的只重視分數嗎?錯,每次開學一定出席家長日,重點就是到學校告知老師,我家小孩可以適度體罰(做媽的也很怕碰到情緒易失控的老師),也希望學校能加強品德教育。可是,沒用的,「一個」要求加強品德的家長抵不過「一群」想要孩子提高成績,考上前志願的怪獸家長。

做媽的也很用心聽教育專家講座,買青少年教育方面的書籍回來磕。可講的全跟實際發生的狀況不一樣,完全不瞭從何運用起?到後來,還真的要用〝跪的」。真的,也跟自己的孩子說過,我跪你,好不好?好像還真跪過一次,算他識相,也立刻跟著跪。哼!

這就是那天12/03總統辯論會宋楚瑜結辯中提及一位台中媽媽洪女士給他信的內容;現在的孩子,進到體制內學校,就失去三樣心,愛、感恩、感受力(沒聽過的,上YouTube找來聽下吧)。會如此大大的打進心的原因。

沒有倫理道德觀念,過度放大的個人主義,片段式的法律概念。是我們現在孩子身上的病徵。原諒我,用「病徴」二字。我們這些大人病了,所以,社會病了,教育病了,孩子自然也跟著病了。

一直在進行教育改革,可改革的體制內容永遠不符實際狀況、方向。慘的是,我們老百姓也不是人人都是教育專家、學者,能夠提出完善的教育改革方針,只能眼巴巴的希望握行政管理主導權的主事者能夠正本清源,善用真正瞭解問題核心、懂教育、有能力、也敢改革的教育人士。偏偏,幾乎所有攸關人民的政策,不論是教育、社福、經濟等等民生政策、只是拿來奪取權力、資源的工具。原諒아줌마,不用「爭」字,而用「奪」字。

政治是要負責任的。錯誤的政策,承擔後果的是人民、是國家。

其實,同是家長的,也很疑惑、迷茫。到底我們要把孩子變成什麼的「人」?還是什麼樣的「人才」?到底教育要怎麼辦?才不會變成領導者僵化控制民眾思想的工具,而是讓每個人都能懂人倫、懂思考?還是,得問問我們自己要台灣成為什麼樣的國家?要培育什麼樣的「人」?什麼的「人才」?可以期待,真正走對方向的教育改革那天的到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