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穿越中國網 袁全投稿




愛到極致,行到極端


「趁年輕,去旅行」——這是38歲的張昕宇和36歲的梁紅在歷時兩年,完成近2萬多海里的環球航行後總結的人生信條。


中國從來沒有一對夫妻會選擇如此「個性」的旅行:海盜橫行的索馬里,零下71.2攝氏度的世界寒極奧伊米亞康,核輻射籠罩的切爾諾貝利,世界最活躍的馬魯姆火山熔岩湖……


影像.jpg


這分明就是「趁年輕,去受罪」。海外對中國遊客的普遍印象是走馬觀花,出手闊綽。


生命反思


張昕宇和梁紅青梅竹馬,兩人在北京西城的同一個街區長大,靠做生意過上了富足的日子,他們也曾「土豪」地出國旅遊:去歐洲買名牌包,去馬爾代夫住海景房,吃著山珍海味,享受著富豪般的生活。那時他們的夢想並不脫俗:賺更多的錢,買更大的房子。


轉折是2008年的汶川地震。


當過兵的張昕宇,看著電視上的報導,坐不住了。不到兩天,他就組織一隻頗為專業的志願者團隊奔赴汶川。


張昕宇特別想救人,但是15天過去,挖出來的全是屍體。


回到北京,震區的悲愴場景讓他不能釋懷。他忽然意識到以前的活法是虛度光陰。他決定改變,要在有限的生命中,「任性」地做一回自己。


外面的世界


張昕宇選擇的目的地都是世界的邊緣。


他想去索馬里,是因為當年美國電影《黑鷹墜落》,他想去看看美國精銳部隊為何會敗在這裡。


他想去切爾諾貝利,不僅是出於對「死亡之城」的好奇,更是對恐懼輻射的一次自我挑戰。


他想去南極,是厭倦了千篇一律,講排場的婚禮儀式,想給女朋友一份世界獨一無二的禮物。


看似瘋狂,但他們知道,旅行從來都不是說走就能走的。


他們花了5年時間準備,從學游泳、潛水,到去國外學駕駛直升機、帆船、滑翔傘,幾乎掌握了所有載具的操作技能。


自嘲不愛讀書的張昕宇,花了半年的時間泡在圖書館查資料,學習各種地理、海洋、急救知識。他最後居然想到靠翻譯軟件給美國國務院寫信,希望能夠購買只有美國才有的精密儀器。


為了去瑪雅祭祀溶洞,他們用一年的時間向墨西哥各級政府提交申請材料。


將旅行設計得如此認真、周密,最後連極力反對的父母也被感動,一起為他們的行程出謀劃策。


然而,即便是這樣,質疑之聲從未斷過。


張昕宇想去北極圈宿營,一個外國人聽後馬上回覆,「不,不,中國人做不到。」


他去莫斯科學駕駛飛機,有一個高難動作教練就是不教,因為他覺得中國人學不會。

影像_001.jpg


去南極的路上,一個澳大利亞的旅行者把他們當成了土大款,反覆盤問他們知不知道《南極公約》,發生漏油事故怎麼處理,最後臨行前,還不忘嘲笑一句,「遇到麻煩找我幫忙,我每天的工資是6500美元。」


就連自己的同胞也不相信。在北京,有一個海洋專家,看到他們的帆船駛向白令海峽的軌跡圖時,竟說「他們會死在這兒。」


「氣的直哆嗦。」身材魁梧的張昕宇忽然明白,旅行不單純是為了實現小我。「在外邊沒有人知道誰是張昕宇,他們只知道你是中國人。」


最後,他們創造了奇蹟:2012年,他們成為第一對在零下71.2度地區露營的中國夫婦;首位完成馬魯姆火山熔岩湖勘測的中國人;2013年,他們的「北京號」成為史上首次同時穿行北緯40度和南緯40度的帆船;他們成為第一對在南極結婚的情侶……


天下大同


旅途中有外國人問張昕宇,「中國男人怎麼不梳辮子了?」


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製造的手機全球銷量第三……當中國越發走進世界舞台中央的時候,張昕宇卻驚奇地發現,世界還有一些角落對中國並不瞭解。


這對夫婦不會說太多的英語,所到之處,與人交流大都靠肢體語言。張昕宇說,當生活只剩下衣食住行的時候,不需要翻譯,誰都明白。


「還要靠行動,取得信任。」


2012年,他們和隨行的兩名攝影師準備進入瓦努阿圖的馬魯姆火山。當地土著人作為嚮導,和他們一起生活。土著人英語也不好,被殖民多年,土著人對外來人本沒有什麼好印象,曾經還有一些國家的探險隊因破壞土著的圖騰而被追殺。

影像_002.jpg

張昕宇每天主動為大家做飯,做好了飯讓嚮導先吃,結果每天兩個土著人吃的比四個中國人還多。但他們沒有怨言,始終是微笑相對,非常尊重當地人的習慣。


臨別前,土著首領拉著張昕宇的手,「說中文的人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在索馬里的國家資料館,工作人員給他們放了一盤1996年錄製的磁帶,當聽到索馬里人演唱的《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時,所有人都歡呼地哼唱起來。


張昕宇在《侶行》的書中寫道,天下大同,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是一樣的。


生死相依


旅途中常常要經歷生死。在馬魯姆火山,酸雨腐蝕導致通信故障,張昕宇好不容易下降到溫度高達1190攝氏度,距離火山口不到300米的位置,但他和山頂的夥伴失去聯繫,當時梁紅和隊友說,「如果老張發生意外,我也不走了。」


張 昕宇唯一想過放棄的時候也是因為梁紅。當時帆船在海上遇到了風暴,一個大浪打過來,為了降帆,張昕宇指甲都掉了。而原本就暈船的梁紅,在劇烈顛簸的船上滾 來滾去,一邊吐,一邊哭。看到愛人遭罪,張昕宇眼淚縱橫,跑過來問梁紅,「要不要放棄?」梁紅罵道,「都到這兒了,還說什麼放棄?!」


一路艱辛,讓女性承擔很多壓力,很多人都誇讚梁紅勇敢,但她說勇氣來自「老張」的陪伴。


有人常問,旅行一定要兩個人一起嗎?他們說一定要一起,因為少了分享的快樂是會遺憾的。


「屬於我們兩個人最好的感情就是陪伴和追隨,」梁紅說。


旅途中,張昕宇總能給大家製造驚喜。梁紅說她最喜歡的「禮物」,是他們一次夏天在停機坪清洗飛機,又熱又累,這時候張昕宇把水龍頭對著陽光澆水,那一刻,一道漂亮的彩虹浮現。


在南極企鵝的陪伴下,梁紅披上了婚紗。張昕宇還為她準備了一個驚喜,他把一路走來的經歷寫成郵件發給各國政要,希望能夠得到他們的祝福。


德國總理默克爾給他們的回信中寫道,「愛情不是終日彼此對視,愛情是兩人共同瞭望遠方,相伴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