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時間,最重要的人,最重要的事】

這號稱是“托爾斯泰的三個問題”,只是這個故事存在著許多的漏洞,還好,不影響最後的總結陳詞。

一天,有位皇帝遇到了這樣一件事情,有三個問題,只要他知道了這三個問題的答案,他就永遠不會再有任何麻煩:

做每件事情的最好的時間是什麼?

與你共事的最重要的人是誰?

任何時候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皇帝在全國張貼了榜文,宣告說,無論是誰能夠回答這三個問題,都將會得到重賞。很多讀到榜文的人馬上就動身去王宮了,每個人都有一種不同的答案。

第一個問題的回答,一個人建議國王制訂一份時間表,規定好每個小時、每一天、每一月、每一年所應做的工作,然後嚴格地按照這份時間表去行事。

只有這樣,他才有希望在恰當的時間去做每一件工作。

另外一個人回答說,提前計劃是不可能的,皇帝應該放棄一切無謂的消遣,保持對每一件事情的關注,以便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情。

其他一些人堅持說,皇帝一個人永遠不可能具備一切必需的先見之明和能力,以決定什麼時候該做哪一件工作,因此他真正需要的是建立一個智囊團,然後根據這個智囊團的建議行事。

還有一些人說,有一些事情需要馬上決定,沒有時間等待磋商,但是,如果他想提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他應該去請教術士和預言家。

對第二個問題的回答也是莫衷一是。

一個人說,皇帝應該全權信任牧師,而另外一個人勸告說,要相信神父和沙皇,還有一些人建議要信賴醫生。更有一些人希望信任武士。

第三個問題的回答也同樣是五花八門。

一些人說,科學是最重要的追求。另一些人則堅持認為是宗教。還有一些人則宣稱最重要的事情是軍事技術。皇帝對所有這些回答都不滿意,也沒有給予任何獎賞。

思考了幾個晚上之後,皇帝決定去拜訪一位住在山頂上的隱修者,據說那是一個開悟了的人。儘管皇帝知道這位隱修者從來不離山一步,而且大家都知道他只接待窮人,拒絕與有錢有勢的人發生任何瓜葛,但是他還是希望能夠找到這位隱修者,好請教他這三個問題。於是,皇帝把自己裝扮成一個樸實的農民,命令他的侍從在山腳下等他,而他獨自一人登山去尋找那位隱修者。(侍從們這麼放心,真是個和諧的國家!)

當皇帝到達這位聖者的住處的時候,他發現隱修者正在茅蓬前的菜園裡挖地。 當隱修者看見這個陌生人的時候,他點點頭,以示招呼,然後繼續挖地。這個工作對他來說顯然很吃力。他是一個老人,每次他把鐵鍬插進地裡翻土的時候,都會氣喘吁吁。

皇帝走近他,說:「我來這兒請你幫忙回答三個問題:做每件事情的最好的時間是什麼?與你共事的最重要的人是誰?任何時候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隱修者注意地傾聽著,但是他只拍了拍皇帝的肩膀,就繼續挖他的地去了。皇帝說:「您一定很累了。來,讓我助您一臂之力。」隱修者謝過皇帝,把鐵鍬遞給他,然後坐到地上休息。挖了兩壟之後,皇帝停下來轉向隱修者,重複了他的三個問題。隱修者仍然沒有回答,而是站起來指著鐵鍬說:「你現在幹嗎不休息一下呢?我可以接著幹。」但是皇帝繼續挖地。一個小時過去了,兩個小時過去了。最後太陽開始落山了。皇帝放下鐵鍬,對隱修者說:「我來這兒是為了問您是否能回答我的三個問題。但是如果您不能給我任何回答,請明白地告訴我,這樣我好上路回家。」 (嗯,有求於人,真是好脾氣!)

隱修者抬起頭,問皇帝:「您聽見有人在那邊跑嗎?」皇帝轉過頭。他們看見一個長著白色長鬍子的人從森林裡冒出來。他沒命地跑著,手摀著胸前流血的傷口。這個人向皇帝跑來,然而中途卻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覺,只發出一陣呻吟聲。皇帝和隱修者把這個人的衣服解開,發現他受了很重的傷。皇帝幫那個人徹底地清洗了傷口,然後用他自己的襯衫替他包紮傷口,但是血很快就把襯衫浸透了。他把襯衫漂洗乾淨,再次包紮傷口,並且繼續這樣做,直到傷口不再流血。(真是萬能的主,能刨地,會療傷!)

最後,那個受傷的人恢復了知覺,要喝水。皇帝跑到溪邊,打回一罐清水。在此期間,太陽已經落山了,夜晚的空氣漸漸變得寒涼起來。隱修者幫皇帝一起把那個男人抬到茅蓬裡去,把他放到隱修者的床上。那個男人閉著眼睛,靜靜地躺著。因為一整天又爬山又挖地,皇帝精疲力盡。他倚著門口就睡著了。當他醒來的時候,太陽已經升起在山頂上。(侍從們真是很放心他們的國王,一整夜不回家,也不見著急!)

他忘記了自己身處何地,忘記了自己到這兒來是幹什麼的。他向那張床望去,發現那個受傷的男人也正在困惑地打量著他。當他看見皇帝的時候,他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然後用極其微弱的聲音說:「請原諒。」

皇帝問:「但是,你幹了什麼要我原諒呢?」。

“您不認識我,陛下。但是我認識您。我是您不共戴天的仇敵,我曾經發誓要向您復仇,因為在上一次戰爭中,你殺死了我的兄弟,搶走了我的財富。當我得知你要獨自一個人上山來找這位隱修者的時候,我決定在你回來的路上,出其不意地殺死你。但是,我在那兒等了很長時間,仍然不見你的踪影,於是我就離開埋伏地點去找你。我遇到了您的侍從,他們認出了我,把我砍傷。很幸運,我逃脫了,跑到這裡。如果我沒有遇見您,現在我肯定已經死了。我原本想殺您,可是您卻救了我的命!我很慚愧,我的感激難以用語言形容。如果我活著,我發誓餘生要做您的僕人,而且我會命令我的子孫都這樣做。請原諒我吧!”(侍從們好淡定:一個大仇人跑進隱修者的森林,國王的去處,竟沒有一個人過來保護國王,是他們絕對遵命,還是他們的國王武功蓋世無雙?)

皇帝喜出望外,他沒有想到,他這麼容易就與一位宿敵和好了。他不僅原諒了這個人,而且答應退還這個人的所有財富,他還派自己的醫生和僕人去侍候這個人,直到他完全康復。在命令他的侍從們把這個人送回家之後,皇帝又回去看隱修者。回宮以前,皇帝想最後一次重複了他的三個問題。他發現隱修者在往他們前一天挖過的地裡播種。

隱修者直起腰來看著皇帝:「但是你的問題已經得到解答了。」

皇帝迷惑不解地問:「什麼?」

“昨天,如果你沒有因為我年老而對我生起了憐憫心,從而助我一臂之力,挖這些苗圃的話,你肯定會在回家的路上受到那個人的襲擊。那時候,你會很後悔沒有與我待在一起。因此,最重要的時間是你在苗圃裡挖地的時間,最重要的人是我,最重要的事情是幫助我。”

“後來,當那個受傷的人跑到這兒來的時候,最重要的時間是你幫他包紮傷口的時間,因為如果你沒有照顧他,他肯定會死的,你就失去了與他和解的機會。同樣的,他是最重要的人,而最重要的事情是照看他的傷口。”

“記住,只有一個最重要的時間,那就是現在。當下是我們唯一能夠支配的時間。最重要的人總是當下與你在一起的人,就在你面前的那個人,因為誰知道你將來還會與其他什麼人發生聯繫呢?最重要的事情是使你身邊的那個人快樂,因為只有這個才是生活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