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語言學家在印度發現瀕危語言僅800人在使用













說考羅語的考羅人


最近,在印度東北部的一個閉塞的山村部落中,語言學家發現了一種新的瀕危語言,他們把這種語言比作是語言研究上的『黑洞』。這種新語言被命名為『考羅語』。現在只有僅800人在使用,使用者年齡大都為20歲以上,並且這種語言沒有文字。


在印度,大約有150種語言屬於藏緬語族。這個語族有諸如藏語和緬語的400多種語言。然而,『國家地理尋找聲音計劃』的小組成員發現這考羅語與藏緬語族的其他語言有很大不同。


考羅語雖然屬於藏緬語族,但考羅語的發音非常特別,因素組合成單詞的方式也不同,單詞和句子的組織方式也很獨特。


舉例來說,阿卡語中,『山』這個單詞的發音為『斐尤』,而考羅語的發音則是『嗯噶』。阿卡語種,豬叫做『缶』,而在考羅語中,豬叫做『樂樂』。兩種語言大約有9%的單詞是相同的。


『考羅語跟阿卡語的發音差別太大了,這種差別就如同英語和日語的差別。』斯沃斯莫爾學院的語言學家大衛·哈裡森在他的新書《最後的語言使用者》中寫道。


考羅語是2008年語言學家們在研究另外兩種與考羅語處於同一地區的瀕危語言———阿卡語和米機語時,偶然發現的。這是一種從來沒有被記錄的語言,完全不為外人所知,完全沒有記錄。通過挨家挨戶的訪談,研究小組記錄下了這種新發現的語言。研究小組要爬上陡峭的山坡,乘坐竹筏纔能到達這個偏遠的山村。這裡的人們靠養豬和種植水稻、大麥等作物生活。村民們大都生活在竹屋裡。目前還不知道為什麼只有800到1200人的考羅部落會從有10000人的阿卡部落中分離出來。


語言學家發現雖然兩種語言不盡相同,考羅人和阿卡人都堅持他們是屬於同一族群。一般來說,小的語言族群會隨著時間的消逝而融入大的語言族群,除非這個小群體對自己的語言有著強烈的認同感。但是,在這個小村莊裡,阿卡語和考羅語,每個人都堅持著自己的語言,但又都承認大家屬於同一族群。


『考羅語是一個很有意思的案例,因為它很特別。』印度海德拉巴大學應用語言學和翻譯研究中心的薩巴羅教授並沒有參加此次對考羅語的研究。但他認為:『最有意思的部分在於:生活在同一個地區的兩個社區是可以保持不同的語言傳統的。但是,兩個部落都否認自己的特殊性,而認為兩家都屬於同一族群,並且小的語言族群還保持了語言的獨立性,這種現象十分少見。』
//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