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研究表明羅布泊5350平方公裡湖水乾枯僅耗時3年













資料圖:羅布泊


羅布泊的新傳奇


人跡罕至的羅布泊充滿了神秘色彩,這裡被稱為生命的禁區,發生在這裡的傳奇故事常常伴隨著失蹤和死亡,但羅布泊有著誘人的另一面,它是世界地質演變的活化石和氣候變化的記錄儀,是探險者和科學者的樂園。近日,30年來最大規模的一次科學考察在羅布泊展開,羅布泊的神秘面紗有望揭開。


本報記者隨科學家深入到羅布泊腹地,終於有機會一睹羅布泊的新傳奇。


羅布泊位於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若羌縣境內,歷史上曾是一個煙波浩渺的湖泊,湖面超過1萬平方公裡。這裡曾是一個物產豐富、景色秀美之地,歷史上,羅布泊的湖水養育了樓蘭古城的居民。西漢時人們稱羅布泊為『鹽澤』,東漢班固撰修的《漢書》中,則將羅布泊稱之為『蒲昌海』。元代稱之為『羅布淖爾』,這個稱謂一直延續到近代。最新研究表明,上世紀初,羅布泊湖裡還生長著數十斤重的大魚。但如今,這一切已變得面目全非。


10月28日,本報記者隨著白雲區委、區政府、中國科學院新疆分院聯合主辦的『彭加木羅布泊塑像奠基暨重走彭加木科考探險路誓師儀式』團隊前往羅布泊,一路上經過了戈壁灘、沙漠和雅丹地貌。從哈密市進入到若羌縣內不久,公路的兩側就會見到大片的鹽殼地。這是一種極不尋常的地貌,一塊塊的泥土從地裡翻起,凸凹不平,就像池塘乾枯後呈現的景象。


沿途無一根草木一只飛鳥


隨行的中科院新疆生態與地理研究所研究員、首席科學家夏訓誠說,這就是乾枯後羅布泊湖的湖底,這種地貌說明羅布泊湖乾枯的時間並不長。


羅布泊被稱為生命的禁區,我們沿著穿越湖底的公路一直行進了200公裡,仍未能走出湖底,沿途見不到一根草木、一個人影,甚至看不見一只飛鳥。當地土壤裡極高的含鹽量讓這裡寸草不生。


偌大的羅布泊湖為何會離奇消失,外界一直眾說紛紜。直到最近的一次科學考察纔將謎底揭開。夏訓誠說,根據他最新的研究成果表明,1959年時,羅布泊湖依然龐大無比,湖面達5350平方公裡,這源於1959年新疆發生的一次大洪水。但僅僅過了3年,到了1962年,整個羅布泊湖就完全乾枯了。


為何短短3年一個龐大的湖會突然消失呢?夏訓誠解釋說,1959年後,國家大躍進,塔裡木河和孔雀河上游大面積開墾,此後,塔裡木河和孔雀河就沒有水再流入羅布泊湖。『羅布泊湖是淺盆湖,湖水最深處為3.07米。這裡極其乾旱,一年就能蒸發一米的湖水,三年就全部蒸發乾了。』


這次新的研究成果將羅布泊湖乾枯的時間提前了整整10年,以前流行的說法是,羅布泊湖於1970年以後纔乾枯。


羅布泊變身鉀鹽基地


穿越羅布泊的公路名為哈羅公路,起點為哈密市,終點為羅布泊鎮。哈羅公路全長390公裡,於2006年建成通車。在不毛之地上修建公路源於羅布泊裡誕生了一間大型的鉀鹽礦企業。


羅布泊鉀鹽可以追溯到上世紀60年代,當時彭加木在羅布泊考察時,發現塔裡木河裡有鉀鹽,後來他進行取樣分析,得出結論:上游有鉀鹽,河的下游會形成沈積,應該就在羅布泊地區。


此後,又有地質專家對於羅布泊的鉀鹽資源進行了深入研究,探明儲量達1.74億噸。據測算,羅布泊鉀鹽的潛在價值超過5000億元。幾年前,國投羅鉀公司在當地成立,目前已形成每年120萬噸的生產規模,已成為全世界最大的硫酸鉀生產基地。


小鎮的生活是與水的戰斗


在車行了6個小時之後,我們終於到達了羅布泊鎮。羅布泊鎮位於若羌縣東北部,處於羅布泊中心區域,西北與新疆尉犁縣為鄰,北與哈密市、鄯善縣接壤。這裡是中國最年輕的一個鎮,2002年4月4日,羅布泊鎮纔掛牌成立。羅布泊鎮也是全國最大的一個鎮,面積約4萬平方公裡,但這裡也是全國鎮中心面積最小的一個鎮,全鎮只有散落在馬路邊的數十間房子。鎮政府也位於馬路邊,是一棟二層的簡易板房,鎮上沒有學校、沒有醫院,就連一盞紅綠燈也沒有。


羅布泊鎮所在的地方原本是一片無人區,小鎮是隨著鉀鹽礦企業的出現而誕生。


早上8點,天剛剛亮,太陽還沒有昇起,40歲的頡鳳英早早起床。她經營著一間看似普通的小超市。這間超市的外牆由磚塊搭建而成,沒有粉刷,房間裡沒有天花板,房頂覆蓋著一層塑料。這間小超市雖然簡陋,但絕對不同尋常。超市這一現代文明的產物,進入到了羅布泊,無疑具有象征意義。


頡鳳英每天的生活,都是在與水戰斗,她會用最少的水洗臉、刷牙,洗澡在這裡絕對是奢侈的事情。在鎮上,她一般不洗澡,一直等回到哈密時再進澡堂。水在當地是最奢侈的物品之一,鎮上所有的水都要從附近的鉀礦公司購買,一噸水50元,另外還要加每噸20元的運費。


小鎮上有一家四海旅社,有四五間房,這裡曾是礦業公司初創階段員工工作和休息的地方,如今成為了鎮上規模最大的旅社。與眾不同的是,這家旅社完全修建在地下,用作臥室的房間沒有窗戶,只有門與外界連通,這種深入地下的房間當地人稱之為『地窩子』,是羅布泊鎮的居民的普遍的居住方式。死亡傳奇仍在上演


小鎮雖然在地理上與世隔絕,但並不缺乏與外界的聯系,小鎮上甚至還有一間網吧。小鎮上還沒有發電廠,所以每家每戶都買了發電機,靠自己發電自用。


但有人居住的小鎮,並不能改變羅布泊生命禁區的稱號,在這裡超過99%的地方依然是無人區,離奇的死亡故事一直在這裡上演。


1949年,一架從重慶飛往迪化的飛機在鄯善縣上空突然失蹤。直到1958年,纔在羅布泊東部被發現,機上人員全部死亡。1990年,哈密有7人乘車去羅布泊找水晶礦時失蹤。


1995年夏,3名農場職工乘一輛吉普車去羅布泊探寶失蹤,後來人們發現了其中2人的屍體,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汽車完好,車上還有水、汽油。


所有的故事當中,著名科學家彭加木的離奇失蹤顯得最為傳奇。1980年6月17日,彭加木帶隊在羅布泊進行科學考察時,在庫木庫都克失蹤,此後國家出動大批人員進行多次拉網式搜尋,但不見任何蹤影,直到現在仍未找到他的遺體。


全國最乾旱的地方


羅布泊流傳的死亡的故事與當地極端惡劣的自然條件息息相關。首先是夏日的奇熱。


在夏季,羅布泊的地表溫度高達70~80℃。下午三四點時,帳篷裡溫度很高,蜡燭會自動彎下,巧克力糖融化成水。下午考察隊員也不呆在帳篷裡,都躲避在車底下避暑。


還有一個警犬三條腿走路的故事讓夏訓誠記憶猶新。1980年6月,為了找失蹤的彭加木,搜救隊請求派出幾條警犬支援。後來,人們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在滾燙的地面上,警犬竟然用三條腳走路,剩下一條腳輪換著休息。


羅布泊被稱為生命禁區,還源於當地的極度乾旱。夏訓誠說,羅布泊幾乎終年不降水,一年降水量僅為10毫米,但一年的蒸發量卻高達3000毫米到4000毫米。空氣相比濕度為零,這個也是絕無僅有的。由於極其乾燥,晚上把皮鞋脫下來,皮鞋會變形。


目前,科考隊正在收集羅布泊氣象資料。『看這裡能不能定義為全國最乾旱的地方。』


羅布泊的旅游正在起步


除了探險家和科學家之外,很少有游客來到這裡。據初步的統計,一年進入羅布泊的游客不超過200人。游客稀少,一方面是因為當地極其惡劣的自然條件,一年當中只有5月和11月,適合進入羅布泊。


另一方面,當地旅游條件談不上完善,甚至可以說是惡劣,普通游客只能住進鎮上的『地窩子』。


但羅布泊對於探險者有著獨特的吸引力,這裡有舉世聞名的樓蘭古城,甚至是人們尋找精神力量的聖地。第一次帶隊來到羅布泊給彭加木烈士塑像奠基的白雲區政協主席龐文洪稱,彭加木烈士那種奉獻科學、奉獻邊疆的『鋪路石子』精神影響著家鄉人民和千千萬萬的中國人。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當今時代下,紀念彭加木烈士勇於探索的科學精神、無私無畏的奉獻精神和自強不息的民族精神,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


新樓蘭計劃已報國務院


安靜的羅布泊會逐漸變得熱鬧起來,這種趨勢已無法逆轉。目前隨著鉀鹽開發力度不斷加大,一條從哈密到羅布泊鎮的哈羅鐵路正在加緊修建之中,以後前往羅布泊將變得容易起來。這對羅布泊來說命運未卜。


探險者越來越多,讓當地保護野駱駝的工作受到威脅。大量的地下水被抽到地面來曬鹽,也改變著羅布泊湖心地帶的局部氣候,盡管這種變化現在並不明顯。


對於羅布泊的未來,夏訓誠說,『我們在一個思考問題,以樓蘭古城和鉀鹽為切入點,來發展整個羅布泊地區。這個計劃已經以中科院的名義報國務院,國家現正在考察新樓蘭計劃。』


資源開發和探險熱昇溫給羅布泊野生動物保護帶來難題專家稱應加強保護力量相關保護法規也應修改


30年來最大規模的一次科學考察近日在羅布泊展開,其中一項重要內容就是考察羅布泊極其珍貴的野駱駝。科考由新疆生態學會理事長、國際野駱駝保護基金會顧問袁國映研究員帶著兒子袁磊一起進行,野駱駝的神秘面紗將被揭開。在考察間隙,這對父子接受了本報記者的專訪。


大自然充滿著神奇,在人跡罕至的羅布泊生活著一群野生動物,其中最珍貴的當數野駱駝。


野駱駝嗅覺十分靈敏,能聞到一公裡外的水源,而且聽到一點動靜,就會迅速跑開,在野外能親眼見到野駱駝的概率極低,但袁磊卻與野駱駝有著多次不期而遇的經歷。袁磊是新疆羅布泊野駱駝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中心工作人員,1997年,他騎著家駱駝考察野駱駝,在阿爾金山北麓發現了37頭野駱駝。2003年他又見到過50至60群野駱駝。


野駱駝珍貴堪比大熊貓


在袁磊的眼中,野駱駝極其珍貴,甚至超過了大熊貓,但人們對野駱駝的認識經歷了一個過程。袁磊說,以前業內以為野駱駝與家駱駝是一個物種,但根據兩者DNA分析結果,發現兩者基因差異為1.9%。『人與黑猩猩的基因差別只有1.6%,這說明在80萬年前,已經是兩種動物了。』


2002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布它是一個新物種。目前,國際上對野駱駝保護很重視,已將其提昇為極度瀕危物種。


目前,全世界僅存有800~900頭野駱駝,主要分布在我國新疆和蒙古國。我國主要分布在羅布泊、塔克拉瑪乾沙漠等地,以及與蒙古國交界地。


2000年新疆羅布泊野駱駝保護區批准建立,2003年提昇為國家級保護區。目前,整個保護區有7.8萬平方公裡,有500頭左右野駱駝,為全國第三大保護區。


除了野駱駝之外,保護區裡還有其他一些野生動物,包括藏野驢、盤羊、鵝喉羚、狼、狐狸、雪豹。保護區的海拔最低處為700多米,最高有4000多米,其中,阿爾金山有很大的匯水盆地,所以具備野生動物生存的條件。


袁磊說,保護野駱駝特別要保護好羅布泊裡的咸水泉,這些微咸水是它們的飲用水。由於歷史和其他原因,保護區裡還有很多鐵礦、煤礦。『這些礦會破壞咸水泉。發展與保護的矛盾比較尖銳。』


修建生態橋保護野駱駝


2006年,哈羅公路通車之後,對於野駱駝帶來的影響也是此次考察的項目之一。袁國映說,從目前研究來看,哈羅公路建成以後,野駱駝種群變化不大。


目前,一條穿越保護區從哈密通往羅布泊腹地的哈羅鐵路正在加緊修建當中。袁國映稱,通往哈密的公路對於野駱駝就有分隔作用,但是鐵路的分隔作用會更大了。蘭新鐵路修了之後,野駱駝沒有再穿越鐵路了。


為了保護野駱駝,他們參加了修建哈羅鐵路的環評工作,建議在哈羅鐵路途中修建生態橋,橋的高度達到6米,長度達到60米,盡量減少對野駱駝的分隔作用。『現在鐵路部門已經同意我們的意見,但到時野駱駝會不會穿越鐵路,現在還很難說。但有一點,處於繁殖期的公性野駱駝膽量很大,可能會穿越鐵路。』


人類活動帶來保護難題


人類活動加劇,給野駱駝帶來影響是袁磊最關心的問題,他說,人類進入羅布泊探險、撿石頭、采礦都會對野駱駝的生存環境帶來影響。


每年年終,都有進來打獵的人,『他們都是一些有錢、有車、有權、有槍的人,他們都是敗類。知法犯法。』


袁磊說,任何進入保護區的人都必須要過來辦手續,現在由於監管力量比較薄弱,只能進行流動巡護,『我們保護區管護人員一共纔30人,這麼大一個區域根本管不過來。』


袁磊說,當務之急應采取措施加強管護力量,建立一個公安派出機構。


建議大中型保護區開發


目前羅布泊地區大發展的藍圖已經開始描繪,哈羅鐵路正在加緊修建當中,羅布泊還計劃修建一個機場。資源開發力度的加大和外來人員的持續增多將不可避免,這也讓保護區遇到了越來越尖銳的保護難題。


該如何破解這個難題,袁國映研究員提出了一個建議,他稱大型、中型保護區應該可以開發。《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保護區條例》出臺很早,很多情況已發生變化。條例規定,保護區不能開發、開礦,但大型保護區,特別是野駱駝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面積太大,不讓搞礦產開發並不現實,地方也急於發展經濟,而且有些礦在保護區成立以前就已經在開采,屬於歷史問題。與其不能嚴格執行法規,不如修改法規後,平衡各方利益,進行規范管理。『法規確實面臨修正問題,目前正在修訂過程中,但一直沒有出臺。』
//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