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眾多的日本漫畫裡,在連載時期紅極一時的作品數不勝數,但完結多年依然人氣不減,甚至能稱得上影響一個時代的作品,畢竟還是屈指可數。但不管以什麼標準衡量,鳥山明和他的《七龍珠》絕對是其中之一。

                                       

從阿拉蕾到七龍珠                                        

1984年,鳥山明希望完結他已經連載了四年的漫畫《阿拉蕾》,這一要求馬上遭到了編輯部的拒絕——熟悉《周刊少年JUMP》連載制度的讀者都明白,這本漫畫雜誌上面的作品何時落幕,很大程度上並不取決於作者本人。高人氣的作品一拖再拖,低人氣的作品腰斬爛尾,這才是業界的普遍生態,至於當時的《阿拉蕾》,顯然不是後者,事實上它曾連續兩年都是雜誌的頭號人氣作品,絕對的王牌主力之一。

最後作者和編輯雙方妥協的結果,就是鳥山明必須在《阿拉蕾》完結後的三個月內推出一部新連載。而新作的風格首先提前決定,要吸取之前頗受好評的兩部短篇漫畫中的重要元素:“中國風味”和“功夫”,由之前《阿拉蕾》的單元搞笑劇轉成一部典型的JUMP式長篇冒險作品。

隨後和責任編輯鳥島和彥的進一步討論中,兩個人繼續為這部作品增加了從兩部古典名作而得來的重要創意。其一是中國的《西遊記》,鳥山明原本希望演繹一版科幻風格的現代西遊記故事,不過被鳥島否決了,最後大綱幾經修改,只借用了一些角色的名字等;其二是日本的《南總裡見八犬傳》,鳥山明從這裡得到的啟發是,他決定把新連載的主線定為:主人公為了尋找散失在各地的珠子而踏上冒險旅程,一路打倒敵人、獲得同伴。

這部漫畫自然就是1984年51期《周刊少年JUMP》上開始連載的《七龍珠》,而即便是鳥山明自己,大概也不曾想到這部作品後來會全方位超越之前已經算是獲得巨大成功的《阿拉蕾》,從連載時間到單行本銷量,亦或是全世界範圍的知名度,而最後的完結,更是遠比《阿拉蕾》時來得複雜艱難。

《七龍珠》初期的冒險劇情並沒有如預料一樣受到歡迎,一度人氣下滑到了十幾位的危險邊緣,這個時候編輯鳥島再度站了出來,認為應該在作品中增加“追求力量”的主題,漫畫隨後就開始了我們熟悉的“天下第一比武大會”,果然這之後人氣就急速上升,配合動畫的播出更是水漲船高,從1987年開始《七龍珠》就再度奪回了雜誌的頭號王牌位置,並一直把這個地位保持到它完結為止。

當時的《周刊少年JUMP》可謂全盛時期,一大批作品放到今天都是如雷貫耳的經典,80年代開始連載的包括《北斗神拳》、《橙路》、《城市獵人》、《聖鬥士星矢》 、《JOJO奇妙冒險》,90年代初則又出現了《灌籃高手》和《幽遊白書》,然而在《七龍珠》面前,這些作品最終都不得不甘拜下風,根據當時的統計,雜誌讀者群超過80 %首選《七龍珠》為頭號支持作品,毫不誇張地說,在整個漫畫市場,就只有“七龍珠”和“其他”兩類作品。

從1984到1995,《七龍珠》連載的年份,也是《周刊少年JUMP》徹底確立霸業的歷史。1984年雜誌的平均銷量約為350萬冊,隨後每年都不斷增長,1989年就已經突破500萬冊,1991年突破600萬冊,而在《七龍珠》完結的1995年,《周刊少年JUMP》正式達到前無古人的653萬冊這一數字,領先其他競爭對手一倍有餘。考慮到日本漫畫市場現今的整體衰退(2014年JUMP銷量僅為260萬冊),這個紀錄大概也是後無來者。而當中大部分的功勞,同樣還是主要歸功於鳥山明和他的《七龍珠》。

                                       

史無前例的完結作品                                        

如果按照鳥山明自己的想法,《七龍珠》的故事在天下第一比武大會上擊敗短笛後就可以完結了,但很顯然和《阿拉蕾》那時候一樣,編輯部要求故事繼續下去。於是新劇情引入了賽亞人的設定,舞台從地球發展到宇宙,開始了最為精彩的那美剋星篇,與佛力札一戰的超級賽亞人讓漫畫在讀者中人氣再度攀升到新高峰,也就更難完結。於是佛力札之後又出現了人造人,出現了賽魯,哪怕鳥山明在沙魯遊戲後讓主角孫悟空自己暫時領了便當退場,編輯部方面的意思還是故事得繼續畫下去。

事實上當時的《七龍珠》漫畫完結與否,已經不光是影響到《周刊少年JUMP》一本雜誌的銷量這種程度的問題,背後的集英社出版集團,改編動畫及周邊產品相關的萬代公司、富士電視台、東映動畫等一批大牌企業都會出現連鎖反應,以至於這件事上JUMP總編都沒權力作主,必須一路通報到集英社董事會來最終拍板決定,之後還得分別和上面公司的高層提前打招呼,在保密的前提下做好準備,把作品完結的負面影響降低到最小程度——能讓一部漫畫的完結出現這麼複雜的情況,《七龍珠》同樣也是史無前例的。

儘管有著這種種麻煩,但鳥山明本人的堅決態度起到了決定性作用,畢竟作者始終還是無可取代的。在各方面就此達成一致後,新劇情的魔人佈歐篇在連載開始就已經決定會是漫畫的最終章,只是初期保密工作做得十分徹底,連當時在任的JUMP總編堀江信彥都是連載後半段才知道的。而進入1995年,雜誌方面開始逐漸透露消息,正式預告《七龍珠》漫畫即將完結。終於在1995年25期《周刊少年JUMP》上,《七龍珠》刊登了最終話第519話,為這十年半的連載落下帷幕,單行本共計42卷,這在當時的JUMP已經算是屈指可數的幾部超長篇作品。

《七龍珠》完結的影響,在《周刊少年JUMP》的銷量變化上最為直觀的反應出來。隨著1996年在《灌籃高手》也宣告完結後,1997年雜誌銷量就跌回到400萬冊,更是多年來第一次被之前牢牢壓制的競爭對手《周刊少年MAGAZINE》在銷量上反超,一直到又過了兩三年,新一代的王牌《海賊王》正式崛起後這種情況才再度扭轉。(順帶一提,在《七龍珠》和《海賊王》之間那幾年,JUMP雜誌充當頭號人氣作品的是《浪客劍心》)

而《七龍珠》也耗費了鳥山明作為漫畫家的全部熱情,身心的疲勞讓他一早希望完結,對後面的故事坦承僅僅是為了連載而連載。《七龍珠》完結時,1955年出生的鳥山明年僅40歲,以漫畫家來說遠遠不到退休封筆的年紀,但那之後的近二十年時間裡,鳥山明都沒有再度執筆過任何一部長篇漫畫,僅僅是興之所致,不定期畫一些短篇作品,或是為《七龍珠》的世界觀補充一些設定。

當然作為遊戲玩家,應該會知道鳥山明除了漫畫家本職,還有另外一項重要工作就是擔任遊戲人設,其中最經典的自然是日本國民RPG《勇者鬥惡龍》系列,從1986年鳥山明被邀請加入初代遊戲後,堀井雄二、椙山浩一和鳥山明這三人組就是製作組中的固定陣容,每一代都必然少不了鳥山明的人設。以至於經常有玩家說鳥山明這些年就算沒有七龍珠的收入光是靠DQ這張長期飯票也夠賺了……而除了DQ系列外,鳥山明先後主要參與過的遊戲還有《超時空之輪》、《行星格鬥1&2》、《藍龍》以及幾款《七龍珠》改編作。

                                       

三十年來傳奇依舊                                        

和許多連載時紅遍天下,完結後迅速退熱的作品不同,《七龍珠》的人氣在漫畫完結後仍然一直延續下去,單行本發行量不斷累積,目前在日本國內各版本累計銷量已經超過一億五千六百萬本,一早成為日本漫畫裡屈指可數的“億冊”級別,而在被後起之秀《海賊王》超越前,更是毫無疑問的JUMP銷量第一的作品,在全世界範圍內更是有著近三億的銷量。

《七龍珠》的漫畫在1995年畫上句號,《七龍珠》的故事在那之後卻依然繼續下去,TV版的《七龍珠Z》在1996年1月31日播出最終話,但緊接著就繼續播出了《七龍珠GT》,而這部完全獨立原創,脫離漫畫劇情的動畫也在愛好者之間引起諸多爭議,焦點多數圍繞是否將其算作《七龍珠》正統作品問題。而歸根結底,《七龍珠GT》的誕生本身就是富士電視台和萬代公司希望漫畫完結後動畫能繼續延續下去,拿出企劃請鳥山明完成部分設定後的產物,由官方完成獲得授權的“同人”作。

除了GT之外,《七龍珠》系列衍生的常見改編作還包括劇場版和遊戲在內。從1986年首部劇場版《神龍傳說》開始,十年時間《七龍珠》竟然連續推出了17部劇場版,90-95年連續六年都是每年上映兩部,足可以想像當時《七龍珠》的熱潮,而時隔多年後,重啟的2013年劇場版《神與神》又重新找回了鳥山明擔任設定,仍然大賣30億日元的票房。而官方也表示會在2015年再度推出新的劇場版。

遊戲方面,同樣是自1986年推出首作以來,就接連不斷登陸各時代的各大機種,FC、GB、PS、PS2、NDS、Xbox360,一直到最新的PS4上的作品,預定在2015年2月5日發售的《七龍珠:超宇宙》。而粗略統計《七龍珠》系列改編遊戲目前超過50款以上,銷量超過4000萬套,雖然大部分並沒有原作者鳥山明的參與,但製作組多少也發揮了創意,加入了不少玩家想像過的角色,讓不少夢幻對決得以實現。

而《七龍珠》這個名字的價值,更不僅僅是這些數字所能反映的,若單以銷量方面的各種記錄,JUMP的新一代王牌《海賊王》已經在各方面實現了對《七龍珠》的全面超越,甚至某種程度上現在的JUMP對海賊的依賴程度比當年七龍珠尤甚,也就導致海賊未來的完結問題恐怕會比七龍珠時代更加嚴重……但《七龍珠》的影響則是更全方位的,它的成功證明了JUMP所選取的少年漫畫模式是顛撲不破的王道,一整代人看著《七龍珠》而長大,當中太多的要素被深深烙印進了他們的腦海中,神龍,比武大會,衝擊波,戰鬥力,超級賽亞人,合體術……《七龍珠》留下來的這種種名字早已經是耳濡目染,隨手拈來的固定記憶,遠不止於二次元。

在全世界範圍,《七龍珠》則收穫了更多的支持者,歐美國家對於《七龍珠》的喜愛同樣不亞於日本,至於國內,則更不用說。毫不誇張地斷言,《七龍珠》改變的不光是漫畫業界,而這個名字的價值更遠遠超出漫畫本身,足可以成為一項單獨的文化,在30年前和30年後,當孩子成為大人,它依然被世上那些和我們活過同樣時光的一代人所銘記。


好的文章需要大家的支持和分享,分享正能量,分享双赢,80%的分享收益,欢迎大家积极分享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