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當熱浪來襲時,不只是軍方,民間之戶外工作者如工地勞工、快遞、路邊收費員、機車騎士、運動員......及中暑的高危險群,也有因中暑不幸死亡的案例,從新聞媒體報導的中暑案例中可發現:一般民眾對熱傷害的預防及初步處理常識相當不足,導致自己、親人或朋友,已有熱傷害縣象卻並未察覺,更遑論現場未立即先做降溫處置,因而導致發生中暑及嚴重併發症的憾事。

                                       

中暑個案的初期表徵,可能僅呈現體溫過熱及神智不清,但若未獲得及時診斷與適當處置,其病況將逐漸惡化而出現凝血功能異常,以及肝、腎、心、肺等重要器官衰竭的嚴重併發症狀。因此,急診的醫療團隊是否能儘早正確診斷、及時適切急救,將決定病人的治療成效及預後。

感染、中暑,造成體溫升高的機轉不同,退燒針劑只對感染的發燒有效,對中暑的發燒是無效的。感染及中暑兩者造成體溫升高的機轉不同。感染發燒因病原菌造成發炎反應,刺激體內的發炎細胞產生發炎致熱因子而使體溫升高,退燒針所針對的是發炎反應;而中暑的體溫升高,是大腦的體溫調節中樞失能所導致,所以使用退燒針劑是無效的。且中暑所產生的各種併發症,多半都是熱對細胞及器官的傷害所造成的,中暑的病人若未在3個小時內將核心體溫降至38.5℃以下,死亡率極高。

跑馬拉松,也是導致中暑的高危險活動,跑馬拉松的訓練需循序漸進,逐漸增加時間、距離及訓練強度,並非所有參賽者都了解並做好準備。在比賽開始報名前,主辦單位須透過媒體宣傳教導基本知識,甚至舉辦專題演講,請專家講解相關運動訓練及熱傷害預防的常識;參賽者須有適當訓練及體力,若不習慣在熱天跑步的人,須有1-2周的「熱適應」訓練。


了解中暑                                        

讓發生率減少,死亡率趨於零                                        

朱柏齡 / 自序

1983年8月底,當時我是第二年實習醫學生,有天值班,晚上十點多急診室送進來一個中暑的軍人,肛溫高達攝氏41℃,神智昏迷,合併急性腎衰竭、呼吸衰竭及橫紋肌溶解症,雖經降溫及加護病房的急救,兩天後仍因多重器官衰竭不幸死亡。

該名軍人為家中獨子,7月剛考上大學,8月底至成功嶺接受入伍訓,在高三時因努力準備大學聯考,整年缺乏運動,夏天都待在冷氣房,很少在戶外活動,體重從80公斤增加到85公斤。台中成功嶺在8月份時還相當熱,白天氣溫常在32℃以上,相對溼度常在80%以上,入伍後所有士兵都接受嚴格的體能操練,作野外訓練時只能攜帶一壺水,有時因大量流汗卻無足夠飲水可補充。在入伍第五天,這位軍人的同袍就發現他體力變差,跑步時明顯跟不上,用餐時也發現他食慾不振,在第七天下午五點左右跑步時突然暈倒,立刻被送至醫務所,當時呈現發燒及四肢抽搐情形,隨後被轉送至地區醫院接受靜脈輸液、退燒藥治療、血液及影像檢查,但因病人持續高燒,且狀況持續惡化,血壓降低、呼吸衰竭需要插管治療、神智仍持續昏迷,因此轉送至三總,經積極治療後仍不幸死亡。

類似這樣不幸的病例是可以避免的,包括注意天氣因素、調整訓練方式、注意水份的補充、中暑高危險群的掌握、及時有效的降溫與適當的治療等,都可讓中暑的發生率降低;即便中暑,透過及時有效的處置,是可成功的將病人治癒,使他恢復健康的。                                        

接下來的數年,每年都有十幾例軍人因中暑而住入三總,有少數不幸過世,這些人過去健康狀況都算良好,且都是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未來有美好前程,卻因可預防的中暑而死亡,實在是家庭及國家的損失。

有鑒於中暑死亡案例不但影響軍力,有時會造成軍民糾紛,民國81年,國防部軍醫局推派我的恩師謝善德醫師,他當時擔任三軍總醫院腎臟科主任,專程到成功嶺入伍訓練中心,每天觀察官兵作息,了解環境及操練情形,提出防治中暑的建議。包括新兵的熱適應時程、不同熱指數時的操課注意事項、飲水原則、高危險人員的注意及管制、熱衰竭及中暑的症狀及初步處置原則等。

當時成功嶺訓練中心指揮官,立即根據這些建議對環境及訓練做調整,並邀請謝善德主任在對每梯次的入伍新兵做中暑防治宣導演講。自從實施中暑防治措施之後,隔年成功嶺訓練中心中暑案例大為降低,即使仍有少數中暑案例,也因個人及同袍間的警覺,及早發現、迅速處理,都能將病人成功治癒。

由於成功嶺訓練中心防治中暑策略成功,此防治措施後來逐步實施至國軍所有單位,國防部軍醫局頒布「中暑防治作業要點」通令所有單位據以實施,從此三軍總醫院腎臟科每年3、4月間會舉辦中暑防治講習,參加者為各軍種的醫護相關人員、帶領部隊操練的軍士官,分批接受講習後,回原單位成為種子教師舉辦中暑防治講習。鑑於中暑對軍方及民眾的重要性,三軍總醫院並於2010年成立中暑防治中心,建立預防及治療中暑的標準作業流程、加強對軍人及民眾的中暑防治教育訓練,並從事中暑相關的研發。至今二十年來,國軍積極推展中暑防治政策,軍中中暑發生率明顯減少,死亡率趨近於零。也在此感謝台北榮民總醫院張德明院長、國防部軍醫局局長吳怡昌中將,及腎臟醫學會理事長陳鴻鈞教授對本書的熱情推薦,並感謝各級長官,對中暑防治中心成立以來的支持。

民間舉辦馬拉松路跑時,中暑也常發生                                        

2011年5月,一位35歲男性上班族,參加內湖地區10公里馬拉松路跑時昏倒,被送到三總急診室,當時神智昏迷,肛溫為攝氏40.5℃,併發急性腎衰竭,呼吸衰竭及腦病變,經緊急處置後轉送加護病房,接受急重症及洗腎治療,3天後才脫離險境,一週後出院。

這位病人經常參加40公里馬拉松路跑,此次參加路跑當天氣溫為34℃,相對溼度80%,參加路跑前因公事繁忙連續熬夜加班數日,且當日水分攝取較少,所以雖然他平常體能極佳,仍在這次馬拉松路跑中暑昏倒。2013年7月,軍中發生一件體能操練導致中暑死亡案例,引起政府及民間波濤洶湧的重視,期間媒體不斷報導及討論,在閱聽這些報導內容時,我深感大家對中暑防治認知的不足。

2014年6月,大塊文化出版公司主編劉鈴慧小姐邀我書寫一本談中暑防治的相關書籍,有鑑於台灣夏天溫度及濕度均高,屬中暑之高危險環境,中暑一旦發生可能產生相當嚴重的併發症甚至死亡!因此教育大家了解中暑的各種高危險因素、症狀,及防治之道;才是減少中暑發生率的不二法門。這七、八個月寫稿期間,感謝劉小姐規劃進度,並幫忙修飾文稿使其更順暢,也感謝出版團隊提供插畫、美術設計、校對等等,使這本書圖文並茂。


好的文章需要大家的支持和分享,分享正能量,分享双赢,80%的分享收益,欢迎大家积极分享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