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演出電視劇「危險心靈」、「美味關係」,更因演出電影「九降風」中的沈培馨與「藍色大門」導演易智言的「危險心靈」劇中張心如的角色,紀培慧因此走紅,並凝聚出一群忠實粉絲。

▼紀培慧更出演變型金剛 4 的女軍官,登上國際舞台

                                                                               

紀培慧時常演出那種話不多甜美可愛的女生,今年 25 歲的她,昨晚卻在臉書寫下一段令人驚訝的自白:

陳為廷宣布退選。
而我也想以幼年曾遭遇過性騷擾的女性身份,來說些什麼。
那件事在我身上發生了三次。
                                       

                                                                               


念小一的我,可能因為個性較悶、長相特殊、或是其它原因,我一直教不到朋友。
也或許因為是當初5歲時,是在中國青島學中文,講話還有口音吧。
總之,我很不敢開口,不敢主動去親近其他小朋友。
事情發生時,是學校的自由活動時間,
所有人都群聚在一樓的戶外空間笑鬧,我站在樓梯口,隔著距離遠望大家。
                                       

                                                                               

我手握呼拉圈,也沒玩只是抓著;心裡好想走過去,問正在玩滑板的同學們,能不能讓我一起玩。
我癡望著,發了很久的呆。隱約覺得裙子裡內褲怎麼一直往下滑。手順勢往下摸去,才驚覺為什麼有另一隻好大的手抓著褲子邊緣
那個戴著棒球帽的男孩推開我,很快就穿過戶外空間,往滿滿是人的操場跑去。
我把呼啦圈丟了,跨開小小的腳一直猛追。
我好想大叫,可是我叫不出來只是一直跑。
想當然爾,我是追不過高年級的男生的。
我看著他跑進學校另一棟大樓裡,而我站在操場上氣喘吁吁。

                                                                               

驚魂未定幾乎要哭出來的我,決定回教室喝水。
因為我知道老師在那裡。
我忘記是老師先開口問我為什麼這麼早回教室,還是我主動告訴她。
我忿忿的道出:有人要脫我褲子。
我永遠記得老師說:「誰叫你都不跟同學玩。」
我啞口無言。我不知道,原來這件事的發生,是我的錯。
於是我安靜了。

                                                                               

同樣的情況發生了三次,但對方沒有一次脫成功,不管是裙子下的內褲,運動褲,或褲裙。
之後他消失了,
或許他覺得錯了、膩了,也或許畢業了。
時至今日,25歲,我仍然看見操場中央的紅色卡其帽,和那個安靜下來的小女孩。
因為性騷擾新聞的爆發,加上很多女性站出來分享自己過去。
有人護航陳、也有人譴責。
護航、譴責、決定宣布退選,

                                                                               


我認為這都是選擇歸於平靜、選擇不去討論,事情發生的根源的做法。
社會傾向害怕談論任何牽扯上「性」的話題或事件。
所以,大人對於小孩的遭遇,選擇「息事寧人」「大事化小」。
所以,反過來譴責受害者。
所以,叫我們要原諒,並且遺忘過去,繼續生活。
這麼多人同時站出來分享,擁有類似經驗(我相信不只女性、中性、男性)
                                       

                                                                               

顯示,這是個很好的時機點來正視,這些事情的根源。
顯示,我們的社會對「平等尊重他性」還需更多進步。
並且要更早教育,要從幼童就開始。
我們要改變製造出加害人的這個社會。
我想,當年老師可能認為,只是小女孩沒被脫成的褲子,所以不太在意。殊不知,更讓我受傷的,是她的處理方式。
若當時,老師能幫我找出那位男孩,請他誠懇地看進我的眼睛裡向我道歉。

我能成長為更相信人,更相信世界的女孩。
男孩的錯誤行為也能及早被教導,被矯正。
藉由這個時機,讓我們一起正面面對,陰暗的角落。
萬物都有裂痕,那是光照進來的契機。
                                       

                                                                               


看完有些網友表示:「這比較像惡作劇,跟性騷擾的定義不同吧?」,或者說「到底是真的還假的啊?現在都是當事人單方面的說法,誰知道是不是想紅啊」,也有人指出:「不過真的要講,搞不好那男的也是受到別人的指使,內向、孤僻的人,就會有人看她不順眼,校園裡面女生唆使男生去欺負別人是常有的事,好奇的是,他有跟父母講嗎?如果當初跟父母講,在去找老師討論,情況就不會再發生,或是可以找到加害人。」多數網友都鼓勵紀培慧:「有勇氣說出過往陰影,讚!」、「通常很內向的女孩,應該都會自己隱忍起來吧.......」無論如何,侵犯到他人這都是相當不正確的行為,快跟朋友跟想這個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