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帶著新歌《你是我的眼》來上海宣傳的蕭煌奇舉步維艱,


不僅因為他看不見這個世界,更因為那時的他,尚默默無聞。


2007年,《你是我的眼》在台灣超級星光大道上被林宥嘉一唱成名,


蕭煌奇的時代也終於來臨...


 

蕭煌奇的付出比常人更多,但他始終樂觀面對。


絲毫不自怨自艾,相反卻勸慰他身邊的每個人,不用擔心傷害自己。


這也許是成功帶來的自信,卻更是信念支撐著一切...


 


(以下內容,部分節錄自娛樂專訪蕭煌奇本人自述)


害怕被投以異樣眼光


而不敢跟旁人說『其實,我看不到...』


我從小就因為先天性白內障失明,


四、五歲動手術後才見到光明,


雖然無法像正常人一樣看得清楚,


但還是可以在矇朧中領略這世界的美麗。


 


小學三年級因弱視而進入啟明學校讀書,


但從來沒有想像過,也沒有體會到,


究竟『完全看不見』是什麼樣的感覺?


直到高一時才真正嘗到──


原來『看不見』是這種痛苦、憤怒到幾乎撕裂自己的經驗。


在此之前,我算是『盲人中的明眼人』,也就是所謂的『弱視』族群。


雖然無法像一般明眼人一樣看清遠方的風景,


但對於『眼前』的事物,只要拉近距離,貼近要看的東西,


也差不多可以和明眼人一樣欣賞眼前的風光了。


未料15歲時因為用眼過度再度徹底看不見,從此墮入黑暗世界。


 


『如果科技發達了,我願意用一切換回我的光明。 』


這一天何時能到來?誰也不知道...


倒是光明漸漸離自己遠去的那段日子,記憶猶新。


“我在高中一年級的時候,喜歡運動,打籃球。


一個下午,發現自己根本沒辦法接球,眼前都是霧氣。


怎麼辦?我不敢告訴別人,只能自己躲起來。 ”


可瞞得了多久?學校的老師看著我走路跌跌撞撞,


了解情況後問:“為什麼不告訴老師? ”


我回答:“我害怕失去,害怕你們以後看我的眼光。 ”


老師說,可怕的不是看不見,


而是沒有辦法面對自己,因此放棄自己。



       



當正視自己看不到,終於沉澱心情後,


我體會到自己正站在一個人生關卡...


努力凝視著不同出口的盡頭,


雖然看不見,但我必須做出正確的抉擇。


當所有以前認為可依恃的可憐視力不再提供任何幫助時,


我所能做的,就是盡快忘掉所有的痛苦與自憐自傷,


重新審視自己擁有的力量和資源,找到一個可以站起來的立足點。


 


本來就喜愛的音樂,在此時對我發揮了更深刻的影響,


使我無悔地走上了『音樂』這條不歸路。


聚集了熱愛音樂視障人士的『全方位樂團』,


也是在樣的心情下由我發起而成軍,成為國內少見的視障搖滾樂團。


雖然在這些過程中,我們吃盡苦頭,


但卻一直堅持下去,從未放棄對音樂的熱愛與執著。


我知道,這就是我要走下去的路。


 


“當你得到了能力就有了自信,你會覺得這也是上天的使命,


看得見的、看不見的角色你都扮演了,


只有你開心,大家才會跟著你開心。 ”



放開心胸,接收大家的"關心" 


鼓起勇氣,讓自己走進人群...


如果說接受自己是被迫,


那麼接受他人走近、了解自己,則需要更大的勇氣。


蕭煌奇堅強的地方就在於此。


“很多時候上節目,他們都會對你比較擔心,


怕這樣不行,又怕問的問題傷害到你。


我失明瞭那麼多年,早就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所以不用刪除你關於盲人的問題。 ”


 


因爸爸向黃小琥推薦,


沒想到幸運地被邀歌、紅片兩岸三地


正因為這樣的不“怕生”,讓蕭煌奇抓住了機會。


其父從事裝潢工作,一次偶然的機會為黃小琥家裝修做監工,


工作之餘,爸爸沒有忘記向樂壇前輩介紹自家兒子,


並送上了兩張蕭煌奇個人音樂會的門票。


如約而至的黃小琥聽完音樂會與他傾談。


2009年底,黃小琥突然致電邀歌,


蕭煌奇於是拿出了《沒那麼簡單》。


原本以為歌曲會被退回,沒想到竟成為了主打歌,


並在兩岸三地迅速地走紅起來。


 


       



進入唱片公司,


終於告別長達7年的自費歌手生涯


正是黃小琥和《沒那麼簡單》,


敲開了進入華納唱片的大門,


也讓我告別了長達7年的自費歌手生涯。


然而簽約國際性的大公司,


意味著蕭煌奇必須放棄自我的堅持,


接受別人的挑刺,應付更多的陌生應酬。


“但是,至少這次不用我自己花錢做專輯,


與其一直關著門想怎麼樣,


不如放開心胸接受大家對我的為人和音樂的檢驗了。 "


 


從那一個忽然不敢接球的下午到現在,


已有約 20 年的時間...


失去光影的世界,不但未成為禁錮我身心的黑獄,


反而是我創作音樂的豐富溫床,飽含魅力和生動的趣味,


這絕對是我當初想不到的。


 


現在的我可以很自信、也很自豪地說,


比起身邊的大多數人,包括明眼的正常人在內,


我活得更健康、更快樂,更能享受生活與生命。


而且,不管對於這世界或是自己心中的小宇宙,


我反而可以看得更清楚,目標更確定。


 


曾經歷過兩種生活的我,應該最有資格這麼說:


『眼睛雖然可以看清許多事,


但有更多事情,只用眼睛去看,是絕對不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