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意,等那一季又一季花开花落,白了头,鬓成霜;我愿意,栽下一棵又一棵连理梧桐,枝盘枝,根盘根。可是,两条直线一经相交,便再无期望。

——题记

还停留在原地,你背影消逝的地方。身后的富丽堂皇,不过是负心的记号、纸醉金迷的荒唐,我必需,为狠心天真付出代价,这代价,便是无尽迷茫。

不是我背叛了你,而是我背叛了自己;不是我抛弃了你,而是我抛弃了自己。这份爱,时而绵长,时而牵强;时而甜蜜,时而凄凉。想起你的容颜,我的嘴角依会上扬;世俗带走你的脸庞,我的心房依会受伤。

七月炎炎,至高无上的太阳,向我们展示他的荣耀,空旷的车场上,倾泻光芒。为你撑起蓬伞,只愿光明下的阴影,为你送去凉爽。汗水嘀嗒,滑过你亲吻的脸颊,那不是咸涩,甜若似糖。

九月萧萧,鲤鱼风伴着腥香,似如血的芬芳。那场宴会,是我精心的死局。我用双手,结束了爱情;我用剪刀,散碎了夏花。眼中鲜血嘀嗒,滑过你憎恨的脸庞,那不是痛楚,尽是失望。

或许,彼此都缺乏那份勇气;或许,彼此都无法忘记——相扪之缘。月旦花辰,风霜浸染,试问,能否将记忆中的碎片捡起,编织成散碎的片段还给时光;试问,能否用一生的血泪,换取岁月的原谅。

如今,叶落成江,花落成海,一句句心疼,独见苦泪千行。世事轮回,不过花戏几场;来生续缘,不过空求奢望。谁也不必承担,这份凄凉,爱情没有对错,只有期望。然而,人心肉长,谁都会怀念远去的脸庞。

过客,之所以不会留恋,是因为,他将风景藏匿在梦里。

黄叶飘零,飘零的是一场梦,当梦残碎,叶儿,便静静沉睡。

于这来来往往的红尘中,我愿如落叶一般,留下一行行沧桑,来纪念我们短暂的情缘。我会化成一片落叶,因为我,是落叶的化身。待到来世,飘飞在你行走的路上,用最后一刻凝视你背影的挽留。

不知时辰,亦不知生辰。

然而,时光匆匆,岁月蹉跎,纵百年难耐,你要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