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爱象氢气球,只有上升,没有缩小的机会。面对那层层的云层,我说不出半句。就象周围总是有你那模糊的身影,鳞次栉比的出现,好朦胧又有捷径,就象没入那田野里一样,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似那爱的地平线在一次次的扩展,伸延,那样的等价奇观的出现,海市蜃楼般进入我的眼线,就象亲眼所见,平静的海平面出现了海鸥的落脚点,翅膀折起大的折痕,在海的尾端出现一种特有的波澜。

平原、树林、海面、河流就象在我的意向里出现,那些连绵群峦和那不知名子的山峰,任由好大的天宇支配,我的那颗颤抖的心似进入膏肓的摇篮,任由那幽禁般的吞并,我被那甜蜜的美丽抛弃,那样的撕心裂肺,痛心疾首。

所有的尺度和丈量对我来说都是无所谓,因为我早已被上升替代。航程的勇敢,只有看水银般的降落,就象那白花花的瀑,从天空中飘洒,激醒那最美丽的部分。我不想成为爱的逃犯,我要有踯躅的精神,只为了那爱,我也要挺住,只因为我爱过,爱得是那么的轰轰烈烈,歇斯底里的。

由于所有的美丽都在梦里上升,那光芒四射的刹那,产生无穷无尽的美,似分散在我的梦中,那样的维和,致使我重返爱的舞台。

那一美丽的念想,就象不加思索的坠落,所有的法则都成为摆设,飞跃、腾翼、驾临都是探险,我把人类的幻想当成飞鸟的栖息,却不敢进入一种给予,跟飞翔成为死敌。

我也从不畏惧那些,总是把真理放在最显眼处,即使是最大的额头,我也要把它变成逡巡的目标,在美丽的情意中寻找清明的勇气,以证明我的一切。

你是我最大的诱饵,也是我精神鼓舞的对象,你就象天空飞翔的天鹅,好美、好纯、好洁净。你把那美丽的大氅给了我,我在那氅里为你加冕和鼓励。

我渴盼完成一次次的飞行,可是我不可能,只因你瞧见了我的怯懦,我只有在远处远远的看着,却不敢触摸你的身躯。

你的肉体常常在我的爱里战栗,就象那卡住氢气球的吊篮,不敢放松,我在拼命地拉住那绳索,不敢松开。

难道我的保护是多余的,所有的空气、地层、路标、道路都是那么的显而易见的,那儿屋顶上的风,也被凄凉的山谷替代,那挚爱的身影在哪?我的思维已经接近了疯狂,为了我所爱的,那朦胧的美和相见到的人,难道都化作幻影了吗?空气中的错误,空气中的渺茫,我问责自己,是不是世上最大的蠢货。那廖无止境的苦恼,歇斯底里的争执,以及那憔悴般的身躯,这叫我如何是好?那有翅的生命还能高飞吗?那无限的嘶喊能成为背叛吗?

我的爱、我的意志、我的壮烈都是为了你的所在。我的肉体早已成为你爱的栖息之地,不管你认不认可,但那都成为现实,氢气球的美,似你的灵魂在美丽中扑救。

无限的呼喊,无限的嘶鸣以及影像都是你的,我不想化成乌有,我要把你的美丽截取,象啼鸣的白鸽在那屋顶上飞来飞去,让你眼里的美,变成尤物般的美,潜藏在你的心目中。

空间与时间的对等,这让我有所领悟,你被掌控在我的额头上,铭刻在深深的记忆中,就象种子在繁衍,是那么的孕育美丽,根深蒂固。

我神祗的美,就是你,你是我生命的主宰,是我最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