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住在肯尼亞自然保護區的雄性北方白犀牛--蘇丹,今年已經43歲了。他的壽命大約可以到50歲,蘇丹在暮年沒有享受到兒孫繞膝的天倫之樂,卻“享受”到了40位持槍護林員的晝夜守衛。原因很簡單,蘇丹是世界上最後一頭雄性白犀牛。倘若他最後無法繁衍子嗣,白犀牛這一物種,將從我們的世界中消失,我們的後代在未來只能夠對著圖片嘆息,悔恨。

2009年,蘇丹和兩頭雌性白犀牛從捷克共和國的動物園搬到了肯尼亞的自然保護區中,他們此行的任務是為自己的種族繁育後代。之所以要搬到肯尼亞佩傑塔自然保護區(OlPojeta),是因為黑犀牛曾經在此處成功地完成了繁育任務。為了防止盜獵者傷害到世界最後一頭白犀牛,一個由40人組成的團隊持槍日夜守護著蘇丹。蘇丹的犀牛角也被提前拔掉了,這也是為了防止盜獵者的覬覦。

2009年,在蘇丹和兩位伴侶來到自然保護區前,大家都信心滿滿,希望蘇丹能將白犀牛的生命繼續延續下去。但是繁育子嗣的計劃到現在都沒有成功,壞消息卻不期而至,另外一頭雄性白犀牛蘇尼在去年十月死去,蘇丹成為了世界上最孤獨的一頭白犀牛。

為了保衛白犀牛家族的最後一枚火種,一群護林員晝夜不息地跟隨著蘇丹,保護他不受偷獵者的傷害。而這些護林員面對的不僅是惡劣的自然環境,還有隨時可能被偷襲的危險。他們每個人拿著自動步槍,冒著生命危險守護在蘇丹身旁。

蘇丹在草地上漫步,他的犀牛角因為安全原因,已經被人為切除。現在全世界僅存五頭北方白犀牛,在肯尼亞的蘇丹和他的兩位伴侶狀況尤為危險。

白犀牛數量的銳減主要是因為偷獵猖獗和自然棲息地喪失。 90年代,犀牛角每公斤的售價約合人民幣1700至5400元,而現今的價格已經飛漲至每公斤40萬至47萬人民幣。偷獵者在金錢的誘惑下頻繁向犀牛下手,北方白犀牛的數量在半世紀前有2000頭,而在1984年就驟降到了15頭。曾經漫步在非洲心臟的白犀牛,已經無法留下自己的足跡。

亡羊補牢,為時不晚,在自然保護區工作人員的努力下,一度瀕臨滅絕的白犀牛在十年前數量終於翻了一倍,達到了大約30頭。白犀牛在自然界中處於食物鏈的頂端,它們龐大的體型在自然界中從未遇到過敵手,可是就算它們的“鎧甲”再強壯,也抵擋不住偷獵者的子彈。

蘇丹的繁育計劃至今還沒有成功,而他則越來越老了。更棘手的是整個護衛團隊的財政狀況,他們在6個月中為護衛蘇丹花費了大概75萬人民幣。這一經費在過去一般都會由當地的旅遊業補給,但是因為肯尼亞近期的動亂,以及埃博拉疫情的影響,近期的旅遊業很不景氣,未來怎麼看似乎都是希望渺茫。

蘇丹住的自然保護區已經計劃向社會求助。的確,為整個團隊提供武器和保護實在是價值不菲,但是為了那僅存的希望,所有的人都要拼盡全力,幫助白犀牛家族繼續存活下去。這是人類的責任,更是人類對自我的救贖。圖中的蘇丹正在工作人員的幫助下進食,希望這一枚火種永遠不會熄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