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男子與人打賭半小時吃掉整只烤全羊










吾斯曼江當天吃的羊的重量一般需要兩個人纔能舉起。











一次能吃一只羊的吾斯曼江。


一個人吃掉整整一只羊?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事,卻因為打賭實現了,一名食客在30分鍾內將一只8.5公斤的烤全羊吃完,讓在場圍觀的其他食客目瞪口呆。


5月3日,記者聯系到了報料人尼加提。他有些激動地說:『當時我在場,和很多人一起看他吃掉了一整只羊。小時候我曾聽老人說過這類奇聞,但從未見過,所以不太相信。沒想到,我竟能親眼看到,真不敢相信!』


4月29日20時許,尼加提和兩個朋友前往烏市團結路上的一家烤全羊店吃飯。走到飯館門口時,他看到一群人圍著一只白羊羔正說著什麼,就湊了過去。


『六七個人對一個中年男子說,如果他一個人能吃掉籠子裡的那只羊,他們就給他付錢,如果吃不掉,就由中年男子自己買單。中年男子則說,如果飯館老板願意把羊宰了,他就可以吃掉整只烤全羊。一直站在旁邊的飯館老板聽他這麼一說,馬上安排工人宰羊。』尼加提回憶說,在等待烤全羊出爐時,中年男子和與他打賭的人聊著天,不少知道此事的顧客都放慢了吃飯的速度,有的顧客甚至給住在飯館附近的親友打電話,讓他們趕緊來看看。


兩個小時後,烤全羊出爐,飯館裡的氣氛一下熱鬧起來。當飯館老板用一只大盤子把烤全羊端進包廂後,中年男子及那些和他打賭的人也走進包廂,人們則圍站在包廂裡外,等著看中年男子如何把整只羊吃完。


『他先把兩只袖子捋了起來,之後用右手抓起盤子裡的小刀。他從羊的左後腿切起,每切一刀,盤子裡就會落下一大塊肉。他用兩只手捧著肉塊往嘴裡塞。啃肉骨頭時,他的臉上和嘴巴周圍粘滿了油、細肉條。』尼加提說,見中年男子吃得那麼香,他和其他顧客也都開始舔嘴脣咽口水了。


約20分鍾後,烤全羊脖子以下的肉都吃完了,中年男子切肉和吃肉的速度慢了不少。這時,有人勸他『別吃了,免得橕壞了。』但他還在堅持。


『兩個腮幫子鼓鼓的,頭和身體都開始搖晃,眼皮也快抬不起來了,看上去就像喝醉酒的人一樣。』尼加提回憶說,就在中年男子打算繼續吃羊脖子時,那些和他打賭的人向他認輸了,他們心服口服,痛快掏出400多元買單。中年男子便不再繼續吃了,一個人搖晃著走出了飯館。


昨日,記者在這家烤全羊店見到了店主阿先生。他告訴記者,吃掉整只烤全羊的中年男子叫吾斯曼江,就在附近打工,當天是因為和他的老板打賭纔引發吃掉整只烤全羊的事。


據阿老板介紹,為了吸引路人光顧他的店,他每天都會在店門口擺兩只活羊,當天吾斯曼江吃的是一只毛重12公斤的山羊羔,去掉羊頭、羊皮及內髒後的重量是8.5公斤。


『他太厲害了,我從沒見過這麼能吃的人,他不僅吃掉了一只整羊,還吃掉了兩個拳頭大的皮芽子和一盤涼粉。』阿老板回憶說。


在阿老板的幫助下,記者在烤全羊店附近的一處倉庫找到了吃烤全羊的吾斯曼江。他告訴記者,他是一名搬運工,今年49歲,體重100公斤。因為能吃,力量大,同事們喊他『帕力萬』。


『那天下班後,我和老板還有同事說起那家飯店的烤全羊很好吃,他們就問我能不能吃掉整只羊。30年前,我在伊犁的時候,曾和朋友兩個人吃掉了一只羊。我覺得自己吃掉一只羊應該沒問題就和他們打了賭。『吾斯曼江笑著說,離開飯館時,他的胃有點橕,喝了幾大杯水後就沒事了。現在,他看到羊肉還是非常想吃。
//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