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小弟弟巴掌 讓心情好好

             
           
             
更多專欄文章        

大家眼中,我們是感情很好的姊弟,但是以前不懂事讓我對弟弟深感歉疚。
從小到大我是班上的第一名,弟弟則是倒數幾名,我們差不到兩歲,同在一間學校難免被比較。曾經弟弟傷心哭著回家,媽媽見狀問他怎麼了,他邊拭淚邊回答:「老師在全班面前把我叫起來,說你姊姊這麼優秀,為什麼你這麼爛?全部人都看著我……」聽完轉述,我頗難過,那個老師曾是非常疼愛我的男老師。

升上小學五年級,成績仍然不錯,以為新的班級導師會喜歡我,但始終沒有,她經常在班上誇讚另一位女同學,即便我做得再好也沒用,這讓我不明所以。過了一年,參加班導她在外教學的補習班,才發現她對參加補習的學生特好,對我也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打掃工作也只讓我做最輕鬆的「幫她拿剩餘營養午餐到後車廂放」,她要打包帶回家當晚餐。小學生懂不多,開心自己地位提升,終於贏過那個備受寵愛的女同學。 
那時候還有體罰,印象最深的就是班導會打學生巴掌,冷不防的!她不會在外人面前破壞形象,能看見的只有我們學生。看見同學被處罰或因為一點小事被呼巴掌、破口大罵,小學生的我們完全不覺得應該要生氣,而是覺得被打的同學活該,只要被打的不是我就好,午夜夢迴總見她抿著薄薄上了口紅的嘴唇一張一合。 
       

自創新招 開高速公路

潛移默化之下,慢慢學會在生氣時用「呼巴掌」宣洩情緒,而唯一可以施暴的對象,只有位階比自己低的弟弟。我總是趁爸媽不在時下手,隱藏得很好,並且全然不分輕重,伴隨冷嘲熱諷,只要怒氣狠狠發出去就好,常打得他淚漣漣;時日一久他懂得反抗了,我便改打頭部,有時用手刀搓過弟弟的頭頂,我管那叫「開高速公路」。
如此經過2、3年,也忘了確切時間是六年級還是國中,有次只是站在弟弟旁邊單純地把手舉起來,弟弟便下意識抬起手來防衛,那瞬間內心崩毀:「我怎麼會讓我的弟弟變這樣?」媽媽也問我:「妳怎麼讓弟弟變這樣?」後來花了好一段時間告訴自己那是不對的行為,自覺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要改掉這個可恥的行為模式。成長歲月有段時間無法理解為何自己會學到這麼暴力的動作,不斷陷入自責情緒:「打人巴掌是多麼傷人自尊的一件事,而我竟然對親弟弟行之有年。」直到弟弟上大學後,有天晚上我將對他的愧疚道出,他只淡淡說沒關係,我才稍微釋懷。
很多事情都是慢慢回想起來才知道嚴重性,為人師表做的事情也不一定都是對的。如果再遇見她,我一定會對她說:「妳當年錯了!」
小豆漿╱高雄         

//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upplement/20140626/35917438/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at7813@yahoo.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