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頭拖把


某校的學生宿舍里曾經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
  某校的學生宿舍里,不用自己打掃衛生,只要把垃圾放在門口,會有校方雇傭的阿姨來幫助清掃的。那些阿姨每天起得都很早,一般早上4、5點就起床開始打掃衛生,掃地拖地。學生們經常會在睡夢中聽到走廊中的掃地聲。


  有一次,一個同學鬧肚子,半夜起床上廁所。由於在學生宿舍里廁所和盥洗室是連在一起的,他進廁所時,好象瞥到盥洗室有人在拖地。由於他急著上廁所,故也沒有多想,趕緊解決了再說。


  等他舒暢之後,想到剛才進來時好象看到盥洗室有人在拖地,一看表,凌晨2點,這麼早,怎麼會有人在拖地?他走到盥洗室,發現真的有人在拖地,他想我們學校的阿姨怎麼這麼早就起床拖地,真怪!但他仔細一看,發現地上都是血,而那個阿姨手里的那個拖把並不是一把真正的拖把,拖把上面是一個人頭,而用作拖地的是人頭的頭發。 他掉頭就跑回了宿舍,把剛才的事告訴了室友,可無人相信。


  你在大學里,有沒有在睡覺時,聽到過掃地拖地的聲音 ……


=============================================
女舍底廁


  在某校的女生宿舍中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一件事: 該校的女生宿舍,由於其建造於建校之初,因此設施比較簡陋,狹長的走廊中只有一盞燈,晚上被風一吹,晃啊晃的,十分恐怖。所以,那些大學中的妙齡少女,一到晚上就不太敢獨自去上廁所。


  有一個女生,宿舍在底樓。有一天,她吃壞了肚子,還沒到晚上,廁所就去了三次,她心里一直在擔心,最好晚上能睡得安穩一些,不要去廁所,因為晚上一個人去上廁所實在是有那麼一點…… 到了晚上,她由於心情過分緊張,總是想上廁所,但她想想害怕,所以一直咬牙強忍。到最後她實在是忍不住了,想要叫室友陪她去,一看表已是深夜1點多了,實在是不好意思,於是一咬牙,披了件衣服就走出了宿舍。


  晚上的走廊空無一人,只有一盞燈在風中晃啊晃的,她邊走邊哆嗦,好不容易捱到了廁所。剛蹲下不久,突然從後面伸過一個手臂,手里捏著兩張草紙,一張白,一張黃。有一個陰森的聲音說:“選一張。”她本來心里就十分害怕,再加上事出突然,搞得她更害怕了,但知道後面有人使她原本提著的心算是落地了。 “誰,這麼無聊!”“選一張。”“為什麼?”“選一張。” 總之,無論她怎麼說,後面總是這句話。後來實在沒辦法了,她只有選了一張白色的。這時後面說到:“白的三天,黃的七天。”就再也沒聲了。她問:“什麼三天,七天?”後面沒聲……她越想越怕,趕快收拾了一下,到後面一看,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這下她可害怕了,剛放下的心 又提了起來,趕快跑回了寢室。


  回到寢室之後,她把剛才的事告訴了她的同學,同學們都笑她,說她拉肚子拉壞了,神智不清。她堅持說,當時她腦子很清醒,沒有糊塗。後來一群女孩子討論下來,得出個結論:準是有人開玩笑。她這才放心。


  大家也就再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可是三天之後,該女生突然暴斃,沒人知道她是怎麼死的,她的病歷上記載著:死因不詳。


  只有她的室友才知道是怎麼回事,從此之後,晚上再沒有人敢獨自去上廁所了……


===============================================
鐘聲



 某大學的精神指標──傅鐘,也曾發生過女學生在鐘下苦候愛人不至, 憤而自殺的情事,後來就有了女鬼在傅鐘下鵠候的傳聞。更玄妙的是 ,只要有人在傅鐘下看見那個傳說中的女鬼,當天晚上十二點,傅鐘就一定會自動敲響二十五響,似乎是在為那個女鬼哀悼,鐘聲聽起來都有點悲傷的味道。


  不過何沅君的遭遇可就沒那麼浪漫了。有一回,她在暑假期間返回學校 宿舍拿東西,後來因為有點累了,便躺在自己的床上小睡。


  由於宿舍相當悶熱,睡著睡著,正迷迷糊糊之際,何沅君忽然被一陣心悸驚醒過來,兩眼才一睜開,便看見書桌前面站了一個女人。


  到底是不是女人,何沅君後來一直也不敢肯定,因為那時她看見的景象是模糊一片,根本分不清那個人是男是女(何沅君是個大近視,當時她正摘下眼鏡小憩一番。),只能由她的穿著及體型上來辨別。


  何沅君被這個女人嚇了一跳,繼而又發現自己不能動彈,原本還有點迷糊的神智,在那一瞬間全都清醒過來。
  問題是,她的神智清醒,反而讓她全身上下都緊張起來,因為她不僅不能動,而且也叫不出聲音來;更要命的是,那女人一直定住不定地站在書桌前看著她 ,不曉得下一步想做什麼?


  何沅君越想心里越害怕,冷汗一滴一滴地淌濕了全身。兩個人就這樣凝望了一段時間,最後還是走廊傳來腳步聲才化解了這個局面。


  那個女人如輕煙般消散,而何沅君也隨著那個女人的消失,瞬即恢復了行動的自由。她一個翻身便滾下床,急忙戴上眼鏡,卻發現房間里根本沒有人;再打開門一看,隔壁寢室正好有個人要進去。


  「嗨!你剛剛有沒有看見我房間里走出去一個人?」何沅君問道。


  「沒有啊!」 何沅君退回房里,只見自己的床鋪上被自己的汗水印出一道人形,不禁失笑出聲 ,可是一轉念,馬上聯想到剛剛站在書桌前的那個女人一定是鬼,要不然怎麼會來無影、去無蹤?


   一想及此,何沅君登時打了一個冷顫,馬上收拾好東西,逃也似的離開了宿社。


   然而,當暑假結束,何沅君返回宿舍後,怪事又發生了。有一天晚上, 何沅君和室友聊天,聊著聊著,何沅君突然聊起了她暑假回宿舍撞見鬼的事情,然而她的室友卻不相信有這回事。


  何沅君無趣地揉了一張紙,泄憤似的將那團紙扔進的垃圾桶里。奇怪的是,過了幾秒鐘之後,那團紙居然自己從垃圾桶彈跳了出來。何沅君看傻了眼,拿起垃圾桶來看,里面除了紙屑之外,並沒有其他奇怪的東西。


  「你怎麼啦?沒事抱著垃圾統干什麼呢?」室友看何沅君有點失神的樣子,便輕輕推了她一下。


  「好奇怪喔!我剛剛丟了一張紙下去,那張紙居然自己會跳起來!」何沅君如大夢初醒,一臉驚異地講述自己剛剛所看見的異象。


  「不會吧!一定是你看走眼了。」


  「不會錯的,你看!」為了證明自己的話,何沅君將那張紙撿了起來, 又重新丟進垃圾桶里。果然,過了一會兒,那張紙條便又跳了出來。


  「怎樣,沒騙你吧!」何沅君得意洋洋地對室友說,卻發現室友一臉驚怖地瞪著窗外 。


   何沅君被室友的神情嚇了一跳,也轉頭去看窗外,只見窗外浮著一個女人,面無表情地看著她們。何沅君嚇得扯開喉嚨尖叫,和室友兩個人抱在一起猛發抖,而窗外的人漸漸地往上浮,沒多久就消失了。


   其他人聞聲趕至,問何沅君她們發生了什麼事,何沅君結結巴巴地將剛剛的事敘述了一遍,還把那張紙拿出來再扔進垃圾桶里,可是這一次那張紙可就沒有再跳出來了,眾人自然都不相信何沅君的話,無趣地各自散去。


   至於何沅君和她的室友,至今還弄不懂那天發生的事倒底是真的還是假的,不過她和室友倒是做了一件事,她們兩個人合資買了一幅窗廉掛在窗戶上,而且打從那個時候開始,那扇窗戶就再也沒有打開過了。


故事转载自://www.twinsv.com/news.asp


       

请点击图片加入facebook:(天天都有鬼故事)        facebook_like_logo_1.jpg        


  
       



       


请点击图片加入Google+:(天天都有鬼故事)GooglePlus-Logo-Official.png         



       


爱看鬼故事,请点击加入       


banner11.PNG    
       



       


请点击图片加入:(天天美女图、视频)                
              



       



       



       



       



       



       



       



       






       



       




以上文章版权为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Miko , 人称“鬼古妹”,嗜好是“吓人、整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