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宦官並非都是奸的!笑說賢明宦官

譬如東漢和帝時期,有宦官鄭眾者,為人恭謹機敏,傾心王室。


當時,竇太後當朝,其兄竇憲依仗其勢,把持朝政,形成『外戚』集團,任人唯親,擾亂朝綱,朝臣皆瞑怕之,附和之。鄭眾對其敗壞朝政行為很是不滿,不與合流,暗中做著鏟除竇氏家族的准備。就在竇氏兄弟圖謀不軌之際,鄭眾輔佐和帝,一舉將其家族摧毀,從而穩定了東漢政權。




















還有大名鼎鼎的蔡倫,也是和帝時的太監,《後漢書》本傳說他有纔學,竭誠本職,犯顏進諫,匡輔得失。曾任尚方令,監造刀槍器械,鋒利精巧,後世效法。因其盡心職責,且有創新,封為龍亭侯。後任長樂太僕,監典著名學者劉珍等人校讎國家藏書之事務,可見蔡倫尚懂學術。尤使其千古流芳,乃是『蔡倫造紙』之事。考古發現,西漢已有紙張,僅由棉絮制成,原料單一,且用來裹物不寫書,這時書籍以簡策和縑帛為文字載體編就,但『縑貴而簡重,並不便於人』,蔡倫『乃造意,用樹膚、麻頭及敝布、魚網以為紙……故天下咸稱「蔡侯紙』」。就是說,他擴大了造紙原料,因為原料多樣,所以必須改進技術,纔能造出更多紙張,這些皆為蔡倫創新。如此宦官,對文化所做貢獻,實在了不起。


再有曹騰,漢末宦官,因功封費亭侯,擔任後宮高官大長秋。他職司省闥三十餘年,奉事四帝,未嘗有過。為國家舉薦了許多賢纔,如知名學者邊韶、堂溪典等。他不計人仇,一日,蜀郡太守遣屬吏賄賂他,被益州刺史種暠搜得相關書信,於是種暠彈劾他,並請求下廷尉案罪,此事被皇帝壓下。事後,曹騰未恨種暠,還常在皇帝面前稱贊種暠為能吏。呂強是漢末一位清忠奉公、有錚錚鐵骨的宦官,他有學術,善屬文,恨國腐政亂,多次上疏靈帝,抨擊『十常侍』禍國殃民,諫帝勤政節儉,清除腐敗,大赦黨人,重用賢能。因此,遭到『十常侍』的迫害,說他『與黨人共議朝廷』。昏庸的靈帝不辨忠奸,下令逮捕他,呂強聞聽,怒道:『我死不足惜,不聽我言,從此禍起。大丈夫欲盡忠國家,豈能對獄吏乎?』於是以自殺相抗爭。


當時宦者丁肅、徐衍、郭耽、李巡、趙祐等五人,他們不爭權貴,潛心研學,以清廉忠正自守。李巡和著名學者蔡邕等人,正定經書文字,『與諸儒共刻《五經》文於石』,誕生了著名的熹平石經;而趙祐博學多覽,既著述又校書,其學術得到諸儒的稱贊。另有小黃門吳伉,善為風角佔卜之學,以博達奉公著稱,知時不為用,常托病回官捨,從容養志,不乾時事。


再說唐代。自書契以來,便有宦人,而閹寺亂政,唐最為烈。他們統兵於政。廢殺皇帝、朝臣,荼毒黎元,無惡不作。但仍有善者,如俱文珍,《舊唐書》本傳載其為唐德宗時宦官,後從義父姓改名劉貞亮。他本性忠正,剛強仗義,反對宦官胡作非為,輔佐儲君,驅逐朋黨,權歸正直朝臣,使國泰民安十餘載。宦官楊復光也如劉貞亮,史傳說他『慷慨負節義,有籌略』。其不計私利,以國事為重,不畏艱險,曾統兵與黃巢作戰,『身先犯難,功烈居多』。一名受過腐刑之人,在社稷危亡之際,能為國解難,亦屬難得。


一般而講,刑餘之人,生理缺陷,心理也隨之變化,自然狀態下,外界條件不具備,只能自卑碌碌,生滅與時。宦官則不然,身處權力中心,有機會接觸帝王,扭曲的心靈和貪欲交織一起,一旦得勢,報復社會、報復他人,什麼事情都有可能做出,漢唐政權傾覆,與宦官秉政大有關系。而那些宦官中的善類,能恪盡職守,就很難得,若再能夠上匡君失,下利臣民,誠宜書而贊之。end-->
//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