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索羅米·熊,王下七武海之一,綽號“暴君”,性格兇殘,外表高大,實力強勁。他曾經被看做世界政府的忠誠合作者,自願成為人間兵器的實驗品,然而後來的劇情揭露他的真實身份是革命軍幹部,使他成為同時擁有政府同盟、七武海、革命軍三重身份的第一人。

                                       

受身無間                                        

大熊的原型會讓許多人大吃一驚,那就是有“黑色準男爵”之稱的巴沙洛繆·羅伯茨。羅伯茨是海盜黃金時代的最後一位具有相當影響力的大海盜,生活講究,穿著華貴,風度翩翩,不喝酒,儼然一位海盜中的十大傑出青年,和大熊的粗獷外表相差極大。但兩人也有很多相同之處。例如,羅伯茨做事喜歡斬草除根,劫船之後不留活口,這與大熊一貫有名的“暴君”風格很是相似。

革命軍在海賊世界裡是一股特殊的勢力,它以最終推翻世界政府為目標,組織具有相當程度的嚴密性(這一點從龍的身份在革命軍中幾乎無人知曉即可得知) 。但世界政府對其隱藏的能量極為忌憚,這種忌憚可能還在對四皇的忌憚之上,因為海賊並不像革命軍那樣把打倒世界政府作為主要目標。大熊能夠以七武海身份成功臥底,實屬不易。

在至今的漫畫中,大熊毫無疑問是身份明了的最高級別的無間道。他的臥底非常成功,不僅被世界政府委任為七武海,而且和其他七武海有所不同,似乎相對更被信任。一般情況下,世界政府只願和七武海進行分贓,除非特別事件(如除名老沙、大事件)才會召集七武海,大熊卻是例外。例如任命新任七武海的消息,由海軍來通知即可,但卻由大熊這個和莫利亞平起平坐的七武海來親自通知(能夠與索隆商量說明此刻大熊還未被徹底改造)。這種表面的恭順也有了效果,目前,沒有明顯的證據顯示海軍猜到了大熊的革命軍臥底身份。

                                       

大熊也可以在一些時刻藉著臥底的身份做出對世界政府不利的事情,最典型的無疑是在肥皂泡群島上將草帽一夥統統拍飛,使他們免遭黃猿等人的重手,還讓他們有組織地飛向適合自己修煉的地方。

加入革命軍的人大多都有著特殊的經歷和抱負,薩波、克爾拉等人是典型代表。那麼大熊會加入革命軍,必然也有他自己的理由,並且可以看出,大熊或者對世界政府仇恨極深,或者對革命軍期望極大,他甚至可以為了臥底工作而接受變作無理性、完全聽命於政府的兵器的改造。

大熊這個級別的無間道對於革命軍來說無疑非常重要,即便大熊自己願意犧牲,龍、薩波等人也需要考慮一下得失問題才能下這樣的決定。最終革命軍同意了大熊這樣做,說明大熊必然得到了某個和他性命價值相稱的重要消息。

由於目前線索太少,我們無法定論大熊究竟得到了怎樣的重要消息。其中一條值得注意的線索是,世界政府研究“人間兵器”的目的何在,是否是針對著革命軍?大熊自願接受改造,也似乎是為了革命軍能夠掌握相關的信息。此外,恐怕還和草帽一夥有不小的關係。

                                       

被拍走的兩年                                        

大熊先後與草帽一夥有三次相遇:第一次是在草帽一夥擊敗莫利亞後現身,受世界政府指令抹殺所有人,卻讓索隆接受莫利亞一戰中所有的傷痛後便罷手了;第二次是在天龍人事件中現身肥皂泡群島,在海軍眼皮底下將草帽一夥拍飛向各個方向,累得黃猿空手而歸;第三次就是在守傳兩年之後,終於等到草帽一夥歸來重聚。

大熊的做法,恐怕多多少少有索隆的成分在內。眾人疲憊不堪之際,索隆第一個挺身而出,最終也是他接下了大量傷痛,讓大熊就此離開。隨後在肥皂泡群島,大熊第一個拍飛的也是令他驚訝仍然未死的索隆,並問了他一句:“如果去旅行,你想去哪裡?”

在第一次相遇時,大熊曾經不動聲色地問路飛是否有個哥哥,隨著目前薩波革命軍身份的曝光,我們可以做這樣一個大膽猜測:大熊口中所謂路飛的“哥哥”不是艾斯,而是薩波。龍礙於革命軍領袖的身份不能對大熊說出有關的事情,因此,同在革命軍的薩波將路飛的事情告知了大熊。

後來的劇情也能夠漸漸印證這一點。大熊突然現身肥皂泡,怎麼看都不像是隨便來溜達的。在黃猿和雷利僵持不下時,大熊用殘酷的方式告誡路飛實力的重要性並將草帽一夥拍到各處去學藝,如果不是有所淵源,大熊沒有理由對草帽一夥施予這些恩情。隨後在雷利的話中也可以證實兩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第一是大熊是革命軍幹部的身份,第二是他與草帽一夥有緣並想幫助他們逃脫。這兩件事都可以與大熊、薩波之間關係的猜測有所印證。

                                       

大熊被徹底改造前,專門輸入了保護萬里陽光號的這一奇異的程序。為了保護草帽一伙的船,大熊兩年來死死守在船邊,自己落得損害無數卻保萬里陽光號絲毫無虞,這讓草帽一夥深為感動。而大熊也就此完成了使命,功成身退。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大熊只和草帽一夥見了兩面便如此慷慨援手,救了他們的命、送他們到學藝的好場所、還在他們飛走這兩年裡守住了他們的船,即便如我們之前所猜測,與索隆、薩波有絕大關係,這種施恩也足以讓人感慨萬千。

大熊對路飛的告別語很值得玩味:“我們不會再見。”其中多多少少聽得出一些遺憾的語調。在恐怖三桅帆船上,大熊見到了路飛的一呼百應,內心想必十分震撼——這個年輕的孩子竟有如斯令人折服的號召力。但此時的路飛連霸氣也不能使用,實力相比於真正的強者相差太遠,因此,大熊為了讓這個“有緣”的路飛能夠明白這一點,便在他眼前將其夥伴全部拍飛,讓路飛自己體驗那種實力不濟無法可施的無助感。大熊被徹底改造後,確實不能和路飛“再見”了,但今後路飛想起大熊時,也許會對這個嘴上不說卻一直幫他的貴人心存感激和遺憾吧。畢竟,今後大熊即便出場,恐怕也不能再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了。

大熊是無間道,後來又被改造成沒有理性的人間兵器,這殘酷的結局讓人聯想到了佛教中真正的“無間地獄”:趣果無間,捨身生報故;受苦無間,中無樂故;時無間,定一劫故;命無間,中不絕故;形無間,如阿鼻相,縱廣八萬由旬,一人多人皆遍滿故。

大熊的未來難以確認,甚至不會有未來,但他帶來的精彩卻不會謝幕。

                                       


好的文章需要大家的支持和分享,分享正能量,分享双赢,80%的分享收益,欢迎大家积极分享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