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圖]徐向前不穿元帥服:我老了穿軍裝有損軍人形象













徐向前元帥

















1955年9月27日,毛澤東主席在中南海懷仁堂給徐向前等授勛

















1925年底,徐向前在國民革命軍第二軍時的留影

















紅軍時期的徐向前


徐向前是出自黃埔一期的元帥,是十大元帥中唯一的北方人,是一個個性最為隱忍的元帥,是唯一會織毛衣的元帥。


生活中的徐向前心靈手巧、愛好廣泛,通攝影、喜戲曲、會樂器、能縫補、善手工、愛讀書、好書法。徐向前平常話不多,生活簡朴,不講究吃穿,一生說五臺話,愛好山西飯,平生沒有官氣,給人的印象比較"土氣",人稱"布衣元帥"。


徐魯溪:他簡朴慣了


徐魯溪是徐向前元帥的二女兒,是徐家唯一沒有當過兵的人。


徐魯溪表示,她非常認同把父親叫做"布衣元帥"。


徐魯溪找出那張她最喜歡的照片。照片上的徐帥身著便裝,戴著眼鏡,一臉慈祥,老人面部的老年斑清晰可見,而與之相映襯的正是衣領上的那個同樣清晰可見的補丁......後來,徐魯溪的弟弟徐小岩告訴我們說:"這塊補丁是爸爸自己縫的。"


徐向前元帥這張照片拍攝於20世紀80年代後期,那時走在大街上,已經很難看到一個穿補丁衣服的人了。


徐魯溪覺得父親的這種生活方式和態度與他的出身和經歷有關。徐魯溪說:"父親出身窮苦家庭,所以他習慣簡單。參加革命後,先在鄂豫皖創建根據地,接下來就是長征、西征、抗日,他簡朴慣了,這可能是父親一生的風格和特點。"


徐魯溪認為,子女們認可"布衣元帥"這個評價,不單單指他簡朴的生活習慣,還因為他一直在堅持著自己的理想,堅持共產主義的信仰,從不動搖,朴素而執著。


許多人都知道徐向前手巧,戰爭年代他曾自己縫補衣服,還自己動手織了件毛背心,而且一穿就是30年,最後成了徐家壓箱底的寶物。他去世後,這件毛背心纔捐給了博物館。


徐魯溪笑著回憶道:"1950年剛解放不久,在青島,爸爸把手槍的輪廓畫在木板上,再鋸下來,用燒紅的鐵條穿個孔當扳機,再用撲克牌卷個望遠鏡,我和弟弟徐小岩就是用這樣裝備來玩打仗的。"


在家裡,徐向前的另一個寶物就是他的小工具箱。平常家裡物件有個什麼小問題、小毛病,徐向前都會搬出他的工具箱,親自動手修理。


子女們對他的這種愛好也是心知肚明。每次出國考察回來,帶給他的禮物大都是一些國外出產的扳子、小刀之類的精美小工具,這時候的徐向前往往是最開心的。


徐小岩:我一直很後悔


像所有的家庭一樣,徐向前對兒子的教育非常重視,要求也非常嚴格。


上小學時,徐小岩是在八一小學,同學裡大部分都是部隊的乾部子女。每到星期天,一些家長就會派車到學校門口接孩子,而徐小岩從來沒有享受過這種待遇。


1966年,徐小岩從北京四中畢業後,正趕上"文化大革命"爆發,突如其來的政治風暴讓他失去了昇學的機會。


九一三事件後,軍中的一些人纔想起了被人遺忘的老帥徐向前,也想起了在島上守了4年的海軍士兵徐小岩。一位海軍首長到帥府探望時,順便問了問徐向前對孩子的發展有什麼要求。徐向前沈默片刻說:"小岩已經學到高三了,最好能讓他再上個學。"


1972年,徐小岩作為第二批工農兵學員被海軍推薦進入清華大學計算機系學習。


一向寡言少語的徐向前,在那個特殊的時期,為了兒子能讀書,破了一次例。


曾有人評價說,徐向前是黨內受委屈最大的人,說的主要是西路軍的歷史問題。在家裡,徐向前從來不談黨內的事情。一些重要文件,他都自己拿著,連秘書都不讓拿。而對於紅四方面軍的歷史、西路軍的歷史,他更是諱莫如深。他把許多事情都深深地埋在了心裡,有些事情,就是連妻子黃傑都不講。


徐小岩一臉遺憾地說:"他從來沒有給我講過,後來我媽媽也說,你要多了解一些你父親的事嘛。我當時就後悔了,這可真是一個遺憾。像他們這代人,真是有一肚子話沒處講的,要給我講講,起碼我還能整理一下,還原一些事情的真相,現在想起來真是後悔呀!"


近幾年,徐小岩一直在收集整理西路軍的史料,從中了解父親一生中重要的幾個歷史階段的真實情況。


在評價父親的時候,姐弟倆不約而同地表示說:他很正直。


徐魯溪說:"那時已經臨近「文化大革命'了,個人崇拜風已經開始刮了。有一次,在家裡吃午飯的時候,媽媽就說起來,主席那個英明,主席那個偉大。我爸爸就慢悠悠地說了句,也是大家的功勞啊。後來我心想,這話要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都能拿出來批判的。"


徐小岩說:"在政治上你不可能把所有的真話都講出來,但可以不說話,不說違心的話,做到這一點也不是很容易的。老頭子不會阿諛奉承,在這一點上,他是言行一致的。"


黃傑:你就穿上讓我看一眼


生活中的徐向前少言寡語,看似木訥,但卻是一個很有情趣的人。


徐向前愛養動物。長征時,年輕的徐向前騎馬挎槍,威風凜凜,和其他人不同的是,他的馬背上還有一只猴子。這只猴子在長征中陪他走了很久,也給戰士們增添了不少的樂趣。


徐向前喜歡聽和唱粵劇、河北梆子、晉劇,與粵劇名家紅線女和晉劇須生果子紅是朋友。自己還會彈揚琴、拉二胡,對攝影藝術也很在行,不僅自己拍攝照片,而且自己還動手布置暗房,配顯影液、定影液,很多早期珍貴的照片,都是他自己拍攝、放大、洗印的。


喜歡動手的徐向前表達愛情的方式也與眾不同。許多年前,朋友送給他兩根竹木拐棍。看到竹木拐棍比較光滑,手持和著地都有些不便,他便找到一些膠條,在家中一點一點纏好,又在兩根竹木拐棍底下安上一個橡膠頭,使其不易打滑。一根留做自用,另一根作為禮物送給了妻子黃傑。一晃幾十年過去了,徐向前去世後,拐棍依然和黃傑形影不離。


作為共和國元帥、黨和國家領導人,徐向前除了在正式場合外,一般都身穿便服。我們在大量的史料照片中,也很少看到他身著帥服的影像。


有一年,黃傑過生日,細心的徐向前問她:"過生日了,你要什麼禮物呀?"黃傑想了想說:"我也不要別的了,就是你當元帥以後,我從來沒看見過你穿元帥服什麼樣,你就穿上讓我看一眼就行了。"對這個出人意料的要求,徐向前答應得很痛快,他麻利地穿上元帥服,站在老伴面前,模特般地展示了一番......從此以後,那件象征著他一生榮譽的元帥服就再也沒有穿過了,一直靜靜地壓在徐家的樟木箱裡。


徐向前說:"我老了,穿軍裝有損軍人的形象啊!"


徐向前:這次走就回不來了


1990年6月27日,因肺結核病復發,徐向前再次離開了家,離開了住了28年的柳蔭街,住進醫院。


臨行前,他悵然道:"唉,這次走就回不來了......"


"好像是老人的直覺,他有預感。"徐小岩只要一想起當時的情景,父親的這句話便清晰地在他的耳邊縈繞。


在醫院裡,徐向前對妻子黃傑和兒女們講了他的三條遺言:"我死後一不搞遺體告別,二不開追悼會,三把骨灰撒在大別山、大巴山、太行山、河西走廊。你們要永遠跟著黨走,貫徹黨的路線,言行一致,說到做到。"


6月29日,老戰友李先念到醫院看望他,徐向前再一次鄭重地向李先念重復了這三條遺言。


1990年9月21日,徐向前在離開家三個月後,與世長辭。


徐小岩向前來吊唁的江澤民總書記轉述了父親的遺囑,江澤民總書記沒有說話。隨後,江澤民總書記讓軍委辦公廳主任李際均向徐向前親屬轉達了他的指示說:"徐帥是你們的父親,但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元帥,所以我們還是要送他一下。"


於是,"不開追悼會"、"不搞遺體告別"改為到八寶山"送別"。


徐向前去世後,解放軍總政治部給家屬發了8000多元撫恤金。這是徐向前留下的最後一筆財產了,黃傑一分錢都沒動,全部給了秘書郭春福,因為郭春福的孩子得了白血病。


元帥西行,教誨在耳,斯人已逝,家風猶存。

















抗戰初期,徐向前任八路軍129師副師長

















1942年5月,任陝甘寧晉綏聯防司令部副司令員兼參謀長的徐向前

















1943年3月,任抗日軍政大學校長的徐向前











1946年,徐向前與黃傑結婚時的留影

















建國後,徐向前任我軍第一任總參謀長


























1977年12月14日,徐向前與鄧小平在一起交談

















1978年,徐向前在軍委座談會上講話

















1981年11月8日,徐向前八十壽辰的留影

















1988年6月2日,徐向前接見紅四方面軍戰史修改領導小組成員
//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