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在鄉下的爺爺,結婚後跟奶奶離鄉背井到都市討生活,夫婦倆胼手胝足養大小孩,原以為可以安享天年,卻罹患肝癌,發現時已是末期,儘管醫生宣告藥石罔救,家人依舊抱存希望一線,聽到任何偏方,再遠再貴也要試試,日漸削瘦的爺爺未見起色,不到半年過世。結襟40餘年鶼鰈情深的奶奶,思念往生的爺爺,想知道陰陽分隔的他是否過得安好?朝思暮想,卻從未能夢見心懸掛念的枕邊人。
聽聞台南有位道士,精通觀落陰,奶奶滿懷希望前往道壇,希冀能見上爺爺一面。道士劈頭就問:「妳找往生者有事嗎?」
「想見他一面,問他過得好不好?」


       

天人兩隔,何必打擾往生者?」道士拒絕了奶奶的要求。失望的奶奶,並未放棄,四處打聽能見到爺爺的方法,卻無能成願。信仰篤深的奶奶,早晚三炷香禮佛祭祖,叔公建議奶奶在家裡的神祖牌位前焚香祝禱,對著神主牌位,傾訴心中的思念。 
       

綠草如茵 笑顏重逢

少女穿過一大片草坪,走進一棟紅瓦白牆的建築,穿過迴廊,推開落地窗,佇立在陽台上,遠方草木扶疏,她凝望著眼前陌生的場景,不曾到過的地方。
「阿雲……。」
少女朝著熟悉的聲線轉過頭,眼前這位翩翩少年是爺爺年輕時的模樣,荳蔻年華的少女是奶奶,少年站在草坪上對少女笑著,揮了揮手,轉身朝樹林走去。
醒了,夢醒了,夢中的爺爺脫離病痛的折磨,回到年輕初識時的模樣,溫暖的笑容,奶奶寬了心。
南非生意上軌道後,我們搬到更大的房子,將奶奶接到南非。擔心祖先沒後嗣祭拜的奶奶,堅持將神主牌位帶到南非。新家留了次客廳當公媽廳,南非沒有公媽桌這種家具,奶奶啟程前先到鹿港挑選合意的公媽桌,海運到南非。
奶奶一到南非家,不顧長途飛行的奔波勞累,趕緊將神主牌、香爐安奉在公媽桌,擺上媽媽事先準備好的祭品,手持清香口中念念有詞,感謝祖先保佑,晚輩能有今日成就。祭拜後,奶奶站在公媽廳外的陽台上,默默地流著淚。
我擔心她不習慣新環境:「奶奶,想念台灣的家嗎?」
她盯著眼前的綠草如茵景色搖了搖頭,笑中帶淚地說:「這是我夢到你爺爺的地方。」李歐╱台中         


//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upplement/20140826/36044284/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