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要籌學費,一滿18歲便到KTV工讀。那年很辛苦,體寒、經痛非常擾人。當我第一次感受到經痛,那種哭爹喊娘的痛,是連止痛藥都必須加重劑量才有效。我常在上班時感覺冷,無奈制服不能加外套。


一日同事金姐說:「妳有沒有感覺3樓特別冷?尤其是311(包廂)。」聽她這麼說我才發現,1、2樓還好,至於4樓(在KTV稱5樓)則是除非滿包否則不會開場,每次把我冷到連頭都昏沉沉的就是3樓。


我格外留意311包廂,明顯感覺內外有溫差,包廂內冷得就像冰窟,詭異的是客人對此渾然不覺,一臉暈陶陶。


打混是服務生的樂趣,偶爾同事會趁做總清的時候在包廂閒聊或睡覺。那一日,金姐在3樓做完總清,躺在311包廂的沙發上睡著了,迷糊中聽到交談聲,有人說:「嘿!就是不讓你們唱。」她以為是其他同事在說話,連忙問:「是什麼不讓誰唱?」交談聲頓時停止,金姐眼睛睜開,包廂空無一人。
「可是我完全沒聽到有人從包廂走出去的聲音啊!」金姐很困惑。所有同事皆否認進包廂,包廂隔音很好,聲音不可能從包廂外傳進來還那麼清楚


       

同樣是3樓。有天總清做到一半,金姐聽到某包廂隱約有歌聲,問題會做總清代表這個樓面沒有開場。金姐以為哪個同事又在鬼混,遂打開包廂門說:「不要鬧了啦!」結果看到的不是摸魚的同事,而是4、5個已經焦黑的「人」在唱歌!當下尖叫著連滾帶爬的逃出包廂。這事傳開後,上頭很體恤的不安排金姐在3樓值班,表面上說沒事,私下卻偷偷燒紙錢。 
還有一事怪怪的。A機器是自動播歌裝置,它有個機械手臂可以夾黑膠碟唱片,主要負責粵語歌和日本歌,某種程度算「插播」功能,它在播歌時,伴唱機就要停下來等它。A機器一天到晚故障,它會顯示自己正在放歌,讓伴唱機停擺,明明主控室的同事播歌速度正常,但因為A機器「宣稱自己有放歌」的情形下,客人常苦等不到歌曲而火冒三丈。 
我以為A機器是個爛機器,但後來到別間KTV服務,發現別人的A機器都正常得很。才知道當時這家KTV的A機器怪得離譜。「假裝自己有在放歌,不讓伴唱機放」,搞得像有人格一樣,而且每當客人唱得正爽就搞一齣,根本是在「叢康」。 
       

輪到我了 眼前一黑

一日我在樓面做總清,將包廂門推開時,忽然天旋地轉,無力倒地,整個人彷彿瀕臨死亡,冷汗一顆顆從後腦杓湧出。那很像是女孩子貧血時,一瞬間站起來眼前一片黑。不同的是我眼前是一片血淋淋的腥紅,視線模糊到要看不見。
在我小時候也發生過這樣的事,有次去參加喪禮「煞到」,完全說不出話,冷汗直冒,整個人快暈厥,在旁的法師見狀,連忙用中指點了我的眉心,念誦佛經,整個人馬上好起來。
我坐倒在地的那幾秒,眼前的那片腥紅迅速轉換成暗黑色,第一次感覺到生命正在離開我,虛弱得無法反抗。說時遲哪時快,我感覺到一隻大手,大力的從我脖子後面的那兩條筋狠狠捏下去。我痛到忍不住飆髒話,覺得那麼痛還不如死掉會比較好,怪的是,那份痛旋即轉換成一種煥然一新的舒暢。眼前那種怪異黑紫畫面快速褪去,接著視線清明無比。
見我好多了,經理連忙安慰:「沒事了,以後不會給妳安排三樓的工作。」
三樓?經理沒說,我還沒注意到事發地點是三樓呢!上次金姐撞鬼的地方也是三樓!三樓發生靈異事件的機率到底有多高?上次主管們偷偷燒紙錢,難道這次也要這樣嗎?
正因如此,我決定離職,改去別家KTV。怪的是,我的經痛不藥而癒,而且同樣是夜班同事,臉色雖然疲累,卻沒有之前同事的慘白、無精打采,流動率那麼高。
蛇夫座╱新北         

//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upplement/20140914/36083768/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at7813@yahoo.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