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马来西亚的财富故事和腐败故事。在这个国家,据世界银行统计,15%的人掌握着80%的财富;在这里,官员、裙带……贪婪的权力总是能找到下嘴的蛋缝,并免于惩罚。腐败者经常把一句话挂在嘴边——“世界上谁当了官,不都是这样”



一宗巨额腐败交易究竟是如何谈成的?事情可能比你想象的更加赤裸裸。



总部位于英国的国际非政府组织“全球见证”(Global Witness)派工作人员假扮投资顾问来到马来西亚砂拉越州(Sawarak),他们被当地政府介绍到了州长亲戚那里,之后发生的一幕幕都被秘密地记录了下来——如何逃税、如何拆迁、如何打点官员都由对方亲口和盘托出。



这些录影最终被剪辑成一部短片《砂拉越:暗影深处》(Inside Malaysia's Shadow State),并在2013年3月20日马来西亚大选造势阶段放在视频网站YouTube上。如今,这个视频浏览近130万次,而涉事的官员依旧毫发无损。接下来,怎么办?



“你在和大人物打交道”


“全球见证”与马来西亚砂拉越州的腐败碰撞纯属邂逅。



“全球见证”的马来西亚专家亚历克斯·贺兰(Alex Helan)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砂拉越是马来西亚最大的州,与英格兰差不多。这里原来遍布原始森林,如今只剩下5%不到。我们只是想知道出了什么问题。”



于是,“全球见证”的人假扮成投资顾问前往砂拉越。短暂接触当地政府之后,2012年3月,他们被打发给一家名为“丰殷农业”(Ample Agro)的私人公司。剧情由此出现了超乎想象的转变。



私人公司轻易拿出一块5000公顷的林地,开价1600万美元。而“全球见证”查核政府交易记录发现,“丰殷农业”在2010年获得这块地时只花了30万美元。故事的主角由此横空出现。原来,公司的所有者是前砂拉越首席部长泰益的两个女儿,同时也是现任首席部长泰益·马哈穆德(Abdul Taib Mahmud)的表姐妹诺利亚(Norlia Abdul Rahman)和法蒂玛(Fatimah Abdul Rahman)。



法蒂玛拍着胸脯向投资者保证,由于自己和州长的关系,获得土地审批只是小事;而诺利亚更直截了当地告诉投资者,公司的共同拥有者还包括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布的弟媳,甚至“丰殷农业”就是一空壳公司,只是为了交易这块土地才存在。



“你在和大人物打交道,OK?”在全球见证拍摄的短片中,当地律师钟志文(Alvin Chong)戴着细边眼镜,西装笔挺,一见面就如此提醒“投资顾问”。



不过,“大人物”在缴税时却显得吝啬。短片中,诺利亚要求投资者在马来西亚支付总交易额的10%,余款则在新加坡支付。这意味着90%的成交额不会在马来西亚产生税费。



依照当地法律,这种行为会被判处3年监禁,但阴阳合同在这里显然行得通。



“新马两国之间有一堵防火墙,不会和马来西亚政府交流任何信息。”钟志文自信地说,“新加坡就是新瑞士。”


为了防止外国投资者胡作非为,马来西亚还规定公司必须有马来西亚本地51%的股份,但这条法律同样可以规避。钟志文建议投资者向一名当地代理人借出总数相当于土地成交额51%的款项,并让对方用交易的土地进行抵押,外国投资者从而获得了对这块土地完全的所有权。所有手续同样在新加坡秘密办理,被律师安排的代理人都是当地农民,“他们不会认识投资者,也不会找律师,那笔小费用足以让他回到村子里做‘瞎子国的独眼国王’。”钟志文保证。



“我觉得你的想法非常……”听到这里,“投资者”不禁暗语。



“有吸引力?实用?”钟志文急切地填充对方的语句。



“非常深思熟虑!”



“是的,这办法我们已经用过很多次了。”钟志文自信地说。他不会想到这段视频公布次日,他的办公室就被搜查了

 


“让他们来陷害我, 我不怕!”



在洽谈这笔交易的同时,另一块2.3万公顷的土地又出现在“全球见证”投资顾问的眼前。卖主的代理人明确表示,成交额的10%会交给首席部长泰益本人作为酬谢。



一切看似都再明白不过了,连泰益的表妹法蒂玛也在镜头前毫不掩饰:“人们总说泰益腐败,但是世界上谁当了官,不都是这样?”



这位77岁的首席部长已经统治砂拉越31年,身兼该州财政部长和资源规划与环境部长,掌握着财权和土地审批权。全球见证获得的资料显示,泰益家族掌握着超过20万公顷土地,面积相当于两个香港,市值则超过5亿美元。而这位出入劳斯莱斯加直升机的富豪所领导的州依然是马来西亚最贫困的州之一。



不过,全球见证的短片并没能动摇泰益。他在议会讲话时称:“即使新入行的律师也明白,这种从不知情的第三方非法采集的证据在任何法庭上都不能成立。”



2013年4月,泰益在接受当地电视节目采访时公开表示愿意与“全球见证”当面质证。“全球见证”很快接受了泰益的“约辩”,并提出一些附加条件,包括保证辩论人员安全进出马来西亚、泰益公开财产状况等,但却没能得到进一步回复。



泰益家族的腐败在海内外早有佐证。维基解密披露的2008年一份美国情报显示泰益“严重腐败”。2012年12月,瑞士议员曾要求冻结泰益在瑞士的存款,理由也是其“过于腐败”。此前,瑞士维权组织布鲁诺曼瑟基金(Bruno Manser Fund)当年9月发布了一份题为《泰益的木材黑手党》的长达45页的报告,估算泰益的家族资产高达210亿美元,并详述了该家族20名成员的遍及全球的个人资产和商业活动。



事实上,马来西亚反腐委员会(MACC)自2011年6月就着手对泰益进行调查。不过,泰益一直拒绝配合调查,理由是“他们不值得我配合”,并大胆喊话:“让他们来陷害我,我不怕!”



由于反腐委员会一直毫无进展,“全球见证”并没有将影像证据交给MACC。不过,在短片问世后,MACC也表示会针对这些证据采取行动,但对调查进展则不予置评。



被“全球见证”寄予厚望的是马来西亚皇家调查委员会(Royal Commission of Inquiry)。这是英联邦国家的特殊设置,一般由退休法官、警长、教授等在国内有名望的人士组成,负责清查重要而有争议事件,必要时可以强制命令政府官员配合工作。问题是,这一程序必须要马来西亚首相亲自启动。



“皇家调查委员会不太可能出面,因为泰益还是执政联盟‘国民阵线’中的重要人物。”贺兰告诉南方周末。自马来西亚1957年独立起,该执政力量已在位56年,经过2013年5月6日的大选,还将至少延续5年。泰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反复强调,自己已经得到了人民的“祝福”。



大选后,这些“祝福”确实兑现了。2013年5月21日,砂拉越州议会通过法案,将泰益及其阁僚的薪水提高三倍。那天正好是泰益的生日,他的月薪也就此飙升至39000马币(约合人民币7.5万元)。



选票反腐?


“短片确实令人震惊,但它的效果仅限于城市地区。”日本名古屋大学法学院的马来西亚留学生邝琪珺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她解释道,砂拉越有超过40个语言、文化、风俗各异的少数族群,他们大多生活在信息匮乏的贫穷乡村,往往更看重政府的恩惠。不过她认为,短片还是让一些马来西亚选民更加坚定地向政府投了反对票,因为“今年的投票率创了历史新高”!


本届马来西亚大选,砂拉越的选情一直扑朔迷离。尽管全球见证反复声明短片并无政治目的,但选在大选前一个多月发布不可避免会影响到选局。这部英文短片不仅被翻译成马来语,还被砂拉越州的民间组织翻译成当地方言并刻录成光碟分发给选民。



马来西亚联邦议会222个席位,31席来自砂拉越,该州选情的摇摆也决定着执政党在全国的命运。2008年,反对党在砂拉越仅获得了一个席位,2013年,这个数字跃升为6席。类似的情况已经在州议会层面发生:2008年,执政党获得了39%的大众选票,而2011年这个数字则下降至29%。



尽管每届大选之前,政府都会给弱势群体发津贴,但执政联盟似乎还是难以避免地走着下坡路。马来西亚的反对党联盟在2008年渐成气候,在2013年“史上最激烈”大选中,以“清廉政府”为政纲,吸引了大量选民支持,一举获得超过半数的票数,执政联盟只是凭借选区划分优势才获得选举胜利。



腐败在马来西亚并非一时一地的问题。2012年,在“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贿赂调查中,超过半数的受访公司表示曾因竞争对手贿赂官员而丢掉生意,高居全球首位。“几乎每个星期都有新的丑闻。”马来西亚律师协会前主席Ambiga Sreenevasan告诉英国电视4台的记者,“人们已经厌恶到了极点”。



据世界银行2010年的统计数据,马来西亚财富金字塔顶端的15%掌握了80%的社会财富,而85%的普通民众则需分享剩下20%的财富。而根据总部位于华盛顿的非政府组织“全球金融诚信”(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的估算,21世纪的头十年,马来西亚资本非法外流2850亿美元,列世界第三位。



如今,连任的执政党也在加紧承诺治理腐败,包括设立更多反腐特别法庭,这种法庭规定必须在12个月内结案。而MACC也在借机向政府申请更多赋权,包括要求官员无条件地向其申报财产状况。“在完善机制的同时,人们想要抓一条‘大鱼’。这是现实的政治状况。”透明国际的创始人迈克尔·赫尔什曼2012年在评价马来西亚反腐状况时指出。



“目前关于短片的余波已渐渐停止,”贺兰在给南方周末记者的邮件中写道,“但是当地人还在将短片光碟分发到砂拉越的偏远乡下,让更多的人认识腐败的嘴脸。”


文章来源 ://www.infzm.com/content/91806



请加入:乌托邦 (有光明,必有黑暗,一起看一看我们生活中的灰暗)

banner67.JPG

以上文章版权为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Miko , 人称“鬼古妹”,嗜好是“吓人、整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