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分不思議 5天定終身

             
           
             
更多專欄文章        

現代男女不結婚的多,我想是人們多半不願意許下承諾。承諾是怕自己實現不了,而立下的賭注。承諾是為了告誡自己不能忘記承諾。承諾是捏造一個守護的理由。當歲月過去,回首望去,所有年輕的承諾,在未知的命運面前,都只是當下的慰藉。
我在適婚年齡時認識的男子多詭異,他們要不然外觀條件不夠優秀,比如很矮小,或青春年華就禿頭;要不然是個媽寶。光陰蹉跎之下,一晃眼我竟然36歲。36歲以後,我有意識有自覺的參加婚友聯誼社。但是聯誼社的人,也多半要找年輕貌美的對象。我花錢參加聯誼社,竟然很多男人嫌棄我老大不小。所以參加幾年,也毫無所獲。
40歲那一年,因緣際會下,和認識的男友麥可同居。麥可起先是臉友來的。與其說同居,不如說是試婚。我們同居,因為對雙方生活在一起有些微疑慮,疑慮大概多少?大概兩成吧。

同居到第一年末尾,麥可說要紀念我們這一段深情,招待我去中國桂林度蜜月。我沒預計到中國會購物,沒換多少人民幣。我向麥可借人民幣,沒想他臉上老大不愉快。我承諾回去台灣,我會悉數歸還給他。麥可卻又勉強著說:「不用啦!沒關係。」 
當我開始注意錢項的事情以後,忽然發現麥可對我的斤斤計較和小家子氣。而我一向最討厭吝嗇的男人。心理專家魏斯曼博士說得很妙:「男人一旦小氣,就會驅逐性感。」 
分手以後,堂堂邁入44歲,我不敢再對婚姻抱著美好的幻想和期許。我在歲月裡沉潛養傷,讓自己冷靜。 
我的職業是醫院看護,為排遣當看護的苦悶,有時會趁著病重的病人閉目休息時,在病榻旁欣賞一些作家分享的人生光明面的文章。藉著臉書,我和這世界保持聯繫。沒想參加三鐵的朋友的朋友,介紹一個住日本的朋友約翰。我們在那年9月連續通訊50天,覺得彼此情殷意切,在文字訊息裡彼此鼓勵。上個月他飛到台灣見面5天,真實見面相處到第5天,我們就登記結婚。 
這5天我好像遇見和我一般模子的人,鏡子裡的知己。我們對選購廚具的品味,和挑選禮服的顏色都相合。有研究指稱,夫妻之間基因相似度高。這無疑是閃婚,我把自己像外籍新娘一樣嫁出去。原因無他,我覺得不願意付出婚姻承諾的男子,多半在人生裡也不負責任。這幾年的漂泊流浪,我累了倦了。 
約翰是中日混血,24歲那年退伍,就隨著婚變的媽媽回日本定居。他經歷過人生歷練。在日本為著生活,什麼粗工都做過:幫人蓋房子、打磨石子地板、油漆工、餐館服務生。 
       

幸福難得 可要抓緊

緣分不思議。我曾經苦苦考慮琢磨著結婚,卻終不成功,只換得一堆流不完的淚水。誰想得到我會閃婚?比我年輕貌美的女生,一群排隊等著嫁人,尚且未必有機會。而我,為了婚姻,拼搏到如今44歲,終於達陣。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在醫院做看護的經驗使我深深感覺:人,只要保養得好,活到百歲不是問題。然而,我不想孤單單一人走到百年終點。想找個人作伴,卻也不是輕省的事兒。
幸好上天眷顧,和約翰相處的第五天,我們就去登記結婚。看著約翰為我搬家的辛勤勁兒,我篤定我尋覓到的丈夫不會錯。我得緊緊抓住這難得的幸福。
涵晶╱台北         

出處//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supplement/20150329/36463083/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