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灣回來,朋友問觀感。我說,印象最深的,不是自由民主,不是台北故宮,不是夜市美食——這些,我們早已通過各種渠道瞭解得通透,也能充分想像得到,不甚稀奇。讓我最有感觸的,是台北的捷運(地鐵)。

有人說過,一座城市是否跟現代文明接軌,有多少世界第幾的高樓大廈都無關宏旨,一看公共廁所,二看公共交通。此次赴台,在台北逗留一星期,幾乎天天搭捷運。那些密佈地下以及地上的軌道交通,諸多讓陸客感歎的細節,已足夠證明,台北是怎樣的一座文明城市,台灣又是怎樣的一個文明社會。

【公共服務】

首先,台北所有的捷運站裡都有洗手間,乘客完全不用擔心內急,更不會出現小孩在車廂里拉大而家長不管的雷人情景。除了洗手間,最方便的,還是每個捷運站都有的旅遊服務中心。市民或遊客可以在這裡咨詢跟旅遊有關或無關的一切,鉅細無遺。

對於陸客來說,最爽的就是可以憑護照或其他證件在這裡申領一個Wi-Fi賬號密碼,有了它,在台北任何有公共Wi-Fi的地方,都可以無限時免費上網。除了咨詢服務,這裡還備有急救箱,裡面備有常用藥、繃布、立時貼等,旅客有需要隨時可免費取用。9月11日那天,我跟朋友騎車去淡水不幸摔了一跤,右臂擦傷,就在淡水地鐵站享受了急救箱服務。

除了旅遊服務中心,台北市立圖書館在每個捷運站也都設有分館,市民可以刷卡進館,享受休閒讀書時光。

跟大陸一樣,台北的捷運站裡也有不少商業廣告,但更多的是公益廣告。只是,你別想在裡面看到一點號召愛國或愛政府的內容(當然,更不會有「資本主義好」的口號)。

政府的公益廣告也有,最常見的,就是台北市政府宣傳市政好幫手熱線1999的公益廣告,廣告面積很大,並且遍佈每一個捷運站。內容分兩大部分,分別列舉了市民最常問的17個問題和最有趣的15個問題,大都是跟民生關係密切的,如:

「我要生小baby了,聽說台北市有發補助金,該如何申請?」
「我想從台北101搭公車到北投洗溫泉,請問該怎麼坐?」
「我家有不要的大沙發和傢俱要丟掉,可以請環保局來處理嗎?」

還有更有趣的問題:「路上有雞,我可以把雞帶回家嗎?」「可以叫公園的青蛙不要叫了嗎?我被吵得睡不著了!」等等看起來挺無厘頭的問題。

廣告最下面,有一行藍底白字:「別說台北市政府沒做過讓你感動的事!」如此服務型市政府,其身段之低,甚至已到了頗受委屈的地步。

在士林站,我們還看到一幅「司法院」的公益廣告——「人民觀審制邀您參與審判」。內容是:「司法院推行人民觀審制度,將於士林、嘉義地方法院試行,針對重大刑案邀請人民參與審判,並在法官把關之下決定判決結果。您的參與和支持,讓司法審判更透明。」難怪台灣記者講起他們在大陸某法庭隔壁拍電視畫面和微博時,會那麼大驚小怪了。

 

【市民素質】

很多事,經過橫向對比才能看得更清楚。

2012年1月,名為「大陸遊客在香港捷運進食引發爭議」的影片在網上熱傳;今年3月,[email protected],自己乘坐捷運時,見一女子在捷運吃麵,於是自己想拍照發微博,結果被察覺,該女子竟將一碗熱乾麵砸在她頭上。

5月,同是武漢捷運,一男青年在車內吃包子,遭一中年男子訓斥。男青年反問:「哪裡規定不能在捷運上吃東西?」爭執之中,男青年被中年男子打掉一顆門牙。

7月,網友發微博稱,一名中年男子在杭州捷運上吃包子喝豆漿,一對青年情侶表達不滿,該中年男子就對情侶進行辱罵,並拿起開封的豆漿砸在青年男子身上。最近,有新聞說,上海有望首次通過立法明確捷運車廂「禁食令」「吃韭菜餃子將罰500元(約新台幣2500元)」……

台北的捷運,車廂內外都有明文規定不得飲食,喝水和嚼口香糖都不行,但沒看到有罰款或其他懲罰規定。剛開始我有點懷疑,嚼口香糖是很私密的行為,要不被發現很容易,市民會遵守嗎?但我幾天觀察下來,還真的一個都沒有。喝水的倒有一個——不好意思,正是在下。那天從忠孝新生站進捷運,等車時口渴,忘了規定,擰開瓶蓋就喝。這時立馬有一個男人過來,細聲對我說:「先生不好意思,這裡不能喝水的。」我臉上一熱,趕緊道歉,而他卻像做錯什麼事一樣,看都不看我一眼就走了——看背影,普通市民裝扮,不是地鐵工作人員。

至於排隊,就更不用說了。候車地面劃有白線,基本沒看到有人站在線外的。而上下捷運站的自動扶梯,所有人都靠右站成一排,空出左邊讓人通過,很多時候左邊根本沒人走,也從不見有人站著。

左圖為台灣,右圖為大陸。

更讓人感慨的一幕,還是在車廂裡。台北的公車也好捷運也好,每節車廂裡都有幾排座位,用深藍色跟其他座位區別開來,上面標著「博愛座」,寫明是給老弱病殘人士坐的。在台北那幾天,無論公車或捷運,就算再擠,哪怕那座位空著,都不見有非老弱病殘人士坐上去。那天從忠孝新生坐到淡水,一位阿婆坐在博愛座上,她旁邊的位置一直空著,人上人下,不管過多少個站,再多的人站著,都沒人去坐那個空位。


回來翻檢舊聞,關於讓座,讓人哭笑不得的新聞很多,如:2006年10月,北京公交集團稱,2007年將開展「明星乘客」評選,乘客主動讓座,公交公司將給予獎勵。2008年2月22日,北京市交通委、市運輸局聯合發起的「22日讓座日」活動啟動。在公交車上經常讓座的乘客,將有機會獲得獎勵。2012年9月,《重慶晨報》新聞,綦江公交車上,一位80多歲的老人常送給讓座者紅包。紅包裡除了2元(約新台幣10塊),還有一張印有「你高風格讓座和幫助,感謝您!綦江代正興」的卡片……

最新的消息,則是廣西南寧市法制辦公室發佈了《南寧市城市公共汽車客運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意見稿指出,如果乘客拒絕給老、弱、病、殘、孕等特殊乘客讓座,駕駛員和乘務員可以拒絕為其提供營運服務。且不說如此做法是否合理合法,就這意見稿發出的背後,我們完全可以想像得到,給老弱病殘孕讓座,得多麼稀缺,才導致法制辦非以「拒絕服務」來恐嚇不可。只是,靠強制、恐嚇等手段得來的善,還是真善嗎?

 

【「淮南淮北」的思考】

在台北,搭公車也好捷運也好,看不到有人為了防盜而把包背在胸前。儘管台灣常有報紙電視在說陸客多麼不文明(在故宮就可集中看到),但一個陸客在台北街頭或捷運裡問路,不管問到誰,都不會遭白眼或扭頭走開。那幾天,我問路不下十次,每次都得到詳細回答,甚至給你算好步行或坐車需多少時間。

這些細節,其實僅僅是一個文明社會的正常表現。而在大陸,一個塑造出雷鋒等無數道德完人並強制全體國民學習的國度,學了幾十年,別的不說,在公共交通上讓座這種最簡單的善行,都得靠獎懲來強推。如此道德水準,充分說明了什麼?

同宗同族,何以被一道海峽隔成「淮南淮北」?到底什麼才是影響市民素質的關鍵因素?只要想想我為何說市民素質,不提「公民素質」,就不難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