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雲緊隨而出,只不過他也有自知之明臨出門的時候,隨手在門後拿了一根頂門閂——一米多長的粗棍子。     “小雲……”劉寡婦一看要壞事,先不說陸雲會不會挨打,單單只陸雲動了傢伙,這要真打紅了眼,指不定會鬧出什麼亂子,就是出人命也有可能啊。     陸雲聽到劉寡婦的喚聲,腳步一頓,頭也不回地道:“嬸,你放心吧,死不了人。”說完,嗖的一聲躥了出去。     “小雲……”陸雲越這麼說,劉寡婦越是不放心,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飛快的衝出櫃檯,跑向屋外。     等劉寡婦衝到屋外,陸雲早就和那三個小破毛打在了一處,那三個小破毛不知道從哪弄的傢伙,一人一根棍子死命地砸向陸雲。     俗話說,猛虎架不住群狼,好漢還架不住人多呢。     陸雲雖然身手敏捷,畢竟年紀在那擺著,對手又是三個人,起初還能躲閃,到後來四個人直接那棍子互敲了。     劉寡婦瞧的膽顫心驚,偏偏旁邊位數不少的看熱鬧的,沒有一個出面阻止,不由急上心頭,哭出聲來:“別打了,你們別打了啊……”     陸雲也不知道身上挨了多少棍子了,只知道對方不敢嚇死手敲他的腦袋,因此索性硬碰硬,挨到什麼時候算什麼時候了。     “艹你麻痺的啊,三個人打我兄弟。”     就在陸雲快要支撐不住,劉寡婦束手無策失聲痛哭之際,一聲爆喝傳來,旋即有一條人影衝了過去。     劉寡婦藉著月光定睛望去,只見那說話之人宛如一頭小豹子一般,迅猛的衝進亂戰在一起的四人,一個衝撞把正拿棍子狠砸陸雲脊樑的一個小破毛撞倒在地,跨步騎在他身上,啪啪就是倆大嘴巴子,直抽的那小破毛頭腦昏沉,幾欲暈厥。     “周全,你他媽的怎麼才來?”陸雲見來了幫手,顧不得身上火辣辣的疼痛,掄起頂門閂衝著一個小破毛的腦袋抽了過去。    被稱作周全的男生啪啪又抽了那男生兩巴掌,奪過那傢伙的棍子,這才站起身向陸雲這邊衝來,邊跑邊叫道:“擦,不知道怎麼搞的,突然拉起了肚子,要不是這天熱的要命,想買瓶汽水喝,還不知道你在這和人干仗呢。”     這周全身高和陸雲相差無幾,卻明顯要比陸雲壯實,相貌說不上是豹頭環眼猙獰相,也不乏彪悍之氣,是陸雲在學校裡唯一的一個鐵哥們,也是一個讀書廢物,打架超強的貨色。     “廢話少說,先收拾了這兩個傢伙。”一對二對轟,陸雲壓力驟然減輕,但是仍然挨了不少棍子,也就仗著打架的時候血氣上湧,感覺不到多少疼痛,要不然早被打趴在地上了。     “瞧好吧。”周全大叫著,揮舞著棍子撲了上來,“兀那小賊,趕緊給爺爺磕三百個響頭,否則定取爾等狗命。”     周全這話,完全是照搬評書上英雄豪傑戰賊寇時的台詞,話一出口,馬上引來旁邊看熱鬧的學生的哄笑。     劉寡婦也被逗得破涕為笑,還好陸雲來了幫手,要不然還不知道要被打成什麼樣呢?     只要不出人命,事後自己去找校長那老傢伙,這事應該就能對付過去了。     劉寡婦也可說是看著陸雲長大的,對他打架的狠勁還是多少知道一些的,現在二打二,雖然年齡上不佔便宜,,可是陸雲和周全的身板子在那擺著,應該不會吃虧了吧。     劉寡婦圓睜杏目,一邊想著心事,一邊盯著場中的動靜。     周全這傢伙下手可不像陸雲那樣含蓄,木棍子掄起,棍棍照著那小破毛腦袋而去。     “都給我住手。”     就在四個人打得難解難分之際,一聲極具威嚴的斷喝傳來,四人當即停手,臉色變得說不出的難看。     四周看熱鬧的學生聽見這聲音,呼啦一聲四散,片刻間鬼影子都不見一個了,空地中只留下呆愣當場的陸云四人,還有一個躺在地上直哼哼的小破毛,另一個見機的快早跑的沒影了。     劉寡婦臉上卻佈滿了笑容,疾步迎向一個年紀大約在五十多歲左右的男子,笑著道:“王校長啊,您可來了,這都要出人命了啊。”     王校長寒著臉看了陸雲幾個一眼,等看到劉寡婦時臉上陰雲盡散,呵呵笑道:“秀蓮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劉寡婦趁機道:“還能有什麼事,還不是你這學校裡教出的好學生,趁下課的人多的時候,來我的小賣部偷東西唄,被發現後不僅不認錯還開口罵人……”     劉寡婦舌燦蓮花,把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講了一遍,王校長皺著眉頭,不斷的發出怒哼,尤其是聽到劉寡婦說到那幾個小破毛當著一眾學生的面說他們倆之間有姦情時,幾乎當場被氣死。     當然其中不乏劉寡婦故意誇大之言,並把陸雲和周全抱打不平講的繪聲繪色。     “你們三個,明天去我辦公室,帶著你們的家長來。”王校長直奔過去,恨不得一腳踩死那個躺在地上的小破毛。     三個小破毛再囂張,也不敢明目張膽的和校長對抗啊,聽王校長說完,個個耷拉著腦瓜子灰溜溜的離去。     事情擺平,劉寡婦急忙跑過去,抓著陸雲的手臂,焦急的詢問道:“小雲,你沒事吧,你身上……”     勁頭一泄,陸雲在劉寡婦的詢問聲中,就感覺身上就像著了火一樣,疼刺啦的難受的要命。     劉寡婦瞧在眼裡,心疼的道:“走,先去嬸屋裡躺會,檢查一下看傷到骨頭沒。王校長,今晚多虧了你及時趕到,進屋來喝杯水吧。 ”招呼了一聲王校長,扶著陸雲進了小賣部。     周全隨手丟了棍子,語寒不滿的嘀咕道:“他不來我照樣能收拾了他們,為啥我幫了忙,都不帶和我說句話的。”雖然也擔心陸雲的有沒有受傷,但是人劉寡婦沒搭理他,他也不好進去找沒臉,哼了一聲耍手進了校園。     ……


       

延伸閱讀
       


04 引诱 --- 制服下的誘惑 

05有种咱出去打 --- 制服下的誘惑 

06 王校長 --- 制服下的誘惑 

07校長也猥瑣 --- 制服下的誘惑 

08我連婊子都不如 --- 制服下的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