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是壹種信仰
——天飄寒雪
晚秋的夜,那明月小樓的情調,總會讓人賞心悅目,心曠神怡,清景無限。明月人長久,千裏共婵娟,毫無疑問,這寄托的是壹種望穿秋水的思念。我觀明月,閨怨罷,柔腸牽挂?卻始終無法刻畫月夜的那種淺淡,那種輕描淡寫的孤寂!洋洋灑灑的月色,它更像是壹種慷慨淋漓的大潇灑,大逍遙。誠否,它昭示著,單身,也是壹種信仰?

梅妻鶴子的林和靖,漫遊江淮間,繼而獨自隱居西湖,結廬孤山陳詞賦詩。那種孑然壹身此生不悔,滄海桑田從未改變的信仰,妳不懂!

世人都說,情能使人生死相許,不羨天仙,而林和靖梅妻鶴子截然壹身的故事,卻勝于無數百無聊賴的鴛鴦。壹襲布衣桌舟西湖的背影,誰能說他不解風情?宛若零落凡塵的天仙,雖壹舉壹止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但他的世界裏高僧詩友卻不乏其人。作詩隨作隨棄,從不留存,是啊,壹個孤傲如此的人,又怎會在意塵世庸俗的掌聲?他也寂寞,卻壹生從未娶妻,是啊,委身粗胭俗脂,于卑躬屈膝何異?聖人的單身,對寂寞甘之若醴的態度,妳不懂!以梅爲妻,傲骨铮铮,欺霜傲雪;以鶴爲子,不留雲彩,風輕雲淡。林和靖喝了壹生的寂寞,依然意猶未盡,清酒濃茶杯起杯落,雖唇齒留香卻始終說不出什麽滋味。因爲單身,是壹種信仰!

少年鬥猛氣,怒發爲君征的霍去病,燕然勒石凱歸長安依舊不願成家。世人問道,他只是輕描淡寫的壹句,“匈奴未滅,何以家還?”

在兵荒馬亂白骨滿地的年代,多少人夢想著成家立室,攜妻及子,躲避戰事浪迹天涯?而霍去病沒有,少年青衫磊落,氣勢如虹,汗馬逐落日,鐵騎踏匈奴!身負國家使命,多次與死神擦肩的狹路迎敵,使他比別人更快地成長;冷汗潸潸的虎口脫險,卻使他越戰越勇!屢立奇功凱旋長安的霍去病,帝王諸般賞賜,然他對成家這事始終保持著克制的態度;也正因爲他的孑然壹身,使他的壹生都是壹個傳奇,“塵生馬影滅,箭落雁行稀”,壹路橫掃匈奴大地,無可匹敵!黃昏近晚霞,那毫無牽挂獨行的背影,正是意氣風發的少年——霍去病。少年倚馬仗劍,馬蹄揚塵壹路蕭蕭,縱使孑然壹身,又有何遺憾?不去尋梅踏雪,不去浪迹天涯,而黎明百姓的口中,卻始終傳誦著壹個不朽。而于霍去病,單身,只是壹種信仰!

大學壹年了,依舊單身的孩子,是不是也有自己的壹份初衷?大學戀愛與否,也許只是故事的壹個章節,人生的故事,路漫漫,還很長!

淺談當下大學生,除了挂科率外,還有壹個墮胎率。多少人因爲寂寞而擺脫單身?因愛因恨,或只因寂寞。他們對于人流也能輕描淡寫,完全不尊重生命的倫理。戀愛本是壹種信仰,兩情相悅桑田攜手,便成壹段佳話;而刻意的尋求,言不由衷的言辭,究竟是爲了什麽?青春,什麽時候變得這麽不值錢,因爲純粹的寂寞肆意揮霍?“非常勿擾”嗎,對壹個女嘉賓示愛不成,轉身對另壹個女嘉賓又是壹句“我愛妳”!男女比例本來就不平衡,博愛如此,妳爲什麽不去當主席總統?大學時代,追不追得到女孩是我的實力,而追不追女孩,是我的態度如此而已!呵呵,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又有何不可?仰望如淵的黑夜,明日之事不可得知,青杏煮酒,嫣然壹笑,便立地成僧······

歲月靜好,流年如初,佛印心懷坦蕩,如來慈悲爲懷,觀音普渡衆生。單身,並不是沒有愛,而是壹種大潇灑大自在,更是壹種大灑脫大溫存!曆史兩國交好,政治婚姻,與單身何異?昭君出塞,聯誼匈奴,初衷還不是爲了國家的幾十年太平?單身,也可以是壹種大愛,是壹種態度,壹種信仰!

覺得不錯的請轉載到您的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