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2個兒子,老大讀的是吊車尾的私立大學,就業後薪水只夠自給自足;老二則是首府博士畢業、又錄取高考,因此成為我的驕傲,因為疼花連惜盆的心態,同樣是準媳婦,我對老么的女友特別關愛,對另一位則冷漠以待。



       

老大的女友很「白目」,來家中作客時,對我費心準備的餐點淺嘗即止,她直言不愛甜食酸辣;老么的女友則對我的廚藝讚不絕口、還撒嬌要打包回去解饞;母親節時,我言明不收禮不外食,結果她帶來自製小蛋糕,老么女友則奉上名牌包;我老公生日時叮囑不可破費,結果她「聽話」的只送自製賀卡,另一個則送上百貨公司禮券。兩位準媳婦的背景雷同,但相較於老二的女友善解人意、老大女友的不懂人情世故讓我嫌棄,加上她妹妹出嫁時,因父母獅子大開口要求聘金和女婿埋下心結,讓我更加反感。因此雖已論及婚嫁,但我仍期盼婚事破局、兒子能另結新歡。 
提親時,老大女友的父母要求實收聘金36萬元,沒等兒子開口,他女友先跪下:「我知道收聘金是想給我當私房錢,但我不希望夫妻間有秘密、更不想看我老公為錢所苦,所以懇求取消聘金讓我當個快樂新娘,日後我們會加倍孝順!」不知是難敵女兒淚水還是不想再和女婿鬧翻,最後不收聘金定案,此事讓我對她稍有改觀。由於老大自認沒回饋父母,因此堅持靠自己的能力娶老婆,但聘金問題雖解,其他費用仍讓他眉頭深鎖,想不到他女友竟提出:「婚禮只是一時、生活才是一輩子,既然經濟不允許,我們公證結婚就好,配戴的金飾用租的、蜜月旅行也等手頭寬裕再去!」婚禮一生一次,哪個女孩不盼望有個夢幻風光的婚禮,但她卻理性面對現實、委屈自己減輕另一半的負擔,此舉讓我刮目相看、也多了幾分佩服。 
次年老二也結婚,婚禮奢華鋪張、二媳婦不但要求到國外拍婚紗,還堅持去歐洲度蜜月,結果老二花光積蓄還背債,她卻說:「錢可以再賺、但婚禮不能重來,所以負債也無妨!」她的言行讓我心疼起大媳婦的委曲,原本傾斜的天秤逐漸回正。 
       

團購甜品 討好二媳

婚後,我頻透露想抱孫,大媳婦說:「我想再工作幾年,多存點錢讓孩子過更好的生活!」小的則說:「生孩子影響身材、花費大又不自由、所以要當頂客族。」另外:因知二媳婦愛吃甜品和麻辣,我常自製或團購送去給她,每收到她稱讚的訊息,總讓我忘卻揮汗如雨的辛苦和荷包失血的心痛。
直到一次巧遇二媳婦的鄰居們,我才知食物全成了敦親睦鄰的伴手禮,追問後她才坦言:「吃甜食會胖、吃麻辣會上火,但不好澆您冷水,只好全都轉送!」當下,我嘲笑自己愚蠢、也想起大媳婦的表裡一致,只可惜因自己的偏頗,忽略她可取的一面,還先入為主地判她出局。
之後,我對大媳婦的言行開始正面解讀,才發現她的坦率真誠。為了彌補她,我假借名義招待老大夫妻去美國旅遊,當她高興得將我緊緊擁抱時,我感受到她真性情的一面。
現在,我處事不再光看表面,與人相處也會深入了解後再下斷言,這些都是我那個白目天兵的媳婦讓我領悟的。幸運草╱台北




出處: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