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安在青春正盛的25歲,上禮拜時遇到男友麥可。薇安想,教會的人多是慈悲為懷,醫師男友麥可當時是大六實習醫師,是支正要起步的潛力股;薇安自己是個小學老師,長得俏麗,條件不差。
兩人交往一年算大勢底定。麥可偏來自貧門,靠苦讀考上醫學院。但他自卑,為了和別人齊頭,也聽風潮音樂的音樂卡帶。從前卡帶不便宜,用的是麥可媽媽幫傭賺來的辛苦錢。麥可有時講到媽媽的辛苦,涕泗縱橫。


       

訂婚前一周,出了大麻煩。兩人為了相處問題吵架,麥可掄起袖子,拳頭舉起來,好嚇人!但他還沒有揍薇安,薇安先嚇得跑出去外面不敢回家。薇安在住家附近一根電線桿大聲哭泣,引來鄰居安慰,問她需要協助嗎?但是麥可始終沒出來尋找她。薇安惴惴不安的等到深夜,才敢回自己家,但仍害怕麥可還沒離開。所幸麥可那夜去住醫師宿舍。 
事到如今,要不要訂婚?變成薇安心頭一個兩難的習題。還未過門就發生這種事,以後怎麼辦?麥可的媽媽說,訂婚六禮都準備好,還是訂婚吧!薇安的同事不知道訂婚前有這些周折,都為她高興。還好訂婚後,麥可幫薇安發喜餅時,一副恭恭謹謹的樣子。吵架那件事大概是偶發,薇安這樣想。 
訂婚後,麥可在一次交通意外中,腿骨跌斷開刀。他暫時不能上班,陸續請9個月的假。麥可的媽媽說她辭掉幫傭的工作,全心照顧他,每個月要向麥可領取3萬薪資。麥可不上班期間,都在他哥哥診所樓上養病。薇安每次去探望他都非常害怕,因為麥可的哥哥雖然是牙醫,但是長得凶神惡煞。除了薪資,麥可媽媽還要其他食物開銷的錢,薇安面露不悅。麥可的哥哥就一副要揍薇安的樣子,面目猙獰。薇安覺得自己始終沒有從訂婚前晚,麥可掄起拳頭的陰影裡逃出來。有時麥可有握拳頭的動作,她就做噩夢。 
       

漸少探望 竟被退婚

訂婚後,麥可臥病在床,精力無處發洩,每次薇安探望他,他都希望薇安為他洩慾。麥可的家人也住同一樓層,薇安為他服務完,都有一股污穢之感,揮之不去。薇安想,麥可是她未來的夫婿,她為何會有這種不當的感覺呢?她歸咎於麥可的房間窄小陰暗,使她不自覺產生發霉陰濕的念頭。
薇安漸漸少去探望,不久之後,麥可說她媽媽要求兩人解除婚約。
「為什麼呢?」薇安哭泣著問他。「我這一段時候,都得依賴我媽媽哥哥的協助,但是妳對我家人不夠恭敬。我媽媽要求的。」
薇安哭得整夜不能入眠,把麥可放在她那裡的醫學書撕裂,力氣用盡,人筋疲力竭,才能卸下心頭之恨。
隔天她答應退婚。回想麥可的爸爸在世時,常常揍他媽媽,所以一發生爭吵,麥可第一個想法是暴力解決的模式。這個詭異的家庭,媽媽想要操控麥可的婚姻。麥可的哥哥為了結婚,鬧過多次家庭革命。麥可的嫂嫂被他媽媽用污穢的言語侮辱過不下數十次,直到小孩生出來後,都還未辦理結婚登記。
「真是夠了。這一家人都變態。」薇安心裡罵著髒話。既然結不成婚,還蹉跎了她近3年青春。青春無價,歲月在女人臉上刻上的痕跡,是用橡皮擦也擦不掉的。
薇安後來找了個恭謹平凡的上班族嫁了,雖然不是醫生娘,但是總算不必害怕做錯事,會被飽以老拳。但是麥可一直活在他媽媽的陰影下,到50歲還未婚。40幾歲時太寂寞,還交往一個印尼外勞,付出真心後被劈腿背叛,使他精神上遭受更大打擊。
薇安覺得,不適合的感情,有時發生一些微弱的訊息,那些訊息提醒妳注意,這個人不是個Mr. Right。但是訊息來的時候,千萬不能錯過。
牧昕╱台南         




出處: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