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職場上工作了十多年,雖稱不上是「達人」,但也看過一些形形色色的職場百態。而在於職場仇人與貴人的定義上,我個人比較習慣將貴人定義為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顯性貴人」;而仇人的話,我個人則定義為那些在工作上,不斷打擊自己、中傷自己,因而促使自己發憤圖強的「隱性貴人」!


在服兵役時,有位副連長突然派我去受通訊專長訓練,巧的是使用的那套軟體,全受訓單位除了教課的通訊官外,就是我比較熟。也不知道師部通訊營副營長在我結訓前和我的連長說了什麼,連長突然把我拉到一旁對我說:「通訊營副營長說你結訓後,要把你報請師長直接管制。若副營長有對你說要將你調到師部去,就算打死你,你也不能點頭,知道嗎?」在那之後,一直到我退伍前,連長對我的態度變得比以前更好,當然,福利自然就多了。 
在網路泡沫化之前,我原本是一位程式設計師。但因為人資經理的一句:「我覺得你不應該只知道如何寫程式,連專案管理都要開始涉獵。」自此,我的職涯便開始轉型。到目前為止,我已經是部門主管,且已經10多年沒再寫過程式。 
接下來要提到一位「隱性」貴人(也就是一般人眼中的仇人),他是我的直屬主管。在我眼中,他十足是位「爭功諉過」的人。他因為董事長越來越賞識我的關係而有些吃味,加上董事長有時會跳過他,直接交辦事情給我處理。當他知悉任務內容後,一定都會再向董事長報告:「我會發動我底下所有的部屬,盡快協助瑞奇將任務完成。」偏偏我這個不長眼的傢伙和那位「隱性」貴人主管不對盤,也不擔心會再次被他冷嘲熱諷,在短時間內使命必達,將成果單獨上呈給董事長。 
       



鋒芒太露 這下慘了


或許是瑞奇我的鋒芒太露,且不諳「應將榮耀歸於上司」的職場潛規則,導致直屬主管經常對我冷嘲熱諷:「喲,現在你在董事長面前很紅喔!就連在經營管理會議上動不動都會提到你,甚至說要替你加薪!」但我清楚知道,他想表達的意思是「董事長說要替你加薪沒錯,但要不要提加薪的事,是我說了算,我沒把加薪的簽呈送上去,你想加薪?門兒都沒有!」果真,當年度我的年終獎金,居然是我們部門中最低的。和前一年數字比較,簡直是「腰斬」的狀況。
不久,我因為和他嚴重不對盤而離職。事後想想,我真的得感謝那位「砂石車」(程度高於機車)等級的主管。若不是因為他,我不會離開那家公司。若不是因為他而離開那家公司:
我新的薪資也不會高於原公司薪資的1.6倍!
我新的薪資也不會高於原公司薪資的1.6倍!
我新的薪資也不會高於原公司薪資的1.6倍!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講三次,雖然他一直說這不可能!)
而且,新公司還有補助單位主管的治裝費!所以,那位主管可說是我的「隱性貴人」啊!
瑞奇╱新北         





出處: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