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紀曉嵐:給皇帝解悶的戲子













紀曉嵐


紀曉嵐,名昀,字曉嵐,生於1724年6月15日。父親紀客舒是一位考據學家,做過京官,外放姚安知府。紀曉嵐4歲開始讀書,12歲隨父入京。





紀曉嵐24歲應順天府鄉試,為解元。31歲中進士,入翰林院為庶吉士,繼授編修。乾隆三十三年,授貴州都勻知府。但皇帝認為紀昀學問優勝,到外省做官不能盡其所長,將其留在身邊。同年4月,提昇為侍學士。但紀曉嵐一生並未做過一天大學士,臨終前勉強做了一個月的協辦大學士,也只是安慰之意。





紀曉嵐一生著述甚豐,既有以官方身份主持編纂的《四庫全書》、《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熱河志》等,也有以私人身份著述的《閱微草堂筆記》。紀曉嵐入主四庫館,慘淡經營了13年,但其編纂的《四庫全書》幾乎囊括了乾隆以前中國歷史上的主要典籍。主管如此浩大的編書工程,本應受到聖上的信任、重用纔是。但一次紀曉嵐為好友向皇帝求情,乾隆竟勃然大怒,當即罵道:『朕以你文學優長,故使領四庫書,實不過以倡優蓄之,爾何妄談國事!』皇帝並沒有把他當成獨當一面的重臣,而只是把他當作給皇帝解悶的戲子一樣。





史書記載,紀曉嵐『貌寢短視』。所謂『貌寢』,就是相貌丑陋;所謂『短視』,就是近視眼。紀曉嵐還有口吃的毛病。紀曉嵐於乾隆五十二年昇任禮部尚書,此後任職兵部、都察院等,皆為掌印的堂官。按這樣的官位,如能循序而進,任個軍機大臣或者大學士都不成問題。但直到乾隆帝將帝位傳給嘉慶皇帝,紀曉嵐的職位仍沒變化。





嘉慶皇帝繼位後,紀曉嵐頗得賞識,死後恩榮有加。可是即使在嘉慶期間,他仍未能進入中樞機構軍機處或被晉昇為大學士,因為乾隆此時仍然是太上皇。乾隆認為紀曉嵐不過是一介儒生,最多是個『御用文人』。皇帝派他任職都察院,他判案不力,本應受罰,乾隆卻說:『這次派任的紀曉嵐,本來只不過是湊個數而已,況且他並不熟悉刑名等事務,又是近視眼……他所犯的過錯情有可原。』





紀曉嵐吸煙成癖,煙癮奇大,所用的旱煙袋是訂做的,容量很大,有人說一次能裝三四兩煙絲。因此他就有了『紀大煙袋』的綽號。





有一天,乾隆皇帝駕臨圓明園巡視《四庫全書》的編纂情況。紀曉嵐碩大的一鍋煙剛吸到一半,忽聽『萬歲爺駕到』的喊聲,匆忙把沒磕去煙火的煙袋隨手插入靴筒裡,跪地給萬歲爺請安。起身後覺得腳踝上火辣辣地疼,但皇上正說著話,又不好打斷,他只好咬牙忍著。





乾隆看他滿臉焦灼難耐的樣子,吃驚地問:怎麼了?紀曉嵐回答靴子失火。乾隆急忙揮手讓他出去。紀曉嵐跑到殿外,顧不得有失體面,坐在石階上一下子扒掉了鞋襪,靴筒裡立刻冒出一股黑煙,腳上皮肉已燒焦一大塊。乾隆出來看時,煙袋鍋還在靴筒裡冒著煙。





紀曉嵐的感情生活,是典型的顯貴方式。17歲那年,他娶東光縣望族、時任城武縣令的馬永圖之女為妻。操辦這件婚事的是他同父異母的哥哥紀晴湖,比紀曉嵐年長18歲,幼時提挈保護,為紀曉嵐娶親,又花費數百金。紀曉嵐對這門親事是滿意的,但是他仍然非常喜歡女色,納妾六人,這件事也得到了他那位兄長的認可。紀曉嵐尤對妾沈明情有獨鍾,她的早亡曾一度讓他傷感不已。
//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