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瑞敢罵皇帝昏君:兩斤肉請客轟動官場

正德八年,海瑞出生在海南一個官宦世家。然而,直到1549年36歲時,他纔考中舉人。此後,海瑞兩次千裡迢迢進京參加進士考試,但都名落孫山。這讓他有些迫不及待,決心放棄科舉,直接找負責官員選派的人事部門,希望能以『舉人』的身份謀到一份差事。嘉靖三十二年年底,40歲的海瑞被任命為福建延平府南平縣教諭——一個類似於縣級學校校長的職務。


海瑞雖然身居邊地一隅,在一個小縣城裡做『蚊子大』的小官,但是在上任不久就引起了朝野的關注。





延平府的督學官到南平縣視察工作,海瑞和另外兩名教官前去迎見。在當時的官場上,下級迎接上級,一般都是要跪拜的。因此,隨行的兩位教官都跪地相迎,可海瑞卻站著,只行抱拳之禮,三人的姿勢儼然一個筆架。這位督學官大為震怒,訓斥海瑞不懂禮節。海瑞不卑不亢地說:『按大明律法,我堂堂學官,為人師表,對您不能行跪拜大禮。』這位督學官雖然怒發沖冠,卻拿海瑞沒辦法。海瑞由此落下一個『筆架博士』的雅號。





過了幾年,海瑞因為考核成績優秀,被授予浙江嚴州府淳安縣知縣。淳安縣經濟比較落後,又位於南北交通要道,接待應酬,多如牛毛,百姓不堪其擾。海瑞上任後,嚴格按標准接待,對吃拿卡要的官員毫不客氣。





一次,海瑞的頂頭上司、總督胡宗憲的兒子路過淳安縣,接待人員按規定標准為其提供食宿。胡公子不滿意,就向負責接待的驛吏大發雷霆,還把驛吏倒掛起來,鞭打訓斥。海瑞得知,馬上派人把胡公子關押起來,並沒收了他隨身攜帶的千餘兩銀子。海瑞說:『胡總督為官堂堂正正,他一直教育屬下不要鋪張浪費。現在這個人行裝奢侈,一定不是胡總督的兒子。』胡宗憲得到消息後,只好打掉牙往肚裡咽。後來,都御史鄢懋卿到淳安縣視察工作,這個人是大貪官嚴嵩的狗腿子,海瑞拒絕給他浩浩蕩蕩的隨從隊伍提供食宿,氣得鄢懋卿只好繞道而行。





海瑞就是這樣一個不畏強權的硬骨頭,在當時的官場顯得極為不識時務。按理說,像海瑞這樣不會巴結上司,還經常惹是生非的人,能保住七品縣令的職位,已經是萬幸了。然而,官場風雲常常瞬息萬變,隨著大貪官嚴嵩的倒臺,凡是過去敢跟嚴嵩黨羽做對的人,大都有了翻身或昇遷的機會。海瑞也官昇兩級,上調到京城戶部工作。不料,到京不久,海瑞就做出了更加震驚朝野的舉動,他居然把皇帝也給罵了!





1564年,海瑞到京赴任。此時在位的嘉靖皇帝已年近花甲,他崇信道教,一意修仙,大興土木,勞民傷財;而且還剛愎自用,喜好阿諛奉迎,導致國事荒廢,民不聊生。海瑞看在眼裡,急在心上,他直接給嘉靖皇帝遞了一道奏疏。在羅列了嘉靖皇帝的種種罪行後,海瑞毫不客氣地說:『皇上你昏聵多疑、剛愎殘忍、自私虛榮。既是昏君,又是暴君。既不是一個好皇帝,也不是一個好男人。普天下的臣民百姓,早就對你有意見了。希望你改掉這些壞毛病!』


嘉靖皇帝剛讀了一半,就憤怒地把奏疏扔到地上,對左右吼道:『快把這個姓海的逮起來,不要讓他跑了。』宦官黃錦在旁邊說:『這人向來有傻名。他上疏時,就知道自己犯了死罪,已經買好了棺材,和妻子訣別。他的奴僕們都嚇跑了,他是不會逃跑的。』嘉靖皇帝聽了默默無言,把奏疏從地上撿起來,看了一遍又一遍,一會兒嘆息,一會兒搖頭,最後把海瑞的奏疏留在宮中,不做批示。一天,嘉靖皇帝生病,心情很不好,他對大臣說:『海瑞說的都對。但我病了很長時間,怎能臨朝聽政呀?』又說:『海瑞這個人有比乾那樣的忠烈,我卻不是商紂王,我不會殺他!』不過,被臭罵一頓的嘉靖皇帝心裡實在窩火,覺得自己挺沒面子,最後還是把海瑞關入大牢。





海瑞罵皇帝的事,很快就在朝野上下傳開。出獄以後,海瑞的名氣更大了,他的剛烈作風在官場也愈發顯得超凡脫俗。1569年夏天,海瑞被任命為應天巡撫。應天就是今天的長江中下游地區,是當時大明帝國經濟和文化最為發達的區域。海瑞雄心勃勃,立志在這裡乾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業。當地的官員聽說海瑞要來主政,都怕得要死,一些人請求調離工作,一些人請求告老還鄉。那些飛揚跋扈的權貴,紛紛把宅門由紅色改漆成黑色;平時作威作福的宦官,也把乘坐的轎子由八人抬大轎換成四人抬小轎。





海瑞的剛正讓達官貴人惶惶不安,也注定了他的任期不可能很長。果然,沒過多長時間,海瑞就被革職回鄉。事實上,在官場上,海瑞始終是孤獨甚至是孤立的。縱觀海瑞的一生,自40歲步入官場,到74歲病逝在任上,前後歷經34年。在這34年裡,他被『罷官』或主動辭職的時間長達16年。兩斤肉請客震驚官場





在古代中國,如果一個官員清廉儉朴,潔身自好,不貪污受賄,不徇私枉法,就算是清官了;如果他還剛正不阿,疾惡如仇,打擊貪官,為民做主,那就是個大大的清官了。海瑞被人們譽為『海青天』是實至名歸。





海瑞進入官場後,恪守『不受禮,不行賄』的原則。他說:『若天下的官員都不送禮,也不見得都不提昇;若天下的官員都送禮,也不見得就沒人被罷免。』海瑞本人穿布袍,吃粗糧,讓老僕人在自家後園裡種菜,自己下班後也常和家人一起勞動。酒肉之類的食物,平時難得吃上一次。有一次,為了給母親過生日,海瑞買了兩斤肉,結果這消息不僅傳遍當時任職的淳安縣城,甚至整個官場都知道了。





海瑞不僅自己生活儉朴,還嚴禁其他官員公款吃喝,反對民間奢侈浮華之風。做淳安縣知縣時,海瑞就頒布了著名的《禁饋送告示》和《興革條例》,嚴格規定官吏調轉,不許迎送;下級參謁上級,不許送禮;不許各級官員向農民吃拿卡要;不許向上級派來的檢查人員饋送財物等。在擔任應天巡撫期間,海瑞下令,境內公文一律使用廉價紙張;公文後面不許留有空白,以免浪費。他甚至乾預官民的私生活,就連佩戴奢華的首飾,食用甜美的零食,也在禁止之列。海瑞的這些作法,顯然與當時日益浮華的社會風尚背道而馳,在現實生活中無法推行。





海瑞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全然沒有考慮為自己積累私財。1570年,海瑞辭職回到海南老家時,只能住在早已破舊不堪的舊宅,靠祖上留下來的幾畝薄田度日。他甚至常常靠給別人寫一些東西,收取稿費來貼補家用。海瑞的母親去世後,還是靠別人的資助纔買了一塊墳地將母親安葬。





隆慶皇帝死後,萬歷皇帝登基,主持國政的張居正特意派一名御史到海南,看看海瑞究竟在做什麼。這位御史到了海瑞家中,見他正在地裡忙農活。海瑞看到京城裡來了御史,以為自己復出的時機又到了,便傾其所有,殺了一只雞來招待御史。御史見海瑞住的冷清簡陋,連連嘆息,告辭回京。





海瑞沒有子女,他在孤苦伶仃中度過殘生。去世的前幾天,海瑞還退掉了兵部送來的七兩銀子。海瑞去世後,都御史王用汲去拜謁,在葬禮現場,看到的只是用葛布制成的帷帳,破爛不堪的竹器。而這些東西在當時連最貧寒的讀書人也不願用。王用汲禁不住潸然淚下,他想方設法募集了一筆錢,總算把海瑞的喪事給辦了。





七封辭職信均未獲准





海瑞個人的悲劇也是那個時代的悲劇。現實與理想的沖突,導致了他與同僚之間發生了激烈的沖突。中規中矩的海瑞在貪污受賄的官員面前顯得非常『另類』。其實,海瑞的『規矩』只有兩個:一個是祖宗之法,在官場上,嚴格遵守大明律的規定;一個是先儒之道,在日常生活中,恪守儒家倫理道德。





海瑞認為,明太祖朱元璋制定的嚴刑峻法對打擊貪官污吏很有成效,要想肅清官場,就要依法行事。海瑞得知有一位御史招引藝人上門演戲,就搬出太祖的規定:文官及武士聽戲唱曲,要把舌頭割了,至少也要狠狠地打屁股。海瑞這個建議,引起眾大臣一致抗議。





海瑞不知道,他所生活的時代,無論是北京皇城根下,還是南京秦淮河畔,處處鶯歌燕舞,夜夜聲色犬馬。海瑞不清楚,朝廷制定的許多嚴酷刑法,除了嚇唬嚇唬官員外,並不曾認真地執行。海瑞不了解,官場上有許多規定只是表面文章,雖然華美,卻不著邊際,姑且當作點綴也就罷了,無法較真。





海瑞像一個孤獨的斗士。他提出過不少治國施政的意見和方案,其想法不可謂不好,但除了在自己管轄的一畝三分地裡得以實行外,很少有能被采納推廣的。海瑞一生,歷經正德、嘉靖、隆慶、萬歷四朝。但無論是隆慶年間的掌權者高拱、萬歷初年的主政者張居正,都無一例外地棄用海瑞。他們知道,像海瑞這樣的『另類』分子,『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張居正死後,萬歷皇帝親政,他也聽說了海瑞的大名,打算讓海瑞重出江湖。宮中的大臣知道後,想盡一切辦法往海瑞頭上潑髒水,誣告信一封接著一封。面對百官的反對浪潮,萬歷皇帝也沒有辦法。出於對百官的讓步和對海瑞的愛惜,他親自出面對海瑞的為人進行表態。他說:『海瑞這人主張嚴刑峻法,是有些不合時宜。他最近上疏公開指責我,我都已經原諒他了,希望大家不要不依不饒。海瑞做官,當一個部門的負責人雖然不太合適,但把他樹立成清正廉潔的典型,對培育良好的社會風氣,還是有意義的。』於是,海瑞就被安排在南京做了一個有名無實的尚書,跟一個擺設沒有什麼兩樣。這讓誓死效忠朝廷的海瑞徹底絕望了。他一口氣向萬歷皇帝遞交7封辭職信,均未獲准。海瑞最終沒有掛冠而去,只好留在南京任上,過著孤苦伶仃的生活。沒過多久,他就郁郁寡歡地死了。





海瑞雖不得官心,卻深得民心。海瑞當政,不奪百姓一針一線,不隨意增加百姓負擔。所以,在海瑞昇調、辭職時,百姓常常『號泣載途』,很多百姓還在家中供著海瑞的畫像。海瑞的死訊傳後出,南京的商戶和百姓自發罷市以示祭奠。海瑞的靈柩是用船運回家鄉的,途中,穿著白衣、戴著白帽的人站滿了兩岸,祭奠哭拜的人百裡不絕。





海瑞在官場和民間享受的待遇是天壤之別。這讓後人反思封建時代的行政體制。在那種體制和社會裡,海瑞除了痛苦和孤獨,還能做什麼呢?他以一人之力反抗當時滿朝的貪污腐化,命運因此而注定成為悲劇。
//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