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的兩情結釀蜀國歷史最大冤案?

諸葛亮集智慧、忠恕、正直、廉潔於一身。但以我看來,諸葛亮有一個『荊州不該失』的情結和『雲長———文長移情』,並因此釀成了蜀國的一樁冤案!


『荊州不該失』情結使諸葛亮惆悵萬分





『荊州不該失』情結是什麼?這首先要看什麼是情結。心理學對情結的定義是:由一系列被壓抑的無意識思想、感情、知覺、記憶等所組成的意念傾向。情結會在潛移默化中影響一個人的思維和情感方式,使人形成特殊的偏見或偏好。情結也是人情感的自然流露,很難加以理性控制。





諸葛亮為什麼會有『荊州不該失』的情結呢?這是因為諸葛亮一生的追求是匡扶漢室,克復中原。而其夢想破裂,關羽失荊州是主要原因。關雲長性格逞強要勝,剛愎自負,他在鎮守荊州期間,北據曹操有餘,東和孫權不足,使之腹背受敵,終誤大事。這不僅令蜀漢的元氣大傷,也為劉備後來的彞陵敗績埋下了禍根。由此,諸葛亮對關雲長可謂惆悵萬分,怨恨不已,構成了『荊州不該失』情結!





『荊州不該失』情結可突出表現為:凡與荊州相關的事均可令諸葛亮悔恨,凡與關羽相同的人均可令諸葛亮生厭。實際上,如果荊州不失,蜀軍由水道出川,不過十數日即可抵達中原;而失了荊州,蜀軍每每出川,必須遠涉祁山月餘纔能抵達渭水一帶,此時魏兵早可設防。諸葛亮心中的怨氣可想而知!這種心理定勢足可使人產生根深蒂固的偏見。





『雲長———文長移情』使諸葛亮歧視魏延





諸葛亮因『荊州不該失』情結怨恨關雲長,但雲長已去,無法追究,可蜀營中有一個人相貌與性格都神似關羽,這就是魏延。《三國演義》第五十三回中介紹魏延出場時描寫他『面如重棗,目若朗星』,這與其第一回介紹關雲長出場之『面如重棗,丹鳳眼,臥蠶眉』有雷同之處。《三國志》卷四十《魏延傳》中介紹魏延曰:『延每隨亮出,輒欲請兵萬人,與亮異道會於潼關,如韓信故事,亮制而不許。延常謂亮為怯,嘆恨己纔用之不盡。延既善養士卒,勇猛過人,又性矜高,當時皆避下之。』這些描述也都與關羽神似!





諸葛亮平生辦事以謹慎為本,最忌諱見那種口出妄言之人。關羽貴為主公之二弟,又是名震華夏的大將,諸葛亮不得不敬他三分。可魏延是後來之人,諸葛亮斷無敬他之理,所以諸葛亮總是有機會就打壓魏文長的氣焰,這在《三國志》和《三國演義》中均有記載。諸葛亮為何打壓魏延,史書記載是因為魏延與諸葛亮思想不一,政見難合。但依我看來,這也是因為諸葛亮將對關羽的怨恨移情到魏延頭上的結果。


就心理學而言,移情泛指一個人將自己對生命當中某個重要人物、事件或環境的愛與恨投射到他人他事的心理表現。換言之,移情是一種心理定勢的表現,可使人自覺不自覺對某類人物或事件產生特殊的偏見或偏好。











魏延長得像關羽,說話像關羽,氣質也像關羽,加上文、雲二字在古漢語中發音很相近,所以喊文長很容易使人想起雲長。諸葛亮的『雲長-文長移情』就是這般形成的,其天長日久必對魏延產生一股說不出的厭惡。可文長又偏偏不識相,屢屢提出要孤軍奮入,且不談其勝算把握如何,就是其糧草供濟也難保障,這豈不又是關公當初動不動言以五百小校而取大城池之狂妄嗎?想到這一切,諸葛亮能不煩惱嗎?





如此算來,諸葛亮打壓魏文長,其實是在打壓關雲長當初的傲慢氣焰。





諸葛亮歧視魏延終釀惡果





諸葛亮死後不久魏延即以反叛罪被楊儀遣馬岱斬殺,並殃及三族。這是蜀漢的第一大冤案,史書記載這是因為魏延要求繼續北伐不成,被控反叛而遭誅殺。但我以為,魏延被誅的根源正在諸葛亮身上。





魏延初降劉備時,屢立戰功。劉備自封漢中王時,提拔魏延為統領漢中的鎮遠將軍,爵位竟在趙雲等人之上,與關、張齊名。但諸葛亮執政後一直對魏延不予重用,對其『分道進軍,會和潼關』的建議一向嗤之以鼻。特別是在收取姜維之後,一直將他視作自己的接班人,重點加以培養,臨死前又故意不讓魏延參與後事安排,還趁機削去了魏延的兵權。





蜀軍上下除了諸葛亮就數魏延資格最老。丞相病故後,魏延卻要受制於對軍事一竅不通的長史楊儀。魏延對此當然不悅,提出要繼續北伐,並自請充任先鋒。不想,這竟被楊儀當作反叛的借口,削去兵權不算,還要滿門抄斬,實在是在私仇公報!可惜魏延自建安十四年到建興十二年,二十六年效命劉蜀,官拜前軍師征西大將軍南鄭侯,卻不得善終,並累及三族氏人。魏文長就這麼可怕嗎?!





其實,真正可怕的是諸葛亮對魏延的偏見!諸葛亮因怨恨關羽而歧視魏延,為了樹立姜維在蜀軍的地位又不斷加以打壓,最終還假楊儀之手來逼魏延造反,而後處之。這纔是魏延冤案的根源所在。
//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