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女兒的戀情生變,我終日忐忑不安,因男方苦追多時才獲青睞,誰知交往幾個月就被判出局。我曾建議漸行漸遠,讓對方知難而退,但女兒堅持快刀斬亂麻,果決的分手方式讓我擔心他會老羞成怒對女兒不利。


       

失戀安撫 聽他訴苦

對方被拒後死纏:電話訊息不斷、到女兒公司等她下班、甚至請朋友出面代約……等,無所不用其極的方式讓女兒不堪其擾,回絕的言詞也益發尖銳。為解僵局,我主動約他,希望長輩出面能讓他找回理性。見面時,我軟硬兼施勸他另覓良緣,但他充耳不聞,只激動哽咽地求我向女兒說情,為免他更加脫序,我虛與委蛇答應幫忙,但條件是不可再騷擾女兒。

 
也許是將復合的希望全寄託在我身上,他除了頻頻打聽女兒狀況、催促我加快說服外,倒也信守承諾沒在女兒身邊打轉,為了巴結我,他還常問候請安也不忘送花。為把握良機,每當他問起女兒時,我總敷衍塘塞後迅速轉移話題:對他噓寒問暖、詢問工作狀況、投其所好討論他酷愛的運動賽事、甚至藉口請益讓他滔滔不絕發表高論。持續近半年,不知是策略成功還是時間沖淡執著,他問起女兒的次數漸少,也沒再提復合,原以為事情圓滿落幕,沒想到竟是另一場噩夢的開始。

 
由於認定他只是癡情本性不壞、加上同情他自小單親、父親又忙於養家疏於關心,因此我視他為兒子般持續關愛:傾聽心事、排解難題、加油打氣、甚至諒解他在半夜致電影響我的睡眠……。雖有感他日漸依賴,但我解讀那是對母愛的渴望及移情,直到他送給我的花束由康乃馨變為紅玫瑰,我才驚覺事態嚴重。 
       

迷情告白 舉動瘋狂

為確認所想,我提出介紹女友試探,聽後他歇斯底里:「我的心意妳不懂嗎?為何要將我推給別人?我只要有妳就夠了,不要其他人!」他的迷情告白令我驚慌失措。為導正他,我苦口婆心分析勸說並表明態度,無奈他始終以:「年齡不是問題」、「要勇敢追愛」回應,他的執迷不悟令我束手無策。


苦思無計下,我更換手機及住家電話號碼,斷絕與他的所有聯繫,不料他丟字條到信箱、在家門口守候、有時還狂按電鈴、甚至在樓下嘶吼。瘋狂的舉動讓我和女兒有如驚弓之鳥,但為了不讓他留下污點紀錄,我始終不願報案,原以為時間一久他自會死心,誰知他失控的舉動持續不退、還到女兒公司堵人。為保平安,女兒辭去工作,我則挨家挨戶請鄰居們幫忙:他若出現就通知里長處理別報警,也輾轉聯絡他父親帶兒子去心理諮詢。


不知是因久候無蹤死心、還是里長的警告生效:「再騷擾就報警處理,到時你不但會留下不良紀錄,消息曝光後還可能身敗名裂、工作不保!」此外還商請熟識的員警出面勸說,軟硬兼施又雙管齊下近一個月,我們才得以擺脫噩夢、安心入睡。


雖然單純的善意引發一場心驚膽顫的風波,但我不後悔對那孩子的付出,只期盼事後他能恢復理性,去找到真正屬於他的幸福。
太陽花╱台北         



出處: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