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弟弟扭曲的准皇帝:還原一個真實的建成太子

如果可以,真希望能將篡改《舊唐書》的許敬宗凌遲。如果不是他,有關建成太子的事情不會只寥寥數筆,建成太子也不會變得面目全非。


幸運的是,我們從關於李建成的幾件事上還是可以搜尋出其真實面目的。歷史掩蓋不住李世民篡改國史的丑惡,更掩蓋不住建成太子的真善。





第一件事是玄武門兵變時,東宮翊衛車騎將軍馮翊與馮立痛哭不已,與眾將士言:太子生前對我等不薄,此刻正是報恩之時。遂奔赴玄武門,為建成報仇。古來士為知己者死,二馮所為正是此注腳。





第二件事是破劉黑闥之戰。作為唐朝統一中的最後一場戰爭,它的勝利有著不可估量的作用。而在建成太子破劉之前,已有元吉與李世民征討過,但由於二人沒有對他們實行安撫政策,反而還施行『懸民處死』的高壓政策,再加上這些人對李家的疑懼心理,武德四年七月,劉黑闥再次造反,抵抗大唐。





李建成只好親自征討之。他接受了魏征『今宜悉解其囚俘,慰諭遣之,則可以坐視離散』的建議,改變過去『妻子系虜,欲降無繇』的高壓政策,實行寬大安撫政策以爭取人心。史載:『建成至,獲俘皆撫遣之,百姓欣悅。』為了擴大影響,李建成讓被釋者互相轉告:『若妻子獲者,既已釋矣。』這一措施起到了爭取民心、瓦解斗志的作用,起到了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效果。結果劉黑闥部隊『眾乃散,或縛其渠長降,遂擒黑闥』。這樣,李建成沒費一兵一卒就成功地解決了河北問題,使唐初社會安定了下來。在這一事件中,雖然采取的寬大安撫政策是出於魏征,但實施者卻還是建成。





和李世民一樣,建成太子也曾廣羅人纔,善待賢纔。『傾財賑施,卑身下士,逮乎僧道博徒監門廝養,一技可稱,一藝可取,與之抗禮,未嘗雲倦,故得士庶之心,無不至者。』





在建唐前後,他招攬了許多謀臣猛將,為他出謀獻策。這些人中的許多人都成為後來的貞觀名臣,為貞觀之治作出了貢獻。如李建成的謀臣魏征後來在貞觀年間以諫諍之臣而聞名,李建成曾甚禮之。武將中的馮立也在後來的貞觀年間『甚有惠政』,也曾被李建成視為心腹。名臣韋挺,『太子遇之甚厚』。另外還有鄭善國、李綱等,都受到李建成的優待。





那麼,讓我們看看這樣一個人被許敬宗描繪成什麼樣的吧。《舊唐書·隱太子傳》記:與元吉謀行鴆毒,引太宗入宮夜宴,既而太宗心中暴痛,吐血數昇,淮安王神通狼狽扶還西宮。高祖幸第問疾,因敕建成:『秦王素不能飲,更勿夜聚。』





看看這段精彩的描述,絲毫不比武俠小說的盤腸大戰遜色。『太宗心中暴痛,吐血數昇』,始終不明白,一個吐了數昇血的人還能活下來?!





在這裡,除了把李建成描述成一個陰狠歹毒的人外,還被描述成了一頭豬。既然李世民吐血數昇,假設不死,那麼毒藥的分量應該與酒相當。如果這個事情存在的話,就應該是這樣一個場景:建成太子端著一碗比芝麻糊還稠的酒給李世民喝。李世民費了好大勁纔把酒舔乾淨,然後肚子疼痛,回家吐血去了。





就在這個時候,不知是誰報告給了高祖,說世民喝了像芝麻糊一樣的酒,在吐血呢。按照人嘴的大小和腸子的直徑與血的數量,高祖到了世民處,李世民肯定還在吐。在把李建成描述成豬的同時,也把李世民刻畫成了更蠢的那一頭。





這只是史書中一個小片段,還有一件事是,建成太子給了李世民一匹根本已經站不起來的劣馬,想摔死李世民。李世民大概在當天眼睛迷離,沒有看清那匹馬到底是好馬還是劣馬。但這個打了半輩子仗的人騎上馬時卻還沒有感覺出馬是劣馬,於是,在高祖眼皮子底下摔倒了。即使這件事是真的,那也是李世民在高祖面前作秀。





建成太子真的就這樣愚蠢和冷血嗎?所有的事實已經證實這是胡編出來的。唐朝時小說還不發達,所以許敬宗編的這兩個故事在當時可能會蒙住一群人,但現在,恐怕只能蒙住傻子。





史書上有確切記載:在建成太子死後,其黨徒散亡於民間。李世民費了很大的勁也沒有捉到這些人,倒不是因為這些人神通廣大,而是因為人們同情太子建成,所以會想辦法將這些人藏到朝廷無法找到的地方。建成太子經營多年的河北地區,人心不穩,打著為太子報仇的旗號進行反對李世民的起義時有發生。





貞觀元年,一直支持建成太子的燕郡王李藝造反。此人就是傳說中羅成的老爹,因後來投降唐朝而賜姓李。同時老天也發怒,貞觀元年夏天,山東大旱。八月,河南下霜。九月又發生了日食。不久,利州都督李孝常、右武衛將軍劉德裕造反。





玄武門兵變後不久,幽州都督王君廓不服李世民登基,奔於突厥。突厥頡利可汗見唐朝內亂,大舉進犯。李世民遣尉遲敬德出戰,雖然大敗突厥,但損失也不小。此事剛平息不久,頡利卷土重來,到達渭水便橋,並遣使臣到長安示威。李世民又筋疲力盡地親率六騎到渭水,與頡利隔河相會,他大罵頡利背棄盟約,是無恥小人,同時又緊急調動唐軍主力向渭水進發。頡利見唐軍越聚越多,無隙可乘,於是和李世民講和,即為歷史上的『便橋會盟』。





從各種各樣的史料來看,突厥進犯大唐的原因就是見唐朝內大亂,此亂自然就是李世民親手制造的『玄武門兵變』。表面來看,『便橋會盟』似乎是李世民用強大的武力讓突厥滾回了老家,但這一事實卻是建立在付出大量金錢的基礎上的。突厥本是蠻族,他不可能有仁義道德之價值觀。他的進犯無非是想趁火打劫,至於建成太子之死,他們並不關心。但反過來講,如果沒有玄武門之變,會有突厥入侵中原之事嗎?





假設沒有玄武門之變,這些大臣們會繼續跟隨李建成。建成太子上臺的第一件事必是輕徭役。這是肯定的,是由當時的條件決定的。這些大臣們在李建成的領導下未嘗不可創造出另一模樣的大唐盛世,而這樣的大唐盛世是真實的,因為是真正的准皇帝李建成創造的。
//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