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敏一直覺得,當初嫁給常貴是錯誤的選擇。常貴這人好吃懶做,沒什麼追求,廖敏覺得和他過一輩子沒什麼盼頭。

深思熟慮後,她和常貴離了婚,帶女兒去城裡打工。當時,他們的女兒妞妞剛滿6歲。

後來,廖敏在朋友的介紹下認識了開麵館的薑永生。姜永生喪偶,有個比妞妞大兩歲的兒子。他們就這樣結合成了四口之家。

妞妞十二歲那年,父親常貴把她接回老家。母親本來不同意,結果父親以死相逼,迫於無奈,母親只好把她讓給父親。

那時,父親也另外組成了新的家庭,繼母張秀脾氣暴躁,小她兩歲的弟弟也不喜歡她。妞妞很納悶,父親當初讓母親帶她走,現在為什麼又要把她爭取回來。

直到有一天聽到鄰居們談話,她才大概清楚父親這麼做的緣由。原來,前一陣村裡發生了一件讓人唏噓的事情,村裡一個八十歲的老婆婆被活活凍死了。

老婆婆養了三個兒子,這三個兒子都是鐵石心腸的人,並且吃不得一點虧。他們誰都不願多養母親一天,最後,老人在大兒子家門外結束了生命。


和這個老婆婆相反的是,另一位老婆婆在兩個女兒家被精心照顧,頤養天年。

繼母的兒子非常調皮,對父母也頤指氣使的,他們這是害怕將來會像那個老婆婆那樣,晚年過得十分淒涼,所以,就把她接了回去。想到這裡,妞妞心裡有些難過。

妞妞之前跟母親和繼父生活,衣食無憂,有求必應。回到鄉下後,每天都被張秀逼著做這做那,她恨繼母心腸太壞,恨父親睜隻眼閉隻眼,也恨母親輕易把她拋棄。

妞妞高三那年,父親常貴被檢查出肝臟出了問題,儘管花光了家裡所有積蓄,最後還是沒能留住他的生命。

常貴去世後,家裡入不敷出,妞妞的夢想是考上大學。最後,她終於如願收到重點大學的錄取通知書,繼母卻叫她死了這條心。

常貴走後,張秀脾氣變得更加暴躁,尤其是看到兒子馬上要開學,家裡卻拿不出錢交學費,她就更加心急如焚。

後來,她無意之中從鄰居那裡得知一個消息:鎮上有個姓薑的男人,以前在城裡開麵館,家底不錯,兩年前據說是死了老婆,後來他就一個人到鎮上來生活了。現在雖然只開了一個小賣部,但那些年攢的錢也夠花了。

聽說,這男人在託人給他介紹對象,可能是一個人的日子太難熬了。

張秀開始打起如意算盤來,把妞妞嫁給那個男人,就能幫兒子湊到學費,並且,結交這麼個有錢的女婿,她以後的日子也會好過很多。


妞妞根本沒考慮這麼小就結婚,尤其聽說那男人五十歲後,她死活都不同意。最後,張秀苦苦哀求,一哭二鬧三上吊,她才決定去鎮上見這個人一面。

沒想到,妞妞一看到那個男人就把他認了出來,嘴裡脫口而出:“爸……”張秀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兩年前,妞妞的繼父帶著她母親去外地遊玩,結果出了車禍。母親去世後,繼父可能意識到人這輩子賺再多錢又有什麼用,於是就把麵館關了。後來,他就回到闊別多年的小鎮來生活了。

母親的葬禮在城裡舉行的,妞妞一個人坐車過去。那是她和母親分開後,第一次見她,沒想到會是以這樣一種方式。母親去世後,妞妞和繼父就再也沒有聯繫,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回的這個小鎮。


後來,妞妞的繼父給了張秀一筆錢,把她留了下來。他說:“孩子,有這樣的繼母你一定過得很不容易吧。儘管你媽不在了,只要你還願意喊我一聲'爸',我就不會不管你。”

最後,妞妞在繼父的支持下,順利念完了大學。她很珍惜和繼父之間的這段特別的父女緣分,所以工作穩定下來後,她就把繼父接過去一起生活。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