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春橋如何爬上『文革』的權力巔峰

1958年對於張春橋來說,是至關重要的———因為他第一次引起了毛澤東的注意。這年5月25日,在中共八屆五中全會上,柯慶施一躍而被增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而也在這一年,張春橋躍昇為中共上海市委常委。

話還是要從1957年暮秋說起。在柯慶施的辦公室裡,他一次又一次跟張春橋在那裡苦苦思索著:年底,中共上海市第一屆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柯慶施的報告的基調應該是什麼呢?

自從在中共上海市第一屆代表大會上柯慶施的報告受到毛澤東的表彰,這一回,柯慶施當然又想露一手。

負責起草報告的張春橋,細細傾聽著柯慶施的北京消息:毛澤東對1956年6月開始的反冒進似乎頗為反感———雖然當年6月20日《人民日報》的重要社論《要反對保守主義,也要反對急躁情緒》,是根據中共中央政治局的意見發表的。看來,毛澤東所側重的是反對保守主義……

摸准最高領袖的思想,張春橋終於為柯慶施起草了洋洋數萬言的長篇報告,標題為《乘風破浪,加速建設社會主義的新上海!》。

1957年12月25日,在中共上海一屆二次代表大會上,柯慶施站立了幾個小時,吃力地念完報告。這篇報告稿飛快地送到毛澤東手中。『乘風破浪,好!』毛澤東一看標題,就發出了贊賞之聲。

毛澤東正在思索著怎樣把1957年反右派這股勁頭作為東風,在1958年來個大躍進,而柯慶施的報告恰恰符合了在西子湖畔沈思著的毛澤東的心意。

領袖的思想立即化為《人民日報》1958年的元旦社論,題目只有四個字:《乘風破浪》。

當時的毛澤東,所贊賞的只是柯慶施,他並不知道有那麼個叫張春橋的人參與這篇報告的起草。

這年3月9日至26日,中共中央召開成都會議。會上,柯慶施又一次給毛澤東留下了美好的印象。毛澤東在成都會議上多次發表講話,顯示了他對1956年的反冒進和黨的八大反對個人迷信的反感。3月10日,毛澤東在發言中指出,冒進是『馬克思主義的』,反冒進是『非馬克思主義的』;毛澤東談到了個人崇拜問題,說個人崇拜有兩種,一種是正確的個人崇拜,一種是錯誤的個人崇拜,問題不在於崇拜,而在於是不是真理,是真理就要崇拜。

毛澤東講話之後,柯慶施便在會上發言。他除了同樣批評反冒進、吹噓要乘風破浪之外,還講了一段名言:相信毛主席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服從毛主席要服從到盲從的程度!

柯慶施的這段名言,隨著成都會議向全黨傳達,竟傳遍四面八方。於是,柯慶施博得毛主席的好學生的美譽。

這年5月,柯慶施昇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這年10月,他被選為上海市市長———繼陳毅之後,成為解放以來第二任上海市市長。於是,柯慶施兼上海黨政首腦於一身,聲望倍增,再沒有人敢叫他『柯怪』、『爛板凳』、『柯大鼻子』了,也不大叫『慶施同志』了。就從這個時候起,並不老的柯慶施,被人們恭恭敬敬地稱為柯老———其實,當時他不過五十六歲而已!

領袖激賞『破法權』

自從成為政治局委員之後,柯慶施與毛澤東接近的機會更多了。每一回從毛澤東那裡回來,他總帶來最新最高指示。張春橋一邊聽,一邊飛快地往本子上記。這時,張春橋的公開職務是中共上海市委政策調查研究室主任,人們暗地裡對他的稱呼是不管部部長!

子曰:四十而不惑。四十一歲的張春橋,把晚上的時間幾乎都花費在研究小本本上所記的毛澤東的言論上。雖然這些話是經柯慶施中轉纔傳到他的耳中,但畢竟是反映了領袖的最新思想。

從反反復復的揣摩之中,驀地,張春橋發覺:毛澤東對於紅軍時期的供給制頗為欣賞和懷念,在多次講話中提到了當年的供給制,而對於八級工資制造成的等級差別,毛澤東常有非議……

張春橋摸准了毛澤東的思想脈搏,數易其稿,寫出了一篇在當時誰也想不到的文章,題曰:《破除資產階級的法權思想》。這是一篇非同凡響的重頭文章。

此文在中共上海市委的理論刊物《解放》第六期上發表。那時《解放》創刊不久。1958年6月1日,在毛澤東的提議下,中共中央創辦政治理論刊物《紅旗》,陳伯達為總編輯;柯慶施立即效仿,在上海辦了《解放》半月刊,於1958年7月1日創刊。

柯慶施關照,每期《解放》雜志都寄送毛澤東。因此,張春橋的文章在1958年9月15日刊於《解放》六期上,不多日便送到了毛澤東手中。

一看文章的標題,毛澤東就發生了興趣。他一口氣讀完,覺得此文甚合自己的心意,但有些提法又過於偏頗。他第一次注意到作者的名字———張春橋。

毛澤東囑令《人民日報》予以全文轉載。《人民日報》總編輯吳冷西對張春橋的文章有不同意見。為此,他寫信給毛澤東,請毛澤東考慮《人民日報》轉載張文時所加編者按語是否說得活一些。

1958年10月11日,毛澤東復函吳冷西,全文如下:冷西同志:

信收到。既然有那麼多意見,發表時,序言應略為改一點文字,如下:人民日報編者按:張春橋同志此文,見之於上海《解放》半月刊第六期,現在轉載於此,以供同志們討論。這個問題需要討論,因為它是當前一個重要的問題。我們認為張文基本上是正確的,但有一些片面性,就是說,對歷史過程解釋得不完全。但他鮮明地提出了這個問題,引人注意。文章通俗易懂,很好讀。

請你看後,加以斟酌。如有不妥,告我再改。再則,請你拿此給陳伯達同志一問,問他意見如何;並將你們討論的詳情給他談一下。

毛澤東

10月11日上午10時

毛澤東寫的編者按連同張春橋的文章,在1958年10月13日《人民日報》上以醒目的地位發表了。張春橋的名字,第一次引起全中國的注意。

當柯慶施告訴他,按語是毛澤東寫的,張春橋受寵若驚了。向來喜怒不形於色的他,那天晚上在家裡多喝了幾盅,興奮得一會兒站著,一會兒坐著,一會兒踱著。他把毛澤東的按語一字不漏地全背了下來。領袖的一連串贊語,怎不使張春橋興奮不已?他意識到,從此毛澤東的腦海中,留下了張春橋三個字!

毛澤東親自點將

1958年10月19日,毛澤東委派陳伯達和張春橋坐專機去河南鄭州,前往衛星公社調查。這對於張春橋來說,簡直是受寵若驚了!當時,陳伯達早已是中共大秀纔,而毛澤東把張春橋的名字與陳伯達相提並論,這表明毛澤東在提攜這新秀纔。

張春橋受到毛澤東親自點將,而且與陳伯達同行,這消息飛快地傳到上海,張春橋的聲望猛然看漲了。於是,他從中共上海市委委員晉昇為中共上海市委常委。

此後不久,張春橋昇為中共上海市委候補書記。到了1965年,昇為中共上海市委書記處書記,成為上海舉足輕重的人物。
//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