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了,纔知道閨蜜和老公..._第113回











許深霖起身說,我出去一趟。





也不等我們任何人回答,自顧自起身便走了出去,江南城在那裏凝視他許久,付諾坐在那裏抿著笑意說,深霖大概是身體不舒服,我跟著出去看看。





江南城喝了一口紅酒點點頭,付諾出去後,我第一時間從江南城身上起身,拿著衣服去了浴室換上,出來時依舊是江南城一個人坐在那裏,他搖晃著手中就被,嘴角帶著得意的笑看向窗戶外面燦爛的陽光。





第一次我覺得世界是如此讓人難以理解,什麽都沒說穿戴好邊拉開門就想走出門,迎面正好撞見推門而入的許深霖,我看了他一眼,什麽都沒說,從他身邊讓開然後擦肩而過。





他也沒有叫住我,我們兩個人就猶如兩條平行線,他走他的,我走我的。





付諾站在外面明豔的臉上帶著不言而喻的笑,我冷冷看了她一眼,等他們全部進入江南城房間後我站在走廊拐角處,全身癱軟靠在冰冷大理石牆面上,眼神放空。





回去後宋濂給我看門,她肚子有點顯懷了,見我失魂落魄站在那裏問我怎麽了,我沒說話,在浴室放好洗澡水,水龍頭水聲將去小小的浴室裏的安靜撕破,我將浴室三個水龍頭全部放水,裏面就跟下水道一樣,我在裏面放聲大哭,水龍頭將我的聲音蓋住,我瞬間覺得安全,便越發哭的放肆。





在浴缸裏反複搓到自己皮膚發紅,直到宋濂在外面敲我門,我立馬把聲音收了起來,使勁擦了擦眼淚,又洗了一把臉,圍著浴巾覺得鏡子裏的自己無恙後,纔拉開門走了出來問她找我什麽事。





宋濂看到我眼睛內紅紅的,疑惑的問我發生什麽事情了。





我搖搖頭說,沒事。





她聽見我聲音沙啞,第一時間就抓住我手臂問,你老實說到底發生什麽事情了。





我不想讓她知道那些事情,宋濂那麽喜歡江南城,她多麽想要這個孩子,按照她火爆的性子知道後一定會第一時間去找江南城拼命,我只是撒了個謊說許深霖要和他前妻複婚了,我就想哭一哭。





宋濂信了,她看著我滿身被擦的通紅,在那念叨著說,你幹什麽洗澡水放這麽熱,看你全身被燙的,然後牽著我坐到沙發上,她說,宋文靜,也許我們的夢都該醒了。





她一句話說的憂愁萬分,我說,是,我們是都該醒了。





宋濂見我眼睛通紅,在那裏安慰我很久,我夜晚去了房間休息,第二天早上醒來一早就出了門,宋濂問我去哪裏,我一句話都沒說。





望著外面清晨薄霧的模樣,我吸了一口氣,然後找到蘇茜住的公寓,她樓下有間咖啡館,我在裏面喝了鍾頭的咖啡,隱隱約約見公寓樓下走出來一個身影熟悉的人,那人似乎心情今天很好。





我喝了最後一口咖啡,起身,蘇茜正在停車位置上想要拉開車門,我從她身後走了過去,一把奪過她手中想要按的車鑰匙,立馬又將她正要來來的門給按住。












我對著蘇茜勾脣一笑,說,昨晚睡的好嗎?





蘇茜看到我是我,臉上閃過一絲慌張,結結巴巴的看著我說,你怎麽在這裏。





我拉開車門將她推了進,一言不發將車門關住,自己坐到駕駛位置上,拿著鑰匙插入車孔內,蘇茜滿臉驚慌坐在那裏說,你到底想幹什麽。





我回以她一笑說,你說我會對你做什麽,你猜?





蘇茜被我諱莫如深的語氣嚇到了,她使勁的拍著車門要下車,我沒有理她將她這輛小巧粉紅的甲殼蟲發動,一邊開,一邊加快油門,輕松的說,沒想到你竟然還買了一輛車,蘇茜,我們做了這麽久的姐妹,到現在你變成了什麽樣,我一點也不知情,我這個做閨蜜的是不是太不像樣了。





蘇茜聲音顫抖的說,宋文靜!你有話就直說!





我說,我們有話慢慢說。





蘇茜臉色蒼白坐在車上,目光一直警戒著,車子從城市開到荒無人煙的郊區,車子打了一個彎停下後,蘇茜從車窗看到周圍四處沒有人煙,她這纔覺得大事不妙,聲音甚至帶著一絲顫抖的說,宋文靜,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害,我們之間從昨天就已經兩清了。





我欣賞著她笑的慘白的臉,蘇茜練就想要撞開車門逃出去,我坐在駕駛位置上沒動,只是望著車窗前一大片荒地,蘇茜,我一直認爲我們之間的友誼會走很長很長,至少我覺得的很長就是我們兩個人結婚後生孩子了,就算身材發福,滿臉皺紋,我們依舊能夠坐在一起像當初一樣無所不談,說著當年我們最喜歡的樂隊裏面的主唱老後,如何如何不好看了,回憶當年我們喜歡過的男生,現在想想那時候的感情是多麽的幼稚與單純,我至少是這樣認爲我們的以後的,我以爲我們之間除了相互怨恨還會有別的什麽東西,可今天看來,我們之間似乎沒有什麽並存的可能性。





蘇茜聽了我這樣的話,話音裏帶著明顯的顫抖,她說,宋文靜,我也不想這樣,是你的幸福太礙眼了。





我看向她說,我幸福嗎?蘇茜你覺得我幸福嗎?被好姐妹背叛,被最愛的男人拋棄,父母隨時都可能一閉眼就睜不開,姐姐爲了一個男人命都不要了,就在昨天我的好閨蜜好朋友竟然親手掐著我脖子將我送到別的男人床上遭人淩辱,蘇茜你到底覺得哪點我比你幸運了?!





她被我眼神看的縮在車門口不幹動彈,我冷笑了一聲,蘇茜,我只能說這一切都是你活該,我宋文靜從來沒欠你什麽,可你總覺得這一切都該我還!我到底是上輩子刨你家祖墳了,還是這輩子搶你男人了?啊?你怎麽可以神經病到這一地步?





我說著笑著哭了出來,我說,現在我們已經不用廢話那麽多了,蘇茜,今天我們之間只能有一個活著從這裏走出去。








//www.push01.com/channel/sexy